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城生季节风第7章在线阅读

作者:死磕儿 来源:纵横中文网

“昨天在白色教堂又有一名妓.女遇害。”

红茶和点心的香气弥漫在凡多姆海恩伦敦宅的会客厅里,坐在主座上的少年伯爵喝着红茶一脸严肃地说着伦敦发生的案件,华贵的沙发椅后面站着执事塞巴斯蒂安。

“这已经不是普通的谋杀案,而是猎奇……不,可以称作异常了。”

他的对面,红夫人和昆仑分店长刘同样捧着红茶倾听着,两人身后同样站着各自的随从。

“这次受害者玛丽·安·尼可拉斯,被某种利刃开膛破肚,尸体已经面目全非。警方和新闻记者们给凶手起了一个外号,开膛手杰克。”

饮着红茶,哪怕执事沏出来的红茶喝在口中美味香醇,夏尔想起这次要处理的事件依旧觉得糟心。

“我也希望尽快确认案情,所以才从庄园赶来的伦敦。”

正因为警方解决不了这种案子,所以女王才下了命令,让座下的番犬凡多姆海恩出动前去解决。

“但是伯爵,你有亲自确认尸体的勇气吗?”来自中国的刘店长起身走向年仅12岁的少年伯爵,伸手轻触他的脸颊,“现场充满了黑暗和野兽的气息,会侵蚀同样身负业障之人,一旦步入其中恐怕会陷入疯狂,您有这样的觉悟吗?”

“我来这里就是为了「她」分忧的。”夏尔一把拍开他的手,眼神傲慢,“不要做这种无聊的质问。”

其他人对此眼观鼻鼻观心,现场的气氛有些凝滞时,房门被轻轻敲响,随后是一道甜美的女声响起:“失礼了。”

门被打开,金发的女仆推着餐车走了进来,刚刚出炉的蛋糕香气一下子盖住了之前会客室内所有的味道,那是三碟圆形的小蛋糕,黑色的巧克力淋面上面点缀着拉出精美造型的奶油,尖端缀着杏仁,只是看着就足够诱人。

“少爷,这是您点名要的维也纳巧克力杏仁蛋糕。”

女仆带着得体的微笑将做好的蛋糕一一送到客人身前,巧克力蛋糕的香气让人食指大动。

“哦?除了执事君,伯爵竟然也把女仆长也带来伦敦了吗?”站在原地没动的刘店长诧异道,“这可真是少见啊。”

“我想带谁出门,不需要谁同意吧?”夏尔冷哼一声。

对于他们的对话,少女没有多嘴一句,从头到尾都保持着低头内敛的恭谦举止,在做完自己的本分工作之后,行了一礼便要离开。

“梅露。”夏尔叫住了她。

“是,您有什么吩咐?”已经扶上餐车手把的女仆立时停下看向主人,她双手归拢在小腹站姿笔直,温顺地等待指示。

“一会儿你也跟我们一起出去。”

这是梅露来到凡多姆海恩宅两年来,第一次离开庄园,也是第一次被主人带着前往伦敦参与到他的任务里。

……然后在要求去堪察现场的时候,被跟“女王的番犬”有嫌隙的警方给果断拒绝了。

“早有预料。”并没有跟厌恶与防范他的警厅总监纠缠,在确认警方那边没什么有价值的情报之后,夏尔领着之前会客室内的所有人直接离开,“还是造访那个人更有效率。”

于是梅露等人就来到了一家名为“Under taker”的棺材店铺前停了下来,她在进入店铺之后也见到了从棺材里出场的店主人。

那是一个长发遮眼戴着高筒帽却又穿着送葬服的奇怪之人,长长的刘海虽然把眼睛挡住却没能完全遮掩从鼻梁上方斜斜划下的疤痕,留着精心修饰过的黑色长指甲,虽然干着殡仪馆的工作实际上还兼职情报贩卖这份活计。

“那份情报要多少钱?”了解了这个事实后,来自中国上海不差钱的鸦片贩子是这么问的。

殡仪馆的情报贩子是这么回答的:“小生对女王的金币没有兴趣,能让小生满意的东西,只有极致的笑话!”

