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梦穿之遇见在线阅读第三节

作者:馨可儿 来源:言情小说吧

蔡匀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嘴里还一直叫着“三师兄”,要是配个哀怨,那可真成哭丧的了。

“做什么呢?”杜若看着要往自己身上扑的人,双手架开问。

蔡匀晃着手上的一瓶东西说:“我成功啦。”

虽然满脸黑,头上还往上翘了,但是一双眼睛贼亮贼亮,一脸“快夸奖”的表情。

杜若莫名其妙,夸奖什么。

大概又是他做出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东西,眼看那人又要扑过来。杜若赶紧说:“嗯,厉害。”

管他什么,先夸了再说。

蔡匀就很满足了,自己在那边呵呵哦的傻笑。

杜若看他没事,就炸了些家具,到无所谓,反正六师弟会做。他拍了拍小十二的肩头,决定回去继续自己的活。

不过他在走之前留下一句:“十二呀,若有天你师兄我真走了,你可别来送呀。”

那呜呀哎呀的,就怕自己走得也不安心。

蔡匀:……

说什么呢,师兄真走了,那必须送呀。

他没get到三师兄的意思,还很高兴的挥着手说:“放心呀,师兄,你真走了,哪怕伤心难过,我一定会来的。”

走到半路的杜若,就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然后脚步匆匆的走远了。

蔡匀晃着自己的小发明很是得意,就说小意思,什么染白济何首乌的,都抵不住自己这一小瓶东西,叫什么名还没想好。

反正无色无味,入水即化,简直是让白发变黑发的必备良药,白发不靠染,黑发洗出来,等等,怎么感觉像在做广告似的。

特别棒,要不叫天下第一黑?

这名字,感觉特别臊气。

蔡匀喜滋滋的抱着自己的小发明,去到师傅那。

他小跑着过去,心想着都快傍晚了,那个老凤凰的小使应该回去了吧,总不会留下来吃饭。

然后他进了门放轻脚步,走到门边,头往里看看。

案台上没看到人,还奇怪着,师傅人呢?

肩头有只手轻轻的拍了他一下。

“嗷——”小十二跟炸了毛的猫一样,猛得一跳,脚绊在门栏上,直直的摔进了屋内。

石灼伸着自己的手惊愕。

“四师兄。”蔡匀捂着自己被摔的屁股,一脸哀怨。

石灼收回手问:“你来找师傅?”

蔡匀揉屁股点头。

“那怎么跟做贼似的。”

蔡匀抬眼看他,大大的双眼显着不满,谁做贼了?

石灼笑笑说:“师傅在无望崖。”

蔡匀奇怪:“他去那做什么?”

那儿可看到人间,长留山位于三界交接处,像是遗世独立,但其实离人世间不远。长留无望崖能看到人界,其有四面,只有东面能见人世,其他三面望眼而去只是一片无垠,沧茫无边。

蔡匀想了想说:“师傅是去那看十师兄,还是大师兄的?”

石灼问:“怎么这么认为?”

蔡匀理所当然:“大师兄在人间游历,十师兄去人间潇洒。除了他俩,师傅在人间没认识的人了吧?”

石灼颇有深意的说:“人间百态,世事变迁,很有看头。”

蔡匀说:“你这话说的还是老头样。”

石灼瞪他,小屁孩子,什么都不懂。

蔡匀做鬼脸,他要懂什么,反正上头不还有十一个师兄嘛,师傅呢?

他要去找仙气十足的师傅。

蔡匀跑到无望崖,还喘上气了。

他就站在不远处,看到那刚还念叨的人。在无望崖边站立,风从远处吹来,那人的身影就像要飞起来,让人看得很不真切。

蔡匀心一急,大喊:“师傅。”

白虚伸手抚过云层灭了人间的景象,他回头就看到小十二焦急的唤着,跑到他面前。

白虚微微皱眉,说的不是他状态,而是:“回去锻炼。”

蔡匀一歪头,张大眼。

白虚一愣,无奈:“看看你,修行者有灵力竟还气喘吁吁。”

还需要锻炼。

蔡匀一摸头,呵呵的笑了两声说:“我忘记运用灵力了。”

白虚惊讶,你是从无上殿一路跑来的?

蔡匀嗯嗯,头上被轻敲了一下,随后那人手放在自己头上,问话温和:“找为师何事?”

蔡匀刚想说怎么这么多人喜欢敲头,现在被抚摸着头,觉得高兴了。

他抬头,双眼水汪汪:“师傅,我给你洗个头吧?”

