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无尚剑主大荒少年

作者:有声的山鬼 来源:纵横中文网

天色渐暗,风鸣不止。

稀疏的光线,在横断山脉的山林间穿插而过,拼尽最后的光亮来抵抗黑色巨兽的吞噬。然而一切皆是徒劳,黑暗降临,笼罩大荒,留下最原始的纯粹的黑,宣示着一种旷日持久悲凉。

“狗贼,我杀了你。”

突兀的尖叫声起,在寂静的山谷里穿过,大片荒木枯叶被震落,可见是何等的愤怒。

“疯婆子,有种你别追了。”

秦风此时一脸生无可恋,但是丝毫没有停下的想法。脚下生风,似猛虎归山,左右跳窜,不过身后骂声却越来越近。

“说好的良辰吉日,空手出门,抱财归家呢?”

“我去你大爷……”

自己最近实在是倒霉透了,其实是一直不曾有好运。尽管如此,自己还是进山前,特意为自己算了一卦。鞋尖朝门,宜出行。这可是多年不曾有的卦象,谁知道是如此情景。

“啊……啊……”

抓狂声不绝于耳,一抹火红色疾驰而来,炙热的灵气灼烧着四方树木,散发毁灭气息。

一红衣女子位人群前端,后方跟着数十人,望着红衣女子,众人皆不敢直视,低下头捂住鼻子。

“柳大小姐,我们还追吗?”人群中有人问道,声音极小略带颤音,生怕惹怒眼前女子。

“继续追,他灵力有限,不抱此仇,我柳依依誓不为人。”

从小到大,自己一直被视同辈中的天骄,是家族的明月,从来没有受过如此大的侮辱。

此时她除了一袭红衣,随风飘动,一头绿色的长发亦在空中舞动,且散发出令人作呕的酸臭味。

“不行了……不行了……”

神海中的荒气已经消耗殆尽,自己好不容易炼化,准备破境,现在到头来一场空。虽然还有一些手段,可是想到可能有人等自己跳出来,只好作罢。

“疯婆子,三天了,竟然还没有放弃,怎一个惨字了得啊。

“想起疯女人,秦风一阵心虚,毕竟自己理亏。

“云狗……,知道你在,赶紧的”

奔至空地,秦风不再移动,拍了拍手,一脸无奈地向四周喊到。

话音未落,一股热浪扑面而来,随后红衣踏出。

“继续跑啊,狗贼。”

柳依依贝齿紧咬,明亮的眸子里,燃起一抹火焰,紧盯着秦风。身后数人,迅速讲秦风围住,防止其逃跑。

“嘿嘿……”

“不跑了,不跑了,仙子消消气。”

秦风讪讪笑到,双手不老实,在半空挥动,心虚的看着眼前人儿。

“你让我消气?”

“自己打断一条腿,然后求饶,我就放过你。”

柳依依气得咬牙切齿的说道,虽然很想打死这小贼,来消除自己的愤怒。但是想到对方,也算救了自己一命,所谓的打断一条腿,也不过是吓唬吓唬他,谁让他不懂得怜香惜玉。

“一码归一码,不过他若服软,也就两不相欠。”看着眼前的青衫少年,回想起几日前的经历,柳依依不禁咬牙切齿。

自己煞费苦心,召集诸多修炼者,以折损数件灵宝,损失数人的代价,好不容易将一只一阶荒兽,困于水泽阵中,准备耗死它。自己已经开辟神海,根据家族得到的秘闻,炼化荒兽灵核荒气,可以让自己实力有实质提升。

可谁知道,即使被困于水泽阵中,走投无路的荒兽,临死反扑,众人不可敌。转瞬间便被杀死数人,局面瞬间逆转,荒兽直奔柳依依而来。

灵气枯竭的柳依依面色苍白,满脸绝望的,摔倒在地放弃了抵抗。

就在此时,一身影从柳依依背后黑暗里蹿出来,不偏不倚的踩在柳依依屁股上。

“啊!…”

“啊……”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感受到了脚下的触感,秦风心神大乱,差点失足落地。

此时的柳依依面色潮红,不知道是灵气枯竭,还是其他。

幽冥犬已经扑杀上来,来不及多想,秦风迅速稳住心神,蓄力,然后出拳,动作行云流水。

“轰……”

幽冥犬黑色的头颅被直接打爆,只见一大股绿色的血液,喷涌而出。秦风看见绿色血液,打了一个激灵,瞬间跳走。

柳依依感觉道屁股上的人消失了,怒不可遏的。刚站起身来,正好接上,无头幽冥犬喷涌而出的绿色血液,瞬间狗血淋头。

“我去……出大事了!”