于是已经在摸口袋为主人准备金币的梅露:“……”

最后,是塞巴斯蒂安出手才搞定了这个“爱笑话不爱钱”的奇葩,为此他甚至把所有人赶出店外,不知道专门给对方表演了怎样精彩的段子,反正店主人笑得把牌匾都震掉下来了。

“执事先生,真是厉害啊。”见识过刚刚刘店长和红夫人说段子直接被淘汰的场面,梅露一脸崇拜地看着他,“为了少爷,我也要努力积攒笑话了!”说到最后,少女双手握拳振奋道。

不,塞巴斯大概不需要你这时候的崇拜吧。

其他几人后脑勺滴汗地暗想。

“首先,以尖锐的利器割断脖子。”开始讲述情报时,名为葬仪屋的店主凑近夏尔,用手在他的脖子边虚虚划了一记,“然后切开腹部,将重要的东西夺走。”

“重要的东西?”梅露微微歪头。

“是的哟,可爱的小姐。”听到她的声音,葬仪屋像是注意到什么新的有趣事物般离开了夏尔,然后走到她面前弯腰凑过来,食指竖在唇前,语调低沉,“对于你们女性来说非常重要的器官,子宫。”

“子宫!?”一众人惊愕叫出来时,站在金发女仆对面的葬仪屋清晰地看到对方澄澈如青空的眼眸没有涌起半分涟漪。

“那可真是可怕。”女仆适当地表示了担忧,葬仪屋却有些想笑,不过他成功忍住了。

“凶手行凶的手段非常残暴,但唯独子宫切除地相当干脆利落。”退后几步,银发遮面的送葬人重新面向众人,“这类犯罪除非有人出手制止,否则凶手是不会停下的。你制止得了吗?恶之贵族凡多姆海恩伯爵。”

说到最后,他看向了场中年纪最小的少年伯爵。

自然是有的,而且得到线索后要破解案情就简单多了。

“根据之前的调查和排除法,目前唯一一个符合所有条件的嫌弃人,就是多尔伊特子爵,阿雷斯特·钱帕大人。”

重新回到凡多姆海恩在伦敦的宅邸之中,从归纳到总结再到去调查和排除筛选,只用了不到一个小时功夫的超级执事先生告知了所有人最终结果。

这位嫌疑人虽然毕业于大学的医学部,但并未开业行医,经常在自家举办宴会。据说暗地里还会搞一些秘密派对,只有亲近之人才可以参加。而且听说他对黑魔术之类的东西也很沉迷,也就是说,他很可能利用这些派对举行什么仪式,并在仪式上用妓.女做活祭。

“夏天快要结束了,还有一周不到的时间贵族们都会回去,再想趁机抓到凶手就难了。”红夫人捧着红茶感叹,低头思索了一番又啊的一声对众人道,“我记得我之前有收到过邀请,阿雷斯特会在这周举行社交期的最后一派对!”

“哦哦,那可不能错过呢!”刘店长如是说着,然后转头看向夏尔,“但是伯爵,你如果出现在那里,估计很容易就会被他察觉到不妙,反而打草惊蛇呢。”

凡多姆海恩,已经是贵族圈里赫赫有名的女王番犬,为了王室的名誉什么肮脏卑劣的手段都会用,如今开膛手杰克事件沸沸洋洋,他为什么出现在那肯定会被有心人猜到。

夏尔眉头一皱。

“这里不用担心。”塞巴斯蒂安在这时微笑道,“如果是混进派对拿到证据的话,我们这里有最合适的人选。”他说着微微侧过身,将女仆的身影让了出来。

“塞巴斯蒂安!”察觉到执事想干什么,夏尔当即叫了出来。

然后黑发的执事只是轻描淡写扫了他一眼,从容解释起来:“根据我调查的消息,多尔伊特子爵喜欢各种类型的少女,而且来者不拒。梅露女士之前一直呆在凡多姆海恩的庄园中,几乎从未随您一同露面。她行事一向稳重,您不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么?”

最后一句话,让夏尔猛地记起自己曾经对执事下过什么命令,反对的话顿时一句也说不出来。

“让女仆长去做诱饵么?”刘抱着手摸起了下巴,面露迟疑,“虽然是个好主意,但是……”

“会不会有危险啊?”红夫人直接担忧出声。

夏尔正想顺着他们的话否决这个提议,就听到塞巴斯蒂安又道:“那只能由少爷亲自扮演这个角色,去引诱那位子爵大人出手了。”

“不行!”这次出声的是梅露,一直安静聆听的女仆长一反之前恭顺的姿态隔在了夏尔和执事之间,仰头不赞同地看着他,“执事先生,少爷现在还在长身体,您知道穿上紧身胸衣会给他带来多大的痛苦和负担吗?身为少爷的专属执事,请为他的健康多多负责好吗?”

