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崩坏开始的生活在线阅读相识

作者:新人十二天 来源:飞卢小说网

酷热的夏,一辆大车在校园的门口停了下来。

“雨祺,快过来,我们坐这里。”谭玙璠掂着行李袋穿过了拥挤的人潮,好不容易占到了两个座位。

“快,挨着坐,不要再挑位置了。快点。”谢澜站在车前指挥道。师雨祺听到了谭玙璠的呼喊,慌忙向她走去。

还好,没有等师雨祺走到面前,一个男孩便走到谭玙璠的面前坐下了。玙璠顿时心生不悦,但既然是一个班的,她也不好再说些什么。

雨祺看见原有的位置被坐了,明亮的眸光黯淡了下去,走到一旁的座位坐了下来。

车子启动了,在大路上缓缓地行驶。谭玙璠打量着面前的男孩,他侧身望向窗外,露出了英俊的侧脸,目如寒星,鼻梁高挺。

最令人痴迷的莫过于那双眼睛,深黑色的瞳仁如同墨水般的深沉。

这时男孩转过身来,也打量着她,玙璠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装做在看书的样子。“你很喜欢看书”,贺北宸瞥见了桌上的书页。

“嗯。”谭玙璠矜持地抿了抿唇。

“那你平时都喜欢看一些什么书呢?”贺北宸将十指相交叉,望着玙璠白皙可人的脸。

“也没什么,大概就是青春文学之类的。”玙璠的手轻轻摩娑着书页的一角。

“既然是一个班的,那就认识一下吧,我叫贺北宸。”男孩伸出了手。

“谭玙璠。”玙璠愣了一下,将手递过去。

“谭玙璠,玙璠,是哪两个字,是王字旁的吗?”北宸好奇地问道。

“嗯。”玙璠简略地回答道。

“那应该和玉石有关吧?有什么特殊的寓意吗?”

“是指美玉,我爸大概是希望我以后能做个品德高尚的人。”

“是个好名字。”

望着贺北宸沉思的样子,玙璠笑了:“你真逗,一个名字你也能思考这么久。”

“你不知道,名字可是很重要的,它寄托了父母的希望。”

“那你的名字呢?”女孩嘟着嘴,一脸认真地望着他。

“我的名字”,男孩摇了摇头,“我不喜欢我的名字。”

“为什么?你的名字不好吗?”玙璠追问道。

“北宸,是北极星所在,借指帝王所居,是王位的代称。我妈希望我将来出人头地。”

“那看样子,你妈对你的期望很大。”玙璠试探性地说道。

“的确如此。”

“不过,我倒是觉得这个名字不错。”

“我并不这么认为,我讨厌自己的名字。谭玙璠,你说,我为什么非要出人头地,难道简单快乐的生活不好吗?”

“可能,你的父母并不这么认为吧?”玙璠撩了一下耳边的碎发,“你的名字是母亲取的?”

“嗯。”男孩扭开瓶盖,灌了一口矿泉水。

“那这么看来,你的母亲应该很有文化吧?”

“嗯,她是高中的语文老师。”北宸淡漠地说道。

“我真羡慕你”,玙璠说着,不经意地将头转向窗外。

“羡慕我什么?”

“羡慕你有个在中学当老师的母亲,她应该很关心你吧。”玙璠的眉毛抬了一下。

“是,不过她的关心总是让我承受不起。”北宸叹了一口气,“或许,每个人的想法不同吧。”

他们沉默了许久,车窗外是明媚的夏景,不时地吸引着玙璠的眼球。

车子在一片空地上慢慢停了下来。学生们三三两两地走下了车,玙璠站了起来,行李袋被她狠命地一提,拉链开了。

牙膏,水盆,拖鞋,杂七杂八的东西落了一地。谭玙璠涨红了脸,赶忙弯下身去捡了起来。

“我来帮你。”贺北宸停下了脚步,帮玙璠将落在地上的东西放进了行李袋里。

“谢谢你。”

