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翻车女神[电竞]第十章

作者:张雪熊 来源:晋江文学城

鸟族内乱结束了。任谁都没想到这场轰轰烈烈的内乱居然会结果的如此这般安静。

正当全天界的人都以为还得再耗上一年半载之时,言烈提着叛乱族长的人头上了凌霄宝殿,告知天帝一切已经处理妥当。

天帝听见这个消息久违地露出了笑容。他在重重赏赐了言烈之余,还当庭安排了他的庆功宴。

玄英站在众仙家之中看着这一切也是发自内心的开心——乱了千年的六界,终于要一点点恢复秩序了。

“小玄英~晚上宴会留下来参加吧~”从不参加早朝的月下仙人因知道今儿玄英要上天来听仙倌们做一个简单的述职,特地跑来等她。

玄英轻轻点了点头,意外地没有推辞。月下仙人赶紧冲一旁陪着的长芳主眼神示意,仿佛是在炫耀自己对玄英心思了如指掌一样。

“花界散仙玄英仙子可在?”天帝身边的一位仙倌大声说道。

该轮到玄英了。

言烈自觉地收起那人头退到了一旁,目光往人群里看去。

玄英今日做了打扮,不再是从前那身道袍,总算是有了些花神的感觉。一身水色的衣裙配着上头粉白的珠花,像极了古籍中说的凌波仙子。玄英这姿色,用倾国倾城来形容都是委屈了。

润玉坐在高台上看着逐渐走近变得真切的玄英,忍不住地便抿嘴微笑了。和方才听到捷报时的笑不同,似乎多了一份羞涩少了一份坦然。

“多年不见玄英仙子,如今都快认不出来了。”

润玉的声音分明柔和的如水,却似一把刀子般,瞬间割断了玄英心里的那根心弦。她只有呆呆地跪下,呆呆地说着公式化的台词,呆呆地感谢天帝。

时间真是最可怕的□□。

不过三年未见,她竟然对润玉的反应会变得如此不可控制。等她退下回到原先位置时,她的脑海里已是一片空白。还是在长芳主的提醒下才意识到已经散朝了。

站在殿前的言烈见玄英正准备离开急忙追了上去。

“玄英仙子!好久……不见。”

言烈气势汹汹地叫住了玄英,却只弱弱地憋出了这么一句话。月下仙人见了心里不断痛骂他没用。

“言族长,确是好久不见了。”玄英礼貌地回了话后,两个人的对话就卡在了那里,没有继续下去。可因为月下仙人和长芳主不走,他二人也只能接着尴尬地站着。

月下仙人实在看不下去这对小情侣了,拉上二人就带去了姻缘府说着什么接风洗尘又庆祝胜利的。

脑子本就稀里糊涂的玄英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被带走了。没给林夕留下一点机会去拉她一把。

看着玄英的背影,林夕抬头看了眼润玉。润玉正准备离开。许是因为听见了玄英的声音,所以他此刻侧着身子扭头看向了大殿门口。可他也只是这么看了一眼便走了,再没有别的表现。

这可把林夕急坏了。

润玉这淡淡的性子真是太坏事儿了。他当年要是从一开始就像旭凤那般热烈,可能现在娃都可以打酱油了。明明都摔过一次跤了,为什么什么都没学会?

林夕思来想去,还是先跟上玄英他们看看情况再说。

————————————

润玉的生活很简单。

凌霄宝殿,太清宫和省经阁组成了他大部分的时光。

下了朝的他,此时也不出意外地去了太清宫,一如往常地屏退了仙娥们独自一人待着。

她似乎长大了些,润玉看着手里还未送出的水碧玉想道。

这块玉何时才能送到那丫头的手里呢?

润玉捏紧了玉佩,又苦恼了起来——水碧玉虽然少见但毕竟不是什么名贵物件。大礼后送一来显得天界寒酸,二来这便成了天帝相赠。那夜他本想直接去了花界送了,但走了大半还是觉得不妥——他这样冒然造访该用什么名头?天帝探视,还是拜访友人?

他放下了玉佩,又召出锦觅留下的那盆昙花。他如今对玄英究竟是什么心思,润玉自己也有些说不清了。

玄英三年前离开时,他心里有些难过。那时他以为自己难过的是世上又多一个认为他是罪人的人。

可时间过得越久,他就越发觉不对。

润玉时常想起她,想起她坐在殿中安静喝茶的模样,想起她要一力承担花界过错时的模样,想起她酒后在自己怀里撒娇的模样,想起她问自己爱不爱锦觅的模样。

明明相处不过个把月,玄英的样子却深深印刻在了润玉的脑海里。

若说锦觅是一束照进黑暗里的光,那玄英便是黑暗中长出的一株花。她不像光芒那样驱走黑暗,却是扎根黑暗予以生命的希望。

可哪又如何?

