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穿成残疾大佬的佛系锦鲤第七章在线阅读

作者:浮丘一 来源:晋江文学城

周行止到底还是喝了宋知浓叫人端来的牛奶,看着他嘴边一圈奶渍,总叫人觉得有些恍惚。

这样的周行止,似乎真的……有些乖?

被人以为有些乖的周总:“……”我对自己充满了嫌弃,优秀的人应该能克制住自己的欲望,哪怕只是食欲。

放纵会使人堕落。

他头一次对自己产生了这种情绪,难免有些微隐秘的沮丧,可此时的他还不知道,日后他会更加堕落:)

宋知浓其实更怕他吃完辣之后可能会有的后果,那种感觉并不好受,轻则叫他胃肠不适,重则怕是能进医院。

所以一直到饭后周行止喊她到外面去散步,她都还提着心,不停的打量他的脸孔。

他的嘴唇还是通红的,看起来鲜艳欲滴,在黑夜中显得有些妖冶。

“我没事,真的。”他叹了口气,再次申明。

宋知浓垂下眼哦了一声,然后踢踢脚下的小石子,“你叫我出来,就只为了散步?”

周行止双手抄在裤袋里,淡声道:“我知道王梓宁做的事了。”

“然后呢?”宋知浓嗯了声,有些摸不准他到底怎么个意思。

周行止看了她一眼,平静的道:“想问问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没想怎么做,就是……”宋知浓轻声笑了一声,“打回去呗。”

顿了顿,见周行止似乎有些不解,遂进一步解释,“王梓宁不是说她演技比我好么,那么……来个cut,对比一下如何?”

周行止闻言笑了起来,“还可以列举一下你们各自都拍过什么剧,收视率是多少,重播次数是多少。”

“这个可以有,安排!”宋知浓眼前一亮,反正公关团队养在那里,这时候不让他们干活,还等什么时候。

周行止见她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来,同霍浠如叽叽咕咕的商量了一阵,然后扬眉吐气似的收了线,不由得勾了勾嘴唇。

观澜府的景致做得很好,假山重叠,有水有桥有凉亭,远远看着一轮弦月挂在天边,月色如练,照得周围的景物都温柔了几分。

假山附近有一条鹅卵石小路,宋知浓在上面慢吞吞的走着,时不时抬头看看周围。

出来散步的人很少,路灯光昏黄,把地上的影子都照得朦胧,周行止又走了几米远,才道:“宋桐桐,你还想不想要《夏至》女一号?”

王博文跟他说起这部戏的投资时,的确说过本子很好,拍出来未必不是下一个《花好月圆》。

也就是说,是有拿奖的可能的,宋知浓如果接了女一号,说不定能拿下一个视后。

周行止知道她很喜欢拍戏,每次看到电视里的她,他都会觉得很神奇,怎么可以做到这样,演谁是谁,根本想不到她在现实的形象。

就连父母则从一开始的不赞同,到如今的赞赏,甚至得意的跟熟人炫耀那是他们家的媳妇。

“好在人家嘴严,不然我就是大型掉马现场了。”宋知浓心有戚戚,要真是那样,对家还不笑死。

但她又不太在意,“没所谓,只要有戏拍就行,我又不靠人气活着。”

演员更重要还是业务水平,没有作品和能力支撑的人气就是泡沫,她分得清清楚楚。

所以周行止现在特别能理解她错过了这个本子的心情,她要是愿意,他可以追加投资替她拿回这个角色。

宋知浓却摇了摇头,“算了,这样这个瓜就成连续剧了,我没兴趣演这种戏。”

说着她又挑了挑眉,“而且我到时候想去探班呢,要是能看到洪天明和她对戏就好了。”

她会交代给自己人,压着王梓宁演,她不被气死算她宋知浓输。

周行止嗯了声,似乎有些安慰的意思,“说不定会有另一个更好的戏在等你。”

宋知浓想说借他吉言,还没开口,心思忽然一动,“周总,我问你个事儿呗?”

周行止一愣,扭头看了她一眼,见她眼珠子乱转,有些好笑,“想好了再问。”

宋知浓哪管这个,她自问这一年来和周行止已经相当熟悉了,起码能摸清他是个什么脾气,不触犯原则问题,一般不难讲话,更何况她要问的也不是什么秘辛。

于是她挺直了腰杆,“我听说行知今年要投拍一部献礼剧?”