站在一旁,目睹了全过程的秦风,张大了嘴巴,然后在众人和柳依依都呆住的时候,抓起兽核,转身就跑。

幽冥犬异于其他荒兽,其血液呈绿色,含有独特的酸臭,令人作呕,且难消除。

……

“啊……”

被喷了一脸狗血的柳依依,呆滞了,完全不敢相信发生了什么事情。回过神来后,开始追杀秦风。

……

“哼!”

看着秦风一脸坦然的,还不时抬头望四周,柳依依气不打一处来。

“给我把他绑了。”

柳依依怒道,准备好好教训一下秦风。同时示意其他人动手,实在是不敢小瞧此人,自己也是天骄榜上有名有姓的,可是之前屡次三番让其逃走。若不是自己底蕴深厚,备有灵丹,根本难以追上此人。

“此人究竟从哪里冒出来的,天之骄子我几乎都有所耳闻。

”“云狗,你再不出来,我可要毁约了。”

秦风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抬头望天,叹气道。

此时风咋停,忽有轮皓月当空,银光落刃,席卷而下,秦风四周修炼者皆不可敌,纷纷倒下,气息全无。

“你云哥哥在此,谁敢伤我小兄弟。”

月光收敛,一白衣青年走出,站在秦风身前。

“……”

秦风顿感一阵无力,心里仿佛有一千只荒兽来回奔腾,简直后悔认识了这家伙,占便宜的能力,甩其修为百十条街。

反观柳依依,此时如炸毛的灵兽,一抹银光,在她周围流动。

“怎么样?小老弟,我这一手天神下凡如何。”

一边说着,这家伙还不停地向自己挤眉弄眼,秦风心里那是一个后悔,早知道还不如自己动手。

“天骄榜二十一,沧海云歌”

柳依依失声道,脸上充满绝望。此次试炼,天骄榜前二十已经开辟神海,孕育大道金莲,故无一人前来。自己虽然也榜上有名,但被拒百名后。

对方一出手就杀光了所有人,显然没打算放过自己,对上云歌,柳依依自认毫无胜算可言。

大道无情,修仙路上枯骨多。

“怎么样,要不要哥哥帮你解决了,你既然不方便动手。”

云歌看都不看柳依依,得意洋洋的看着秦风,心里暗自窃喜。

秦风望着柳依依,想着自己之前所作所为,略显尴尬,然后挠挠头,说道:

“不打不相识,希望以后有缘再见,到时候仙子手下留情……”

然后拽着云歌,淹没在漫漫黑夜里,留下呆住的柳依依和一个黑色的兽核,消失不见。

柳依依心情复杂,看着两人消失的地方,然后拾起地上幽冥犬的兽核,随即收住复杂的心情,转身离开。

东方既白,一抹晨光突破天际照射下来。

在朝阳下,两道身影伫立,正是离开的秦风和云歌。

“残暴如你,也学会怜香惜玉了?”

云歌瞪大眼睛,望着眼前比他大不少的少年,唏嘘叹道。

别人不知道,他可是切身体会过,眼前这个表面人畜无害,实则残暴如荒兽的家伙,应该说比荒兽还残暴。

也正是因为眼前此人,造成了三年前四域试炼者极大损失,导致此次试炼尽是些许鱼虾。

云歌自认自己算此次试炼蛟龙,不过想起眼前此人战绩,还是不由打了个冷颤。

“试炼马上结束了,有人盯着我,这个时候还是不要节外生枝。”

秦风缓缓说道,同时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嘴角微微上扬,掀起一抹弧度,眼里闪过异样的神色,那是别人不曾见过的风景。

“那你放过柳依依,岂不是自掘坟墓?”云歌实在是有点看不懂。

“她并没有起杀意,并不是我敌人”秦风自认不是滥杀无辜之人,苦笑摇了摇头,不再理会云歌八卦问题。

“喏……不要忘记答应我的。”