玄英是花神,是个不满四千岁的花神,是份他只能默默守护的美好。

“咳咳……”润玉突然咳嗽了起来,印堂还有些发黑。

他定神调了调气息,过了好一会儿才算恢复。许是最近一年太为鸟族之事烦心才会让这邪气有了可乘之机吧。

“咳……咳咳……”

————————————————

“小玄英!你尝尝这女儿红!老夫我在那树下埋了百多年!香的很!”

月下仙人热情地拿过了玄英的杯子就倒起了酒。小小的酒杯根本不够他倒,看架势是巴不得玄英一人干了这一整壶。

长芳主皱眉看着月下仙人,虽然不舒服却也不好发作——她得信守承诺,帮着撮合言烈和玄英。这灌酒就是月下仙人计划的第一步。说是酒后既能吐真言又能乱性,怎么样都是好的。

“玄英还小,喝不了太多。”长芳主开口道。毕竟新花神酒后乱性还是要不得的。

月下仙人有些不开心地白了长芳主一眼,意在责怪她不配合。长芳主不语,低头吃起了点心。

“来来来,言族长~你也喝~”

月下仙人迅速替言烈也倒了酒。言烈没有迟疑,一饮而尽。而坐他身旁的玄英却迟迟没有动手。

玄英有了上次竹叶青的经验,自然是不会轻易碰酒。不过也不好驳了月下仙人的面子。她拿起酒杯轻抿了一口便放下开始向月下仙人讨教女儿红的由来。

“月下仙人,这酒何故作女儿红?仙人从未娶妻又何来的女儿?”

月下仙人拍了拍玄英的脑袋道:“傻丫头,那老婆饼里还没老婆呢!”他说着又替言烈和长芳主各倒了一杯,“凡间有一处地方,只要家里生了女儿,当年就要制一坛糯米酒埋下,待女儿家出嫁时再挖出来。所以才得名的女儿红~”

玄英听完后,又将那酒放在鼻下仔细嗅了嗅没有做声。面前的月下仙人热闹地招呼着一众人,宫娥们也坐在一旁开开心心地说着笑。玄英一双美丽的眼眸随即深深地沉下,心底又浮上了那个冷清的背影和那个冷清的宫殿。

“仙子,这杯酒我敬你。多谢你这几年来对鸟族的帮助。”言烈举起了酒杯,总算是对玄英说出了今天的第一句话,还是一句客套的不能在客套的话。

玄英微笑看向了他,却没有拿起酒杯。

“族长客气了。你我同属天界,又何来帮忙一说?”玄英变出了一杯茶,敬向了言烈,“玄英不胜酒力,今日以茶代酒恭喜族长平定叛乱。”

言烈笑着收下了这杯茶,长芳主也是对这番客气的对话很是满意,唯有月下仙人蹙眉想着法好让这二人再热火朝天一些。只是思来想去也没法,只能恨这小凤凰没自家那只凤娃来的热情。

“我听说仙子的承位大礼是六月?”

玄英放下茶杯,脸上依然挂着客套的笑容,道:“嗯,定在六月初四。”

“还有一月有余,不知仙子可否愿意随我去鸟族看看?鸟族众人很是感谢花界,请仙子务必让我们好好招待你一番。”

言烈是个千年独身的男人。他的想法很简单——带着玄英出去玩玩,自然会日久生情。而玄英也是个出生至今没碰过情爱的人。可女人的想法到底是和男人不一样的。

“待事情都处理完,那自然是好的。”玄英答应的很委婉,差一点就是拒绝了。但落在别人眼里,这却不过是小女儿家的娇羞。

月下仙人笑嘻嘻地拿起了玄英的那杯酒,道:“小玄英你别光顾着说话啦~来来来快多喝些~这酒老夫还多着呐!”