献礼剧一般都是大制作,砸最多的钱,请最好的演员,找最好的团队,为祖国母亲喝彩,展示国家的复兴强盛和人民多彩的生活,各家影视制作公司都会将其列为年度重点项目。

周行只听这一句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了,点点头,“回去罢,你看看剧本。”

宋知浓心里一喜,连忙点点头,跟着他就转身回了屋。

看着小两口一回来就一起上了楼,卢敏满意的点点头,这才像话嘛,年轻夫妻就该经常独处,才能增进感情不是。

二楼的小书房里,打印机不断的发出细微的咔啦声,一页又一页纸被吃进吐出,听着这动静,宋知浓竟觉得心跳加速,久违的紧张。

周行止找了订书钉,把打印出来的剧本大纲订好,递给她,“你先看这个,看完了想接,再找我要剩下的。”

“……剩下的,全部?”宋知浓眨了眨眼,一般来讲,演员接戏是只能看到大纲和前三分之一的剧本的,像她这样拥有一定话语权的所谓大咖,在霍浠如的强烈要求下,也就只能看到百分之七十左右。

可是周行止却点点头,“可以。”

“你不怕我给别人剧透出去?”宋知浓咋舌道。

周行止嘴角一勾,“老板娘有特权。”

顿了顿,再开口时声音有些蛊惑的意味,“要是老板娘出演女一号,特权会更大。”

宋知浓一愣,傻乎乎的跟着他的思路走,“……有多大?”

周行止笑了起来,“可以确定男一号的人选。”

“……你开什么玩笑?”宋知浓吓了一跳,声音都提高了八度。

“你不觉得这样很爽?”周行止微微歪了歪头,有些好奇的望着她。

宋知浓喉咙一哽,这种事她虽然没做过,但只要想想,就觉得……太特么爽了好吗!投资人的权力有多大谁能比她清楚!

明面上只是一个演员但实际上是半个投资人的宋·周太太·知浓此刻很想立刻答应周总,但是……

“我再看看,万一你给我个烂剧本呢,我要求很高的。”知名演员宋知浓扬了扬头,露出一种俾睨群雄的傲慢来。

周行止觉得眼前的太太真可爱……想日:)

他手掌蜷缩成拳抵在嘴边,轻咳了两声,“你先去看剧本罢,我先去冲个澡。”

“去罢去罢。”宋知浓看都不看他,胡乱挥了挥手,已经开始沉浸在了剧本大纲里。

周行止离开得很快,他回到自己的房间,看着浴室镜子里自己眼里深藏的欲望,愣了半晌,用力闭了闭眼,这才吁了口气。

他对自己接二连三的失控有些懊恼,不应该这样的,宋知浓是他的妻子,他应当尊重她,在没有征得她同意的情况下,不应当有这种念头。

后来宋知浓知道了周总这个想法:“……”这是哪里来的迂腐小老头,活该你守了好几年的活寡:)

然而此时的宋·演员·知浓沉迷于剧本,看完大纲后觉得根本不满足。

女主角胥幼仪出身潮汕一个传统嫁衣制作世家,性格倔强,有个每天都想和他退婚的娃娃亲未婚夫,梦想着有一个自己的品牌。因为母亲临终前遗愿,她和出身旗袍制作世家的严叙契约结婚。婚后胥幼仪接手了家里的服装公司,想改做时装却遭到了父亲的反对,“祖宗传下来的手艺,怎么能丢,丢了就是数典忘祖,我有什么脸面去地底下见他们!”

胥幼仪终日苦闷不堪,严叙站在旁观者的立场上给她仔细分析当下的情况,越来越多年轻人开始热爱传统文化,结婚时也愿意选择中式嫁衣,这未必是落后的东西,只需要和现代服装概念融合,就能做出自己的品牌,和她的梦想并不冲突。

在严叙的鼓励和帮助下,胥幼仪开始认真钻研家里传下的制作技术,最终将高级定制的概念融入到了中式嫁衣的设计制作过程中,创立了属于自己的嫁衣品牌“婚约”,而她和严叙也从欢喜冤家变成了名副其实的恩爱伴侣。

宋知浓看完大纲,emmmm这是什么神仙剧情,感情线这么甜的吗,没有一点狗血啊,主角的成长过程伴随着行业争斗高潮迭起,关键是……背靠周氏大树,服化道肯定很良心,漂亮衣服谁不想穿:)

就是这剧情,怎么感觉有点熟悉?

宋知浓很想看完整的,也有些疑问,于是横冲直撞的……冲进了周行止的房间。

此时周行止刚做好心理建设又冲好澡,正从一边擦头发一边浴室走出来,突然听见她嚷了一声,“周行止!”