“拿了就滚蛋……”

边说着秦风随手拿出数枚兽核,扔给一旁云歌,然后看着大荒外,眼光渐渐泛冷。

“秦哥,你就是我大哥,无以为报,小弟以身相许。”云歌接过兽核嘿嘿说道。

秦风顿时起一堆鸡皮疙瘩,望着眼前的人挤眉弄眼,实在不敢想象,赫赫有名的天之骄子,居然有着不为人知的一面,要是外界人知道了,会不会直接渡劫失败化为劫灰。

……

“秦哥,三月之期已到,若非你相助,我断不可能孕育大道金莲,我定不忘你的嘱托。”

横断山脉山谷上,云歌对秦风抱拳说道,看着自己神海上变异的大道金莲,心里激动万分。

“大荒困不住你,等待你的名字响彻大陆。”

说罢,只见云歌捏碎一块玉牌,随后飞来一灵舟接引。云歌跳入其中,对秦风挥手告别,只留下秦风一个人。

“终有一天,我们会再相见……”

想起那个美丽人儿的笑容,秦风不禁也笑了起来,迎着朝阳,大荒少年踏着坚定的脚步,往已经升起袅袅炊烟的山下小镇奔去。

延伸阅读

金风玉露KTV加盟  http://www.jroperphotography.com/6rcv.shtml
金风玉露KTV加盟,金风玉露KTV隶属于上海金风玉露娱乐有限公司。金风玉露KTV舒适

凤彩加盟  http://www.jroperphotography.com/adi0.shtml
凤彩工艺品总部生产各类型的竹、木制工艺品,产品包括:吊牌、匙扣、冰箱贴、手机挂件、圣

帝兰朵加盟  http://www.jroperphotography.com/6cn0.shtml
“帝兰朵”时尚饰业代理是香港帝兰朵(国际)集团有限公司旗下的一个女孩用品品牌,公司拥

法国贝林洗衣干洗连锁加盟店加盟  http://www.jroperphotography.com/snaj.shtml
法国贝林洗衣连锁加盟店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上海洁美机械设备有限公司创立于1997年,至

仓基制衣女装加盟  http://www.jroperphotography.com/ngw4.shtml
仓基制衣女装生产职业装系列,所生产的“仓基”牌商标为杭州市商标。公司具有良好的企业信

初慕加盟  http://www.jroperphotography.com/s3c4.shtml
敏感肌肤专用护肤品代理项目火爆招商敏感肌肤专用护肤品代理无添加护肤品加盟项目植物化妆

斯泰尔早教机加盟  http://www.jroperphotography.com/xmf.shtml
斯泰尔早教机不懈进取,步步登高,为用户提供完全满意的产品和服务,我们的“斯泰尔”品牌

久森加盟  http://www.jroperphotography.com/yly2.shtml
久森地板总部经销批发的地板、实木地板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

摩洛克汽车美容加盟  http://www.jroperphotography.com/bsvw.shtml
广州摩洛克汽车美容有限责任公司是集环保洗车、汽车美容、汽车装饰、维修保养、钣金服务、

无剧本串吧加盟  http://www.jroperphotography.com/c9h.shtml
无剧本串吧烧烤手法独特,有生烤和熟烤之别,小调料多达十几种,不少烤食还进行中草药配制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漫次元领主少糖(5)

    高三的课总是漫长而乏味的。下课之后,大家伙就像是得到了解脱一般,要么趴在桌上睡觉,要么就看起了小说杂志,聊天儿什么的。苏言的前桌据说也是个学霸。是个瘦瘦的男生,叫严肃。严肃个子不高,长得白白净净的,校服整洁干净,带着一副黑色的边框眼镜,镜框后的镜片有些厚重。严肃很郑重地转身,看向后桌的苏言。自我介绍

  • 大唐之国士无双要不我去帮你把学校炸了?