隔着辈分本就不好推辞,更何况这月下仙人和玄英差的不仅是辈分,还有身份——天帝的亲叔叔,天界的老前辈。玄英推辞的手渐渐地显得无力了起来。言烈看出玄英不愿,想要开口替她挡下这酒,林夕的声音就从门外传了来。

“月下仙人这也算是玄英爷爷辈的人了。没想到还欺负人小女孩,逼着人家喝你这口酒。”林夕说着就背手走了进来,自然地站到了玄英的身后。看他那模样,玄英不禁低头偷笑了一下。

月下仙人气的用拐杖敲了敲地后,站了起来对着林夕说道:“呵,这不是夜神大人吗?怎么今日不用去缠着邝露倒有空来老夫府上来?是实在追不上来讨要根红绳的?”

月下仙人是个恼起来嘴上不饶人的家伙,可巧林夕对上月下仙人这帮人也是骂死人不偿命的心态。这两人遇上,那可真叫没完没了了。

“这红绳倒是好。就是月下仙人怕不是年纪大了,记忆力衰退,这都忘了自己所司何职。居然妄想起来管神仙们的姻缘了?我这儿有太乙真人新炼的补药,你不如来一粒清醒清醒。”

“这药我看还是夜神大人自己留着清醒吧!老夫看了万年的男欢女爱奉劝夜神一句,强扭的瓜不甜~人邝露心里啊可只有我们那位天帝陛下!”

只有天帝陛下?

玄英的心里咯噔了一下,紧张了起来。她突然站起,停下了月下仙人和林夕的这场战争,道:“玄英多谢月下仙人招待。改日再来拜访。”玄英对月下仙人行了个礼,又转头对言烈道:“言族长,今日没能好好叙旧真是可惜了。这杯酒当玄英赔罪。”她拿起刚才还拒绝着的那杯酒,爽快地喝了下去,“各位慢用。”

说完,玄英就半拽了林夕跑出了姻缘府。月下仙人甚至都来不及反应,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玄英离开。半晌,他才急急地跺脚,道:“你们怎么都不拦着啊!!言烈你坐着干嘛?牡丹你刚才怎么不说话?!”

长芳主慢悠悠地品了品酒,起身优雅地理了理袍子才说话,“既然玄英与族长是两情相悦,你我又何必过多插手?言族长你说是不是?”

玄英一不在,言烈就恢复了一族之长该有的气度,自然地回答起了长芳主的问题,“长芳主说的是。既然玄英仙子亦是有情,那她早晚会是言烈的妻,言烈也不急在这一时。”

“这话族长还是省省去对玄英说吧。”

长芳主说完就直接离席了。她做了千百年的花界代主,本就不屑同天界之人多往来。别说是月下仙人,就是天帝在这她照样赶走人。月下仙人也是拿她没办法,只有第二次眼睁睁看着人走。一时之间,方才还算热闹的姻缘府变得冷清了起来。

————————————————

玄英拉着林夕出了姻缘府后就毫无目的地到处乱走,走的林夕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我说,你这么带着我是往哪儿瞎跑?”

一直没回头的玄英,这才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看林夕。

“邝露仙子她……是不是真的对……”

“曾经是,现在换人了。”林夕说着便得意地笑了。不用他多说玄英也明白了如今邝露心里的人成了他。

“那天帝是不是也……”

玄英第二次发问还是没有说完,就被林夕抢先回答了,“陛下心里只有过一人。你们花界的那位锦觅仙子,大名鼎鼎的先水神。”

玄英这回不再发问,而是走到了一旁看着静谧的天池有些出神。

“我想我是爱过的。”

玄英记得润玉的这句话,与林夕的话算是对上了。

可她又为什么会这么在意地去问?那是天帝,她的主,他爱谁谁爱他又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走吧。”林夕拉起了玄英的衣袖,“去见见被你们花界仙子伤透心的那位可怜人儿吧~”

玄英没有拒绝。在林夕的带领下,可以说是几步路就到了太清宫门外。她还没打好腹稿,林夕又急急忙忙通报了一声拉着她进了殿内。

“见过天帝陛下。”玄英跪在地上,行了个大礼以掩盖自己有些慌乱的神情。

润玉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到访吓着了。他下意识地抓起了放在眼前的水碧玉,像是怕被别人发现似的。

而始作俑者林夕站在殿上,满意地看着他二人的样子,顺便又做了件让他们更加慌乱的事。

“哎呀!我忘了邝露吩咐我去替花除草来着!你们慢慢聊,我先走了!”