他一扭头,就看见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进了他房间,正站在门口离他不足一米远的地方,不由得愣了愣。

随即他想起自己全身上下只围了一条浴巾,立刻后退着缩回了浴室里,脸都热了,“宋桐桐,你怎么不敲门就进别人的房间?!”

宋知浓一愣,有些讪讪的,“我看你没锁门……”

“有什么事么?”周行止恼羞成怒,声音就变得有些严厉。

可惜宋知浓往前走了两步,正好看见他正手忙脚乱的套衣服,忍不住笑出声来,周行止的目光瞬间似箭般射过去,咬牙切齿道:“你到底是来做什么的?”

“哦哦,我就是……我想看接下来的本子。”宋知浓不敢再造次,连忙说明了来意,脚步往后退到看不见他的地方,疑惑道,“可是我觉得情节有些熟悉,不会是抄袭的罢?”

周行止没什么好气,“抄屁抄,这是有人物原型的剧本,你的那套龙凤褂还是人家给你设计的。”

“那……”宋知浓一听,忍不住又要往前走。

“站住!”周行止一着急,连从没出现过的小奶音都飙出来了,宋知浓讪讪的,又连忙退了回去。

“剧本在书房电脑桌面上,自己去打印,明天之前我不想看见你。”周行止气死了,觉得自己已经濒临崩溃。

宋知浓:“……”怎么感觉我们性别有点互换了?

“你还不走?”周行止换好了睡衣出来,见她还在自己房间里,干脆拖着她的手臂将她推了出去,然后嘭的关上了门。

宋知浓再次:“……”角色肯定是换了!

周总觉得自己很丢人,霸总人设面临崩塌危险,明天一定捡起来!

延伸阅读

君豪加盟  http://www.mychoicedeals.com/dujg.shtml
东莞君豪金属材料有限公司是一家生产和销售精密不锈钢带材的企业。地处广深经济走廊的要塞

欧洁雅洗衣设备加盟  http://www.mychoicedeals.com/u835.shtml
欧洁雅洗衣设备投入市场以来一直受到广大经营者的好评和追捧,为广大经营户带来了可观的效

晶尔曼加盟  http://www.mychoicedeals.com/xzkx.shtml
晶尔曼珠宝有限公司是集研发、生产、加工、销售为一体的专职化珠宝饰品生产企业,主要以南

行标装饰装潢加盟  http://www.mychoicedeals.com/dfv2.shtml
贵州雅居行标装饰工程有限公司简称行标装饰,2005年进入贵阳市场,公司前身是深圳行标

拓达加盟  http://www.mychoicedeals.com/xmho.shtml
拓达贴纸总部是一家生产纹身贴纸的创新制品厂,生产经营各种环保纹身贴:金属类纹身贴(烫

恒昌加盟  http://www.mychoicedeals.com/ydzq.shtml
恒昌渔具生产销售铝合金架杆、抄网、黑三角支架、抄网、花杆支架、抄网、不锈钢抄网、碳素

汉丰加盟  http://www.mychoicedeals.com/apxs.shtml
汉丰洗发水经销批发的皮革、饰品、家居用品。工艺品等地摊销量节节高产品、饰品销量节节高

拉贝勒薇葡萄酒加盟  http://www.mychoicedeals.com/s6hw.shtml
拉贝勒薇葡萄酒加盟_公司简介中冠集团是一家立足上海,辐射全球的综合性国际集团,始终坚

夕紫荷加盟  http://www.mychoicedeals.com/nohw.shtml
融合了西方时尚潮流和东方文化理念,携曼哈顿之典雅、北美之繁华,大胆吸收各地流行时尚,

优肯儿童能力训练中心加盟  http://www.mychoicedeals.com/xdg.shtml
优肯儿童能力训练中心是一个全面、系统、专业化的儿童能力开发中心,如果想让您的孩子成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瞳剑之你只能是妾!(7)

    林献的脸色随着林清的话变得越来越难看,最后忍无可忍反手一巴掌抽在林毓脸上,本以为只是外面人的闲话,却没想到是真的!“父亲,你别听她胡说。我没有!”林毓捂着被打的脸颊,双眼含泪,小脸亦是变得煞白,嘴虽硬,心下却是惊恐这些事情林清是怎么知道的!还知道的这般清楚。林清冷哼一声,“你没有?那你倒是说说你和陆

  • [刀剑乱舞]审神杂集之第二章(2)