“谢什么呀,以后都是同学,太客气了。”贺北宸连连摆手。

“来,给我吧。你拿不动。”说着,北宸将行李袋抢了过来。玙璠看着贺北宸将自己的行李袋搬下了车,默默地跟在身后。

“好了,大家已经来到了军训地点,我们将在这里进行两周的训练。

现在大家去找自己的宿舍,收拾一下行李,我们将在两个小时之后集合。现在就开始行动吧。”烈日下,谢澜的脸色腊黄,双眼无神地低垂。

谭玙璠站在原地,望着一头波浪发的女人,竟有种说不出的畏惧。

“玙璠,玙璠,走了,你在想什么呢?”师雨祺走过来,拍了拍玙璠的手臂。

“噢。”玙璠缓过神来,慌忙中抬起自己的行李袋。

狭小的房间里,女孩子们在整理自己的被褥。“哎,你们听说没有,贺北宸和我们一个班!”叶念祎兴奋地大叫起来。

“贺北宸?贺北宸是谁?”宋漪漪一头雾水。

“漪漪,你连贺北宸都不认识呀!听说,他可是以第一名的成绩考进我们学校的。”

“那有什么可兴奋的?”雨祺在一旁颇为丧气地插了一句嘴。

“哎,还有呀,听说,贺北宸她妈就是我们的班主任。”

“你是说谢澜?”玙璠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可不是吗?”

“听说呀,我们这个班主任特别厉害,上一届学生私底下都叫她女魔头。”

“有这么夸张吗?”宋漪漪不相信。

“那谁知道呢,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要杀要剐,随她便吧。”她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着,玙璠却坐在一旁沉默不语。她想起了贺北宸的话,他应该也不快乐吧。

“你怎么了,玙璠,怎么不说话。”师雨祺向玙璠的床边走去。

“没怎么,就是有点累。”

这时嘹亮的军号声响了起来,师雨祺慌慌张张地向楼下走去。“玙璠,你快点。”

谭玙璠还没来得及换上军装 ,“怎么这么快呀,我军装还没有换好呢。”

“你快点,玙璠,他们都走了。”雨祺急得直跺脚。

“那你先走吧,雨祺,我一会儿就好。”

“那行,那你快点哦。”师雨祺连忙向楼下跑去,谭玙璠一个人被留在了宿舍。

楼下的学生成堆成群,年级主任丛飞腆着肚皮,走上训练场中心的台上:“喂,喂”男人拿起麦克风,“来,各班班长清点一下人数。”

“57,58,59,60……”,贺北宸沿着队伍数了过去,“不对呀,怎么少了一个人。”男孩又将学生清点了一遍,还是六十个人。

奇怪了,贺北宸打量这队伍,像是想起了什么,“玙璠呢?谭玙璠哪儿去了?”

“九班!九班班长,九班齐了没有?”丛飞的声音透过麦克风,传了过来。

“没”,刚吐出了一个字,贺北宸又改变了主意,“齐了。”他硬气地说道。“这傻丫头,估计是慢了吧,训练该迟到了。”北宸无奈地摇摇头。

“好,表现很好,今天没有晚到的。既然人都到齐了,现在开始训练吧。”丛飞的话音刚落,就看见不远处的一个绿点飞快地向这边跑来。

“那个女生,站住,哪个班的?”谭玙璠听见丛飞的话,一个激灵跑得更快了。

“我让你站住,你听到了没有?还跑。”丛飞厉声道。

谭玙璠停住了脚,大口地喘着粗气。

“来,到台子上来。”

众目睽睽之下,玙璠一步一挪地往前走。

“快点,过来。”丛飞那架势,像是要把谭玙璠撕吃了。

玙璠蹭上了台子,脸颊却烧得滚烫。

“你哪个班的?这么不懂规矩,这么晚才来。”男人的眉头紧锁。

“九班。”玙璠的声音小得像蚊子。

贺北宸预料大事不好,一颗心脏在胸腔里嗵嗵直叫。

“九班?”丛飞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九班的班长呢?”台底下的学生都屏住了呼吸,不敢说话。

“在。”贺北宸举起了手。

“你上来!”丛飞不怒而威。

贺北宸望着玙璠可怜的眼神,竟没有了丝毫的畏惧,大步流星地走上台。

“你是九班的班长?”丛飞轻蔑地望着他,“你干什么吃的?连查人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好。”

“我……”谭玙璠想要解释什么,却被贺北宸给打断了。

“我们班的人确实齐了。是她刚才给我请假上了个厕所,我批准了。”贺北宸撒了谎。

“你胆子真大!”丛飞翻了北宸一眼,“谁给你的权力,让你批假的?