此刻,太清宫里只剩了润玉和玄英独处,时隔三年的独处。

“起来吧,地上凉。”润玉率先开口了。

玄英慢慢地站了起来,抬头看向润玉,正巧撞上了他的视线。玄英赶紧挪开了目光,看向了案上的折子。她听见润玉有些刻意地清了清嗓子——是因为刚才相撞的视线吗?玄英又赶紧否决掉了这个想法,又用起了一番场面话来掩盖自己,“玄英多谢天帝陛下,百忙之中还来参加花界的承位大礼。”

润玉听着这番话,轻笑了一声。

“三年前便想问你,这么老派的话到底是何处学来的?本座三千岁时,可没仙子这么会说话。”

“我很快就四千岁了。”对于年龄问题,玄英还是一如既往地执着,瞬间没了娇羞女儿家的模样。

润玉走到她面前,点点头,道:“嗯,还差七百三十二年而已。”

“七百年很快的……!”

玄英依旧倔强地狡辩着。往日里一本正经的天帝则欣赏着这场由他亲手挑起的狡辩。他喜欢看玄英这样说着自己的道理,做着真正的自己。

这可能是因为自己三千岁时被迫压着性子扮演一个无欲无求的庶长子吧?润玉心想着,便像是安慰一样地说道:“是啊,很快……”

润玉说这话时,正肩并肩面朝门地站在玄英身边。得到肯定答复的玄英很快就回到一开始的害羞里,脸不自觉地开始泛红。

“陛下……”玄英吞了口口水,酝酿着准备说出那句想了三年的话。

润玉见玄英想同自己说话,特地转过了身子对着她等着话。在润玉的目光下,玄英的脑海里只剩下了心脏扑通扑通跳动的声音。

“陛下你……”玄英吸了口气,也转身正面对着了润玉。

目光第二次相撞,玄英依旧败在了那双温柔的眸子下。脸红心跳加速后,到嘴边的话拐了个弯,“陛下,你觉得我大礼那日穿这身好还是以前的好?”

玄英不带喘气地说完了现编的一番话,害怕地又低下了头。

“我很可怕吗?”润玉没有先回答玄英的问题,而是抱臂走回了案前。

玄英连忙摇头,却依然低着头。

“本座记得,仙子不是个这么爱低头的人。既然不是本座可怕,那可是这地上有什么宝贝?”

玄英正准备再编一个解释出来,就见太清宫的地上真的有了宝贝——是一块波光粼粼的玉佩。她不解地看向了润玉。

润玉又是笑笑,示意她捡起后才解释说:“一点小礼物,还望花神不要嫌弃。”

玄英双手紧紧攒着那水碧玉,看着天帝,心中涟漪又起。

“谢谢……”

玄英细软的声音似一支羽毛轻巧地落在润玉的心间,撩动着他。

仿佛是在告诉自己要冷静一样,润玉说起了晚上的庆功宴,“今晚的宴席,仙子不妨留下一起吧?应该会很有趣。”

玄英眨了眨眼,看向润玉问道:“陛下很期待这宴会吗?”

“老人家了,不爱热闹。不过那是你们年轻人喜欢的。”润玉回看向她,刻意地强调了一下他们之间隔着的年龄,想要断了自己奇怪的念头却也在无意之间触动到了玄英。

是啊,他们之间毕竟是差了万岁,自己又在胡思乱想些什么?玄英一双杏眼里的光亮暗淡了下去。

“玄英明白了。那玄英先告退了。”

“嗯。”

阔别三年的独处,如此收尾。

润玉站在殿内,看着玄英的背影,理智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在玄英半只脚跨出殿门之时,他脱口而出道,“仙子这样,很漂亮。”

玄英的脚步顿了顿,随即又加快脚步离开了太清宫。站在太清宫前,她捏着那块水碧玉,不假思索便直接去了上清天。

——————————————

姻缘府里,月下仙人正对着言烈愁眉苦恼的,不知该如何教这只凤凰像自家凤娃那样勇敢追爱。

不多时,彦佑就在仙娥们的簇拥下进了门。

彦佑是个讨女人喜欢的家伙,每次来姻缘府都被仙女们围着说话。最后都要靠月下仙人来帮忙散了人才行。可今日,月下仙人没那心情,只有靠彦佑自己了。

“仙人,我这嘴皮子都要说干了。你看能不能赏我一口水喝?”彦佑走到了月下仙人和言烈之间,挑了个位坐下。

月下仙人托着腮,白了他一眼,道:“你还知道来?老夫我这嘴皮也要说干了也没见人给我喝口水啊!”

彦佑知他定是玄英的事不顺利,便坏笑着道:“哎呀,我说月下仙人你这做了万年的姻缘怎么这时候倒糊涂了?要是这红线被彦佑我牵成了,你月下仙人的名号是不是该换人啦?”