女仆长在教训执事了。

“紧身胸衣?”作为中国人的刘并不太懂英国女士之间的秘密。

“啊,那个啊。”身为上流名媛一直追逐时尚的红夫人那却是门清,“就是我们英国女性束胸束腰的内衣啊,在时尚界公认的完美腰围是40厘米。”

“40厘米!?”刘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腰,这是胁骨要断了吧?

然而红夫人的话还没说完:“但是按我们上流贵族圈的标准,完美的腰围是33厘米。”

3、33……

在场头一次听说的男性全身瑟瑟发抖。

“33啊……”刘开始抬头望天,“我的一条大腿,好像都不只这个围数吧。女人们为了美,真是愿意付出性命的代价啊。”

“但是突然好想试试。”一直充当透明人的格雷尔捧着潮红的脸语气颇为兴奋。

好了你快点闭嘴吧!

如果说夏尔不知道这个数字还能有勇气去乔装成一位美少女混进场内,现在听到了具体事例,在下意识地看了眼刘的大腿后,脑中完全无法想象自己的腰被强行勒到那种程度后是什么样子。

“诱惑子爵并拿到他犯罪的证据这件事,请少爷交给我。”向他主动请缨时,女仆少有的认真和坚决。

为什么?

夏尔很想问问,不论是塞巴斯蒂安还是留在庄园里的那三个仆人,他们都是对他有所求的,区别只是前者想要他的灵魂,后者三人想要一个能接纳他们的安身之所。可是眼前这个人,却不图任何东西留在他身边,甚至为了他以身涉险。

这个世界可以有无缘无故的恨,但从来不会有无缘无故的爱。

经历过太多黑暗的少年一直是这么想的。

“塞巴斯蒂安。”他开口道,“我命令你,在派对上绝对要保证梅露的安全。”

“啊呀,有塞巴斯保驾护航,确实是不用太担心了呢!”红夫人在第一时间双手交握惊喜道。

“确实,目前为止还没有执事君办不到的事呢。”刘店长也在旁边点头。

唯有被下了命令的执事察觉到了少年说话时的冷意,他唇角微勾似是达成了什么目的般,随后低下头去:“Yes,my lord。”

到达举行派对的那天,马车一路疾行,抵达了夜晚的子爵府,那里早已经歌舞升平。

车厢的门被打开,照例一身红衣的红夫人率先从马车下来,然后转看向车里面,捧着脸表情迷醉。

“虽然以前就觉得小梅露的身材样貌穿什么都好看,但真的带去试了才发现,效果比我想的要好上一百倍啊!就像你现在这身打扮,简直就像天使一样!”

她说话时,车内一道白色的裙装倩影在伪装成家庭教师的执事搀扶下也缓缓走下了车,正如红夫人所说,少女一身白底的蓬松长裙,只在领口、腰间以及裙摆点缀了其他颜色的装饰,一头灿烂的金发披散在背,斜斜地别着同款的蕾丝帽子发卡,加上无可挑剔的样貌与气质,精致完美得不似真人。

“还得感谢安洁莉娜夫人愿意为我费心准备服饰。”女仆……不,今天伪装成红夫人乡下侄女的梅露颔首致谢,动作优雅完美。站在同样打扮得一丝不苟气质出众的黑衣执事身边,意外的十分相配。

“啊啊!真的是越来越羡慕夏尔了!为什么不能匀我一个!”红夫人差点就想咬扇子了。

“走吧,迟了可就不好行动了。”塞巴斯蒂安适时催促了一句,一行人这才进了子爵宅。

就如红夫人所说,以梅露展现的气质和样貌,几乎没过多久,那位爱好各色美人的子爵在她故意落单时就主动找了过来,以极度诱惑的语气说要带她去一个更精彩的地方时,任务基本就算完成了。

当天晚上,伦敦的警察就带着搜查令和逮捕令闯进了子爵宅,他们在这座宅子发现了子爵私下举办的贩卖人口的秘密拍卖场,拍卖的人口基本上都是受到他诱惑的年轻女性,证据确凿,因此被当场逮捕收押进监狱。

“这样一来,「开膛手杰克」一案就算结束了吧。”一直在家中监控事情发展的少年伯爵一脸索然无味,“真是没意思。梅露,塞巴斯蒂安,收拾一下,等到社交期的最后两天过去就回去。”

“是!”

留在伦敦的最后一个夜晚,天气有些压抑,不过在本就是雷雨多发期的夏季倒是十分平常的事了。

摆在大堂的钟摆时针指向了凌晨一点,正在熟睡的夏尔却被人轻轻推醒。

“少爷。”塞巴斯蒂安在他清醒后,给他汇报了一个消息,“梅露女士刚刚出门了。”

一个少女在半夜一点偷跑出去?