学生请假,要向班主任批准,你不知道吗?你是不是不知道。”

“不,老师,是我自己……”

“和她没关系,是我批准的,是我的错。”贺北宸的黑眸与丛飞对视。

“行,你批准的。你真行,你都不把自己班班主任放眼里。”

“如果事事都要让班主任批准,那怕是十件事有九件都无法完成。”

谭玙璠望着贺北宸,觉得他真的疯了,到现在都不肯服软。

“说吧,今天的事我该怎么罚你们?”

“你随便。”贺北宸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你们俩,一人五十个俯卧撑,做完再下去。”丛飞发了狠。

“我再说一遍,和她无关,是我的失职。难道我说的不够清楚吗?”贺北宸咬牙切齿。

“行,你真行,既然这么说,你下去。”丛飞看了一眼玙璠。

男人转身朝向贺北宸:“你做,做一百个再下去。”谭玙璠灰溜溜地走下台,望着仍站在台上的贺北宸。

“哎,那不是贺北宸吗?”

“是的,就是他。”

“他不是我们学校的第一名吗?真想不到他也有今天!”学生们三五成群地讨论着,谭玙璠站在人群中无所适丛。

后来,大家都不再说话了,目光都集中在训练台上。似火的骄阳下,贺北宸穿着军装,有节奏地起伏。

大滴的汗珠从他的脖颈下滑,落在训练台的地板上。

纵使汗流浃背,但他却做的格外标准规范。臂膀上的肌肉支撑着他的躯体上下起伏,一下一下,刚劲有力。

延伸阅读

新福珠宝加盟  http://www.rammediaco.com/sw53.shtml
上海新福珠宝有限公司常年大量回收黄金、铂金、白银、钻石。上海本市免费上门服务,验收合

中胜钓具加盟  http://www.rammediaco.com/u2zx.shtml
武汉吕中胜钓具有限责任公司由2002年光威钓王杯全国钓王得主、一级钓鱼大师吕中胜在2

苏州友电加盟  http://www.rammediaco.com/gqzk.shtml
近些年来,新生源的产品受到了很大的关注,相关的品牌也不断出现,“友电充电桩”便是其中

英美尔加盟  http://www.rammediaco.com/gpnj.shtml
北京英美尔(北京优利保生物技术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2003年,专注于牛、羊、兔、驴、

东方阁加盟  http://www.rammediaco.com/ahao.shtml
东方阁工艺品总部是由中国美协中国书画艺术委员会、文化部文化艺术人才中心、北京国宝文物

拾元众爱加盟  http://www.rammediaco.com/daci.shtml
拾元众爱饰品店,广州拾圆众爱连锁店总店隶属于广州市海珠区拾圆众爱贸易商行统一管理、运

阳光家园加盟  http://www.rammediaco.com/n370.shtml
阳光家园科技主要经营自动售水机OEM贴牌加工,自动售水机全套少配件及耗材,自动售水机

大丰和加盟  http://www.rammediaco.com/dvz7.shtml
大丰和电动车从事电动老爷车、电动中小巴、电动小车、电动观光车、电动餐车、电动巡逻车、

衣恋干洗加盟  http://www.rammediaco.com/sa4n.shtml
河北秦皇岛衣恋干洗最新推出创业型设备套餐29900元,其中包括一台8公斤全自动石油干

3G木门加盟  http://www.rammediaco.com/ytmu.shtml
部分样本免漆板门免漆组装门贵族享受免漆浮雕组装门贵族享受免漆深雕组装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泰拉之魂在线阅读酒很难喝,真的很难喝

    “你掉茅坑里淹死了?”“对,我掉茅坑里了。”追命和慧空同时开口说道,然后又齐齐停下来大眼瞪小眼。慧空是一脸的意料之中,而追命则是满脸的震惊,他看着慧空嘴角的糖渍,仿佛第一次见到这么无耻的人,说谎连个好点的理由也不找。当年我逃课的时候好歹翻了翻医书把那些病症记了个八九不离十,力求没有破绽好吗?但是即便

  • 锁灵坠第0章:白色的恶魔在狂笑,黑色的天使在哭泣

    嘭!“呃啊!”噗嗤!闷厚的碰撞声响起。“哈哈哈哈!”嘭!噗嗤!血液迸发而出,染红了纯白的大地。雪地中,茫茫的雪花覆盖了这片悲惨的土地。而雪地上,黑白的战士在不断的互欧。狂笑声。嘭!噗嗤!白色的人影挥出了拳头,重重的打在了黑色人影的胸膛上,顿时黑色的人影的胸膛裂了开来。喷出来了腥红的鲜血,染红了白色人