    日出东方:“前辈们为什么都沉默了啊!!快来个人说个话啊!!”彩蝶仙子:“是这样的,小道友,拜师可是一件非常慎重的事情……师父是可以影响徒弟气运的,而且在咱们修真界,气运是真的很重要的!你可要想好了!”日出东方:“北堂前辈的气运很不好吗?”虎虎虎:“前辈的气运很奇怪……不能说很好也不能说很差,总之是一

  • 重生之王牌黑客之第七章

    第二天早上7:30……小宸子醒来的时候眼皮特别重,我眼睛瞎啦?!怎么脑袋也昏昏沉沉的?![惊恐.jpg]于是他紧闭双眼,慢慢探身下床,一路犹如盲人一般摸索着前进。走进卫生间后,打开灯,他才缓缓睁开双眼。我去,镜子里的是谁!这特么眼睛肿得跟桃子一样,还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的人是谁!抱歉,这人我不认识。

  • 高手传说在线阅读第6章

    秘境门口的精灵拖着虚弱的身体迅速接住完成了觉醒的钟禾,看着带着笑容深陷熟睡的她,又看了看钟玉消失的地方,心里五味杂陈,什么也说不上来。“这就是觉醒之法么?”它看着钟禾呢喃了一句,这觉醒之法太不寻常了,它将玉佩给她佩戴在了玉颈上温柔的说着“不世寒体,原来如此,小家伙你是当之无愧的大气运者啊!一声爸爸竟

  • 双生觞在线阅读第1节

    “哭什么哭,我看那老李家的孩子挺不错,模样也过得去,你嫁过去也亏不了你。”耳边响起一道女人的声音,苏凝眉头拢了拢,感觉脑子里乱成了一团浆糊。嫁过去?嫁给谁?感觉头有点疼,眼皮也重了厉害,苏凝挣扎了一下,却怎么都睁不开眼来。“瞧你这眼睛都哭肿了,就这么不情愿?你说你不嫁给老李家的,这十里八村的你还能找

  • 男神和他的猫在线阅读第七节

    台上。经过一番打闹,三人终于停了下来。老郭先指了一下于大爷,但马上转过来指向宁云雀,用训斥徒弟的口吻道:“表达情感的方式有很多种!你还得慢慢修炼,我告诉你!”“慢慢修炼呐?”宁云雀背起手来,非常横的看着老郭。于大爷插一句:“你且练着吧!”宁云雀顿时满脸气急败坏,直接哼道:“那我换个山头吧!”“吁!”

  • 铜钱龛世警局结缘

    “张警官,我是羽渊。”张尚峰坐在办公座椅上认真的看着资料,听见羽渊恭恭敬敬的颇有绅士范的声音抬起了头来。他对手下轻微的点了点头,他的手下也很会意的出了门去,并顺带掩上了门。这个警官,怎么说呢,长得眉清目秀的,就是眼角有一条细细的伤疤,不过好像也很称他的气质,更让他多了股阳刚之气。“嗯,羽先生吗,来,

  • 明暗之她说要找男朋友

    不管怎么样,最后秦筱歌安全躲过一劫.同学们也在昏昏沉沉中度过了最后一节课.在即将下课的前五分钟班级里所有的同学都眼睛亮亮地看着讲台.别想多,看的是讲台上面的时钟.每个人都做好了准备,严阵以待,随时准备向外冲,就连秦筱歌也不例外.学校的食堂永远人山人海,尤其是在饭点!所以同学们想要早点有饭吃就得比别人

  • 末日:我能连线过去之第五章,无奈分别(6)

    啊…叶凌紧咬嘴唇,冷汗一滴滴浮现而出,再顺着脸颊两边流下,很快便浸湿道衫。双手抱头,头痛欲裂,此时那四角形图案四角,晶石早已经化为粉碎,只余头顶黑勾,正徐徐下降,已有三分之一进入了叶凌头里。啊…叶凌嘴唇血流下颌,再也坐立不住,乱扑打滚。老道枯瘦肉体,被叶凌碰倒,一颗小灰珠子,从老道怀中滚落。正好落在

  • 逍遥黑手在线阅读第八章

    不过这天的事情还是给鹿呦呦幼小的心灵留下了不少的阴影,晚上躺在软绵绵的床上总也睡不着觉。翻过来翻过去,脑子里就像通了电的机器,一个劲在想爸爸怎么样,爸爸还好吗,他的床硬不硬,被子暖不暖。可那些小孩说了,爸爸现在是植物人,只会躺着,不会醒来,不会说话,那他能不能动,要是睡不舒服,能翻身吗?想着想着就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