    两人走向了连接城邦的口岸。安柏那双幼蓝的眼眸眨了眨,望向了桥那头,感觉很是疑惑和奇怪。这庞大的城邦建筑群,依靠在一座孤立的山形岛屿上。一座悬浮在空中的石桥,可以说是接壤外界的唯一通道。她仔细一看,那悬浮着的石桥上还长满了殷红的丝状花朵。因为沾染了些许水汽,丝绦在晕黄的月光下摇曳着,显得格外蛊惑人心。

  • 心生情障之第九章

    柳婉玗成婚当夜就发现沈修宴对这方面很是生涩,一句郎君出口,他果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柳婉玗暗暗偷笑,脸上憋成绯色一片。沈修宴瞧见红着脸的人,心里一漾,夫人好会撒娇啊。耳朵都不自觉的红了,轻咳一声开口说:“其实做的挺好吃的”而后又默默补充一句“要是再甜一些会更好”算了,夫人年龄小,还是不要与她计较这些。

  • 人之万恶第8章在线阅读

    008章:四个老人一台戏卫生间外,韩涵跟阿诺等了好久都不见陈初柒出来。阿诺越等越觉得不对劲,低头看了看手腕上的表,陈初柒着一个卫生间上了足足二十分钟还不出来。遭了,该不会是遛了吧!顿了顿阿诺突然想到了什么,也不管是女厕随后转身便朝卫生间冲了进去。陈初柒一个卫生间能上这么久还不出来,要不是掉进去了,那

  • 五十四号特战队第10章在线阅读

    气氛凝重。永井微仰着头一眨不眨地看着仁王的眼睛,这才恍惚地发现当初与自己齐高的少年已高过自己微妙的距离。她看见仁王的眼睛里强忍着笑意的严肃,逐渐转化为无可奈何:“……喂,你就一点防范意识都没有吗?”“对你也需要吗?”“当做对我君子品格的夸奖收下了。谢谢。”他扬起眉,笑容轻松随意。永井想反驳一句他的感

  • 昆仑至尊之渔翁得利(7)

    当一切准备工作完成之后,我变盘膝而坐开始修炼混元一气宝典,随着一次次的吐纳,我的力量越发强大。修行不知岁月,当我再次睁开眼时,天色渐暗。我感觉只是过了一会儿,却不知已经过去一天了。我赶忙查看自己的身子,我担心像上次一样,把自己整的瘦骨嶙峋的。道理我还是懂的,修行并非一日之功,而是长久的坚持。最主要的

  • 微风知我意之这是什么玩意(1)

    天高云淡,风轻云阔,万里无云,那个什么,言归正传。这里被人们称为龙盘村,至于为什么有这么个名,就连村里最年长的老人都不知道。这个坐落在沿海边的小村落总共百十户人家,世代以打渔为生,据老人们说这个村子已经存在了几百年了,无论旱涝,村里人总能吃饱饭。离这里十里外有一座山,山不大,却也物种齐全,山脚下有一

  • [综]鸣狐他心情复杂之第二章 故人(7)

    诸葛非就让那张泉海去买了些吃食和饮料,一群人吃吃喝喝,谈笑之间,时间就到了中午。因为农村中午吃完午饭之后都有午睡的习惯,所以选择中午去探寻也是怕遇到什么阴邪之物。所以中午一则隐蔽,二则壮胆。一群人装备妥当,就到了那十八洞,一层这边也偶尔有村里的人进来玩,所以没什么可探的,便直接下到了二层,诸葛非仔细

  • 夫君是白月光受伤这件事

    朝仓凛一下子就睡意全无,在床上坐了起来。她握着手机,可这分钟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也跟着沉默了起来。“啊……抱歉,我忘了算时间,你是不是在睡觉?”羽生结弦的声音带了几分沙哑,也有些低落,不过该有的礼貌还是一样不少。“没关系……反正我现在已经醒了。不过前辈……还好吗?有什么事吗?”“我……就想找个人说说话

  • 侠影仙宗第三章在线阅读

    许景宸胸口压着火气,听她这么问不禁冷笑一声:“我是该高兴我的未婚妻终于认出我了么?”林安安一听彻底反应过来,怪不得他刚刚在包厢门口那么生气,原来是听到了她和孙佳的对话,不禁慌乱从他身边跳开:“你、你你别胡说,我可没承认是你未婚妻!”“彼此彼此!看到你现在的样子,我也要重新考虑下这门婚事。”许景宸冷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