仙风道骨的白虚仙尊,立刻摇头:“不用。”

指不定又会是什么不好的事情,那满脸包的阴影还没下,想到这,他问:“为师不是让你关禁闭?”

那双漂亮的眼在问,你现在为何出现在这?

蔡匀扯着他衣袖说:“我给师傅洗完头就去。”

白虚仙尊侧头看了看自己的头发,再看看了自己最小徒儿鸡窝样的毛,挥挥手让他下去,把自己整理一下再说。

“师捂……师捂……”

小十二仰着头,双眼闪闪,如同长留星辰一般。作为师傅的白虚仙尊觉得再拒绝,让徒弟伤心,好像有违师道,

“师捂,我真就给你洗个头。”尊师重道必须的。

白虚仙尊看了他半响,看他没拿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再看那同狗儿一般讨好的样,心一软“嗯”了一声,声音清冷,很轻。

但蔡匀听到了,欢欢喜喜。

跑上跑下的要去给他弄洗头的东西,原本想跟徒弟说灵力运用就好。但看着跑来跑去的小十二,感觉活蹦乱跳,如同新鲜血液注入一般。让安静平淡的长留多了一份灵动。

无望崖是有住房的,原先是大师兄住的。后来大师兄出去人间游历了,这屋就空了出来,蔡匀从来没见过大师兄,长得什么样都不知道,只听其他的几个师兄说过,长得高大威猛,很是英俊霸气。

他还问了怎么屋里没有画像,被告知只有遗像才会有。惊得他都猛吸了好几口气,他还老拿手机拍照,那敢情是给自己选好看的遗照呀?

搞笑!

白虚仙尊转过身来的头又默默的转了回去,背着手站在树下,继续保持仙风道骨姿态,假装没看到端着盆儿傻笑的小徒弟。

蔡匀把躺椅,凳子拿好,东西摆放好。

又去烧了水,要水的时候才想起可以运用灵力。虽然其他灵力不怎么样,但是火之力还是运用的不错,主要是烤鸡翅,烤果子随时需要。

这种生存技能一定要分分钟学会。

所以当白虚仙尊听到身后唤他时,才转过身去。

并没有想像中的火烧房屋的状态,他伸手碰了碰水,水温正好。

蔡匀就看到那纤细修长的手,在水中晃了晃,很是养眼。

蔡匀就觉得师傅哪都好看,盯着看了许久,直到被盯着的白虚仙尊问:“还洗吗?”

蔡匀猛回神,点头,洗洗。

白虚仙尊就很淡定的坐下躺好,长长的白发就散下,蔡匀搓了搓手,突然有些紧张了。

白虚仙尊就听头顶的小徒弟问:“先生,需要头部按摩吗?”

说完两人都愣了,蔡匀呸了一声,被洗头店的人给带过去了。原本洗个头就五块,后来十块,再后来,洗吹十五,还不带剪的。每次一去各种推销产品,说你头发不好,不健巴拉巴拉的。

“师傅……”蔡匀无奈,我说我是被带偏的,你信吗?

白虚仙尊反正没碰到过,只是惊讶的问:“你还会这个?”

这个还真会,后来他家楼下开了一家洗头店,店主是个真汉子,不推销,不广告。但是生意一直很好。蔡匀就一直去他那,后来熟了,还被叫去帮忙,学了两手。

“嗯。”听到师傅问,他点了点头。

白虚仙尊就闭了眼,也没说要不要,不过看这样子,应该是要的。

蔡匀把衣袖扎起,轻轻的把他的头发拢到盆里,用木齿梳把头发梳顺,等着水完全湿透。

头发顺顺滑滑,他才相起自己怀里的小瓶子,天下第一黑。偷偷的倒进了水中,反正无色无味。

他偷偷的抬眼去看,师傅还是闭着眼的。

洗头要用指肚按摩整个头皮,不能用指甲,这样会烧到头皮和头发的。蔡匀洗得是真仔细,又很逗。

一边洗一边顺嘴就唱了:“唔西呀德德,期期么洗头……”

唱得是闽南语,唱得什么,鬼知道,反正要的是调调。

他正唱得起劲,白虚仙尊闭着眼但没聋。就算仙风道骨,忍不住嘴角还是抽了抽。

不过,小十二洗得是真不错。

等洗好,己是快日落时分,蔡匀说让它自然干,只是拿毛巾轻轻的捏捏,把滴的水弄弄干,然后拿着木齿梳给他梳头发,从上到下,慢慢的。

“一梳梳到尾,二梳白发齐眉……什么什么的”就想从嘴里跑出来,但硬生生忍住了,怕师傅会把他从无望崖丢下去。

蔡匀弄好,跟师傅说把东西搬回去,白虚仙尊点点头,等蔡匀放好出来时,以为师傅该走了却没想到白虚仙尊就在站在那。

很多年后他还会想起,那人站在树下,白衣黑发,色若春晓,风神俊秀。

人说公子颜如玉,白衣世无双。

风华绝代,胜世之颜。

哎呀,妈呀,老帅了!