夏尔最后一丝睡意都消散了,眸子里盛满冷意:“塞巴斯蒂安,给我穿衣,跟上她。”

这个世界可以有无缘无故的恨,但从来不会有无缘无故的爱。

梅露,蛰伏了两年多,你终于按耐不住想趁着解决案件的放松时期出手了吗?

压抑的夜晚,空中没有一丝凉风,但被塞巴斯蒂安抱着踩在城市的屋顶飞速跳跃时,夏尔的头发还是被风吹得凌乱。但他的眼睛却死死的盯着马路上正在疾行的一辆马车。

终于,它在一个僻静的小巷边停了下来,一道熟悉的纤细身影从车里跳了出来,她和车夫打了个招呼,付完钱后对方就驾车走了。而对方则开始冲进小巷,步伐一点点的由越走越快变成了奔跑。

“跟上。”俯视这一幕的夏尔命令道。

很快,他就看到梅露冲进了一间屋子,里面顿时传来了一阵冲突式的动静。

这次不用夏尔吩咐,塞巴斯蒂安已经带着他靠近了小屋,里面传来了一阵人声。

“请住手吧。”梅露那辨识度很高的声音率先响起,“开膛手杰克案已经被少爷终结了,所以这个女人绝对不能死。”

什么?夏尔的瞳孔一阵收缩。但更让他震惊的还是之后响起的那道女声。

“我还以为会是夏尔出来阻止我,想不到他竟然傲慢得只派了你过来吗?”那是红夫人安洁莉娜·达雷斯……他的阿姨的声音。

“您误会了,少爷并不知道您是开膛手杰克的事,只是我自己发现,才偷偷跑来阻止您罢了。”

女仆很冷静地反驳。

“现在多尔伊特子爵被当成替罪羊送去监狱,只要稍加操作他可以永远就是开膛手杰克。而您现在只需要就此停手,以前的一切就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安洁莉娜夫人,您是少爷所剩不多的血亲之一,他虽然总表现得很冷情,但实际上非常重视亲人和朋友。您如果继续作案,就是选择和少爷开战敌对,这样的结果不论是您还是少爷都会感到痛苦。”

“请您住手吧,不要再做让少爷为难的事了。”

延伸阅读

香港彩宝集团COLORGEMS加盟  http://www.travel-town.com/s95c.shtml
香港彩宝集团COLORGEMS品牌彩宝首饰招商加盟批发香港彩宝集团是国际著名的奢侈品

密支那玉石加盟  http://www.travel-town.com/skh6.shtml
丽江滇缅玉石城,“滇缅玉石”史创于1996年,前身为“大理密支那珠宝”。企业以信誉名

美德利加盟  http://www.travel-town.com/b9fq.shtml
美德利加盟详情南阳美德利家纺饰品有限公司是一家集产、供、销一条龙的专业化地毯、地垫的

皇玛钢琴加盟  http://www.travel-town.com/u79f.shtml
“皇玛”是“英国式击玄机钢琴”和“商业钢琴之父”的创始人--约翰内斯楚姆佩先生于17

hengli加盟  http://www.travel-town.com/ptnx.shtml
hengli棉鞋总部有着20多年的经营能力,有统一的规模与管理,地处新兴的经济开发区

三江机械加盟  http://www.travel-town.com/nlvg.shtml
三江机械座落在风景秀丽的太湖之滨--无锡高新技术开发区工业发达交通便利沪宁高速公路、

花间密码加盟  http://www.travel-town.com/67zt.shtml
花间密码隶属于云南春都花卉有限公司,将世界潮流、时尚的花艺理念和精湛的花艺技术带到中

鹏凯加盟  http://www.travel-town.com/x3ut.shtml
鹏凯水处理设备公司是原佛山市恒俊水处理科技有限公司在广州的生产基地,拥有十几年的水处

富御翡翠加盟  http://www.travel-town.com/u6b2.shtml
富御翡翠加盟富御翡翠将大地亿万年精华的恩赐,注入丰沛多元的创意,以匠心独运的艺术设计

宾步加盟  http://www.travel-town.com/n4gr.shtml
宾步地板花色设计大量引用欧洲流行元素,设计前卫,自然,代表着欧洲设计品位给广大的消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灵印使在线阅读第2节

    我回头一看居然是杨佳乐,我们班的英语课代表,我们班英语界的权威人物,长的国色天香,学习又好,很多男生的理想女神,我对她也有好感,是个有责任感敢于承认的女孩儿。“嗯?你来打篮球?诶对了,是不是你给我打电话啊?”我问道,“嗯呐,骗你的,杨金没事儿。”杨佳乐,有些不敢直视我的双眼。我无语了,你要我过来就直