  • [综]梅林哪在线阅读第十章

    “任务完成结算中……”医院外面的徐阳脑海里突然想起系统的提示声。“卧艹,吓老子一跳。”,徐阳被系统突然传来的声音吓了一跳。“狗系统,不是说关掉提示音了吗?怎么还有?”,徐阳对系统愤怒的说道。“怪我喽?”,系统满不在乎的说道。……“任务完成了,太好了,也就是说糖糖没事了。”,徐阳这时才反应过来,兴奋的

  • 风灵七界录第1章在线阅读

    大家好,我(试一下第一人称,第二章改)的名字叫做木子轩,当然你们也可以称呼我为主角大神,我一点都不介意哒,我是一个长相很平凡,家世很平凡的美男子。着重提醒,咱真的的是一个长相很平凡的美男子,目前为止十八年的人生很平凡。嘛,总的来说我除了是个美男子以外就是一个很平凡的人,但是…我有一个奢侈,崇高,令人

  • [鬼灭之刃]不要怕,我会死之被挑衅的终极一班

    “汪大东,莫闻,我不管你们是何方神圣,总之,有我花灵龙在这的一天,你们就休想踏入广播室一步,花灵龙冷冷的道。”“还有,那个叫莫闻的小子,我劝你不要那么嚣张,花灵龙冷哼着道:“敢侮辱我们班上伟大的KING,还不自量力的想要挑战她,你怕是不知道KING真正的厉害之处吧?”那可不是你这种小咖所能应付的。“

  • 动漫同人文推荐(BG)在线阅读第五节

    苏杨提着60多斤重的原石轻松往前走,看看前面的摊位还有什么好货!这些地摊老板对苏杨都非常的热情,很多地摊老板都在招呼着苏杨卖原石。苏杨现在买到了价值连城的祖母绿原石,他对这些摊主变得冷淡了许多,他在走过的摊位上扫一眼,如果没有合心意的,他马上走人,一步也不多停留!“看来是没有什么好货了,还有最后一个

  • 王者难缠[电竞]之游轮×晕船(7)

    “啊啊,好疼。”“哇,宫泽下手也真够狠的啊。”沢田纲吉将创可贴贴在了七美脸上的擦伤处,七美用指腹揉了揉伤口:“啊,我现在全身酸痛哦。在这么下去我迟早会挂的,沢田君,记得帮我准备棺材。”沢田纲吉又一次黑线。转眼已经步入了暑假,期末考试沢田纲吉依旧以骇人的成绩结束了一学期的学习,果然主角一般都是废柴吗,

  • 矮人在未来第7章在线阅读

    期中考试结束。高二(2)班所有学生紧绷着的神经渐渐松懈下来。卸去备考的压力,大家的脸上也或多或少都露出了笑容。当然,也不止因为这一件事。还有一个让大家兴奋的好消息——运动会快到了。“安静,安静!大家听我说……”班上乱糟糟的,体育委员站在讲台上扯着嗓子大声吼:“运动会可是班级赢得集体荣誉的最佳时机!大

  • 末日零界第6章在线阅读

    落霞映得半江红,大日已入岑山后。小小黄昏路行人,目目皆是浅月轮。风回雪负手立于石桥上,桥下浅河潺潺流动。“生死不由命,杀人不留名……杀人佛千叶竹。”风回雪语态从容,眸光流转间是说不出的温润,“足下既知吾来意,又何故手下留情?”“大人贵为至尊,又岂容我刀刃。”千叶竹青衫飘飘,脚下竹叶茂密而生。风回雪转

  • 潘多拉围城记在线阅读第七章

    “我根本就不吃东西!”她冷声拒绝,用力抽了抽被他紧拽的小手。“那就看着我吃!”权烨毫不犹豫地说着,拉着她走下楼,迎面上来的阿霖一脸茫然地看着他。“权少…”“嗯!”简单地应声,权烨直接坐到餐椅上,优雅地用起餐来。婳也毫不客气地坐到一旁,恨恨地看着他,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霸道不讲理的男人?!“我说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