就是没的相机,手机也没有。不然绝逼要拍下这美男图,这得让多少小仙女们舔屏。

“怎么?”白虚仙尊淡淡的问!

完全没注意自己一头白发,在洗了一个头后,变得乌黑亮泽,顺泽飘逸。

对,就是这样自信。

听到问话,小十二摇摇头说:“没,贼~帅~”

白虚仙尊也就不当一回事了,两人一同回去,晚了没看到任何师兄。当天,蔡匀美滋滋的睡在床上,想起师傅的美颜,啧啧两声,怪自己没学画画,不然一定把今天的师傅画下来,天下怕也找不到像师傅这般好看的人。

第二天,端着早饭来的石灼,敲了问听里面懒懒的声音说“进去”,他一推门,看到一头黑发白衣的男子。

第一个想到的竟然是,哪个登徒子竟敢在师傅卧房?

他厉声道:“公子何人,好大胆子竟敢擅闯长留?”

那人回过头来,脸上表情微微惊讶。

然后,送早饭的三师兄把早饭都给丢出去了,那表情跟见鬼似的。

延伸阅读

我在古代当红娘公开竞聘  http://www.chuangfumei.cn/psa3.shtml
一个月后,在张馨的帮助下,金翔远与车间的2个同事一起租了一套三居室。离公司很近,公交

圣天罗阙在线阅读第1节  http://www.chuangfumei.cn/plj7.shtml
我叫西比尔特里劳妮,出生于1960年春天,是巫师界著名占卜家卡珊德拉特里劳妮的玄孙女

漫威世界里的穿越者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chuangfumei.cn/xiun.shtml
“父亲我回来了!”庞京恭敬地对着头对着他的父亲说道。“哦?你都跟她撇清关系了吗?”“

清穿之盛宠皇贵妃第4章在线阅读  http://www.chuangfumei.cn/tmq.shtml
冷奕辰扫了一眼画册,以他商业的眼光判定,不难看出她设计很独特。不觉拿起画本,一页页认

王爷,你也重生啊?遇到女流氓了  http://www.chuangfumei.cn/go8j.shtml
老王进了院子。和老伴打了一声招呼,就推着自行车出来了,来你骑着,我坐后面给你指路。张

每天都在担心大佬们惹事[星际]之打*  http://www.chuangfumei.cn/plua.shtml
“中邪?”那老人嗤笑一声:“实话告诉你,我吴天河是名中医,完全可以确定,这个女人是因

开局一颗响雷果实在线阅读第8节  http://www.chuangfumei.cn/pvdq.shtml
这只碧水晶狮手虽是幼年,却比小道尘大多了,不过和他母亲相比就不足为道了,和一座小山似

我穿成了小说反派渣男在线阅读爱如海倾倒  http://www.chuangfumei.cn/puea.shtml
surprise的名字,从那天开始,便经常地出现在李常口中。“surprise,今天

我的套路似海深狰狞的笑容  http://www.chuangfumei.cn/x98j.shtml
青年离开了她的房间之后,她忍不住瘫了在床上揉着自己撞痛了的腰臀。大概瘀青的情况和她手

天下第一大侠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chuangfumei.cn/nfrx.shtml
刚说完也到家了,下了车看到周老爷子门口等着呢。周老爷子上海的老家是周家的老宅,是个5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天轮仙域在线阅读老师告诉我我是吃货神体

    卦天机注意到,那些最后到来的宗门的弟子并没有和他们一样排队,而是早早的就候在了一边等待,看样子是直接进入复试了。不过想想也是,这些宗门弟子肯定在来之前就已经测试过根骨了,所以也就没必要和他们这些人一起排队浪费时间。看着前面一个个先他一步进行测试的少年和少女们,和他之前看的一样,里面并没有太特殊的,最