  • 鬼怪助攻[无限流]之第二章(2)

    苏明若本想好好道谢的。她父亲当朝名将,便是敌国也多有畏惧他名声的,苏明若从小习武,别说是同等年纪,寻常比她大上几岁的孩子都不一定是她的对手。但她不会游水。掉下池子里,那水的深度略超过她的身高,再加上那种被水淹没不知所措的心情,她整个人都懵了,若不是救上来及时,说不定真的要被淹死。她这人向来恩怨分明,

  • 我在大秦能联系未来之小龙美美美

    德拉科就这么大大咧咧的坐在了克里斯汀的对面,而对方只是从书中抬眼看了他一眼,然后继续看书。恩,书中自有颜如玉。不对,这么一说倒觉得有些污,颜如玉什么的。克里斯汀的颜如玉还没有发现,车厢里再次挤进来了两个人,她知道这两个人是文森特·克拉布和格雷戈里·高尔。这是德拉科从小开始培育的小跟班,虽然已经朝她介

  • 分歧在线阅读妹妹宁悦【求收藏!】

    因为现在是月末,再不用掉一个月三次的考核次数也会浪费掉,所以很多人都会在这个时候选择职业考核,亲身感受一下成为职业者的难度。所以宁哲很快就匹配到了五个队友,进入了**。不是吧?在看到五人中一个熟悉的ID之后,宁哲脸色变得有些古怪。心悦426!这是他妹妹宁悦的ID,而426恰好就是她的生日。宁哲做梦也

  • 本座如意金箍棒之第五章(5)

    徐远远和程乔坐在二食的一角吃麻辣烫。历经C位风波之后徐远远放弃了远离程乔的A计划,决定实施B计划:先欢乐地和程乔玩耍,然后国庆之后就一定和程乔说清楚说清楚说清楚!看着程乔一直以来身边就自己一个女性朋友,徐远远心态好了很多。估计程乔这个情商一时半会也没有女朋友,所以国庆节之后实施远离程乔大计还是来得及

  • 七五旅行事故总扎在线阅读第9章

    冷枫此时依然继续回忆着当初的事情,当初自己被大彪哥打了之后,颓废的走着,不知不觉中便到家了,这时冷枫父母还没有回来,于是冷枫便把自己锁在了自己房间里,躺在床上思考着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想着想着就睡着了。“咯之,一声开门声响起”。“诶,枫儿还没有回来吗?怎么灯没有亮了。”这时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响起,她就

  • 万界之最强旅行者在线阅读第四节

    第04章林念瑶当余天逸走进班级的一刻,乱糟糟的场面让他略微皱眉,毕竟这是高三班级,马上就要面临高考,班内却还是这般模样。不过转念一想,这不就是自己要求的吗?越渣越好,要不然可是压力山大。随意的在班内扫了几眼,看到有一桌空位,余天逸就走了过去大大方方的坐下。在余天逸坐下的一刻,原本嘈杂的班级蓦地静了一

  • 僵尸世界:武侠纵横之国内现状(二)(7)

    24:国内现状(二)袁华伟等人被枪指着退了回来之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几个士兵护送着两辆车离开,其中还有一个士兵生气的看了看袁华伟他们一眼,像是在警告他们一样。他旁边的一个年龄大了他两旬的中年人也看了看袁华伟,发现是几个新来的难民,就嘲笑似的说:小伙子,急什么,先吃点东西垫吧垫吧,没必要和他们争什么,

  • 妖灾记之不想吃白饭

    【我可以养你】虞峰在河边架起火堆,把盛着菜汤的竹筒架到火上,当作锅烧了起来。苏页观察了一会儿,不解地问道:“这样不会把竹筒烧着吗?”虞峰耐心地解释道:“这种竹筒又大又厚,火小一点,时常转一转便不会烧着。”苏页看着他熟练的操作,默默地点了个赞。他趁着虞峰热汤的工夫,把红蘑菇撕成细细的条状丢进竹筒里。起

  • 老婆大人万万岁在线阅读第10章

    待安亦再次睁开眼时,却发现自己手脚被捆,身处黑暗之中。其实在他倒下去的一刹那就猜到了接下来会遭到这样的待遇。安亦试着轻唤了一声青竹,但却无人回答。他忽然想起之前刘掌柜瞧着青竹的眼神,心中立马明白了:意不在己,而在青竹。很快地,他又想起了昏倒前最后听到的那三个字,想来,这刘掌柜便是为王员外办事的。也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