  • 宇宙生存指南在线阅读第7节

    神龙山离上元村只有二十多里路程,风景优美,然途处处鸟语花香,但是这样的美景让途中的熊熊烈火给破坏掉了。只见神龙山途中附近大大小小二十几个大小不一的村庄。处处显得落败,很多村庄早已经人去楼空,有一些村庄还然起了熊熊烈火,不时有一些穿着充一制服的武者奇着马进去满天火光的村庄查看,然后很快就离开了这些村庄

  • 武侠:最强山大王在线阅读第七节

    章绣锦觉得,似乎总有人在背后看自己。等到看过去,却又发现不了那个人。这种感觉一点都不好,她笑着拉过章绣妍说了几句话,后者立刻跑到章绣茹身边,撺掇着她换了一个位置:“我要向这位姐姐请教姐姐说的好吃的东西呢。”章绣茹有些恼怒,也不疑有他。章绣妍平日里对吃食的爱好,整个章家都是知道的。她一动,所有人都顺势

  • 天人逍遥道在线阅读许愿夜遇雨

    下午下了雨,地上湿漉漉的有些不好走,不过这并没有影响到晚上的灯会。天还没全暗下来,翠湖就已经聚满了人,密密麻麻的,数都数不清。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盏水灯,就等着天色全暗下来开始一年一度的“放灯大会”。“哎呀,你们有没有看见佳瑜啊?”佳慧急匆匆的跑进方家,见所有人都到场,唯独不见佳瑜。“我们都约好五点半

  • 我可能修仙了在线阅读第五节

    见鬼了!肖乐有点懵,但马上就反应过来,做这件缺德事儿的不会是别人,只会是她的那位黑客朋友王小满。知道这里有个废弃服务区的人不少,但知道这里还有辆能用的面包车的人却不多,而知道面包车钥匙藏在盒子里,又会解锁盒子,还不会把钥匙偷走的,只有她和王小满两个人。太阳西斜,比起最热那会儿,温度已经降了许多。这地

  • 道骨[剑三]第5章在线阅读

    刚开始,从站在祭台边觉醒开始,巫元就感觉祭台里面的小苗有种亲切感。他不知道其他觉醒血脉之力的孩子是不是和他一样的感觉。一时也不可能找人细问,便一直盯着祭台里面的。据说叫巫种的小苗进行研究。等到巫宣布仪式结束的时候,巫元才将注意力从树苗上移开,还准备调侃下旁边的老冤家巫语。结果一侧头,就发现旁边站着一

  • 战神联盟之凤鸣九天第四章

    #空降女星与新晋小花剧场初见起争执#微博很有效率地出了个新鲜出炉的话题,苟栀也算是小小火了一把,不过烧的是黑色的火。“谁家速度能这么快啊,分明就是买的热搜。自己火不火自己心里没点数吗,吵架还能上热搜?打架都不一定能上。吵不过我就买热搜骂我,是不是玩不起啊!等我再和柳柳培养培养感情,我也买热搜,气死你

  • 不想当武神校花做我的女朋友

    陈彻哀叹了一声,用疲惫的语气说道:“浩子呀,你看到的不是幻觉,这些孩子都是爷爷从医院附近带回来的孤魂野鬼。他们阳寿本未尽,却因为母亲堕胎而变成鬼婴,爷爷见他们可怜,就都将他们带回来养了!”听陈彻这么解释,陈浩茫然地笑了笑。他心里五味杂陈,一方面他为和鬼婴生活了多年却毫不知情而感到后怕,另一方面则被爷

  • 往后余生请多关照第3章在线阅读

    他眉心一紧,“你说什么?”拥有深厚内力的他怎么会听不清楚,不过看到她局促不安的模样,玩心大起,想要逗逗她。“我说!我要下去!”她的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他佯装才听懂,会意地长长“哦……”了一声,再不言语。“哦什么哦,我要下去!”她看到他一脸不在意的欠扁模样,极力抑制住紧攥的拳头,忍住想要给他几拳的冲动

  • 失忆后仇敌成了心头宝逃婚进行时

    接到这个破木棍,白解拿在手中仔细的看了看,不敢相信这个玩意就能帮他变换身份。葛老板从白解的动作中看到了怀疑的态度,于是接着说道。“这个‘魔力棒’可是出自南方联盟顶阶的魔术能力者之手,市面上根本买不到这样效果的高品质能力道具。如果你不想要的话,可以把它还给我。”说着,葛老板伸出手准备将它拿回来。看到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