“**姻缘那是积德的大善事~哪能用名号这种俗事辱了它?快快与老夫说说,你那脑袋瓜子里想到了什么!”月下老人这下算是来了精神。

彦佑站起来,插着手问道:“当年你家旭凤和我家小锦觅是怎么突飞猛进的,你还记得吗?”

“不就是凤娃追着她去了凡间,然后我红绳一系……”月下仙人说到这明白了彦佑的意思,激动地站了起来,“对啊!我怎么没想到?!”

彦佑拍着他的肩,说:“喏,这办法我是想好了。接下来的事,就交给红红你啦~”

“那是自然!”

这牵红绳的两人在激烈的筹划,而这当事人的言烈却只是坐在一旁不发声。他觉得既然玄英也喜欢自己,那之后的事都是水到渠成的,又何苦计划这计划那?不过月下仙人他们一片好心,自己也不方便推辞,只有接着倒了杯酒下了肚。

延伸阅读

星空之甲自强不息(二)  http://www.56bu.cn/bvfl.shtml
甄会好身体好痊愈,外债还清,没理由继续留在香苑,她只能离开。告别香主,自己背着包袱,

如果这都不算重生前往太子府  http://www.56bu.cn/ddss.shtml
“逆女,为父不管你和公主因为什么起了争执?现在,立刻去公主府道歉!知道本小姐受了威胁

耀世神阳第七章在线阅读  http://www.56bu.cn/xhzv.shtml
迎面而来的风刮得脸生疼生疼的,连带着眼睛里差点忍不住的水珠都给怼了回了眼眶。路衬星觉

两世之隔签字  http://www.56bu.cn/xg4d.shtml
张泉怎么听不出来刘天山最后一句话的意思?完美的进行下去?就是说只要自己放手,那么沈玥

舞月光第五章  http://www.56bu.cn/gvte.shtml
西蒙小少爷虽然娇生惯养,不适应林罗山的危险和难走,但是他这人爱面子,而且对心上人很真

就算全世界与我为敌圣山  http://www.56bu.cn/pow7.shtml
“你说你是灵界人,可是又没有兽耳……而且你通用语说得也不太好,还说自己不知道五界,这

逆天之国色天香(3)  http://www.56bu.cn/xyle.shtml
白青山脉,飞月峰,剑仙门。虽然很不科学,处于云雾之上的飞月峰却遵循着春暖花开,秋落东

网游之逆天之战之第一单生意(求鲜花)  http://www.56bu.cn/yihf.shtml
从刀疤冲向狄凡,再到他返回,倒飞在地,整个过程不到三秒钟。周围的人还挂着不忍直视的表

我凭实力拆游乐园[无限]第5章在线阅读  http://www.56bu.cn/6n0s.shtml
讨论结束得很快,夏知恬自始至终都没有发言。他脑子里始终嗡嗡嗡的,被塞进最深处的东西分

末世之杀神一颗珠子  http://www.56bu.cn/64eo.shtml
接下来几名执事弟子就带领着这些新入门的弟子去门内的内务处领取了必备物品并暂时安顿了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最强龙婿第七章在线阅读

    沈兮撑着地站了起来,揉揉被摔疼的屁股,太过分了,不说一声就放,也不给她一个心理准备。模样滑稽令人好笑。“南宫熠宸,我不和你玩了,哼,拜拜。”沈兮怕南宫熠宸又揪她衣领把她像拎小鸡一样拎起来,那种模样就算自己看不到,一定很可笑,很滑稽。盯着南宫熠宸生怕他有什么动作,沈兮往后退想要进入房间把门关上,南宫熠

  • 道临异世在线阅读第八章

    经过几年放假时在陈皮阿四店里的耳濡目染,林夕对于带装备什么的总算有所长进。考虑到七星鲁王宫的剧情,林夕右手拿了一把唐刀,外面用布包裹好,以免被人发现,左手抱着小黑;腰间别了一把锋利的匕首,为此她特地穿了一件风衣,能够将匕首遮挡住;背包里装了换洗的衣服、一个防水矿灯、消炎药、止血喷雾、绷带、几包湿纸巾

  • 全能魔法高手之一样的地方将别离(求收藏求推荐)

    熊浩和刘远走了过来,熊浩看向总经理恭敬的说道:“你好,总经理,这两位是我的朋友麻烦你让你一下好吗?”总经理看着熊浩坚硬说道:“不好意思先生,这位女士可以进去,而这位先生不能进去。”说着还指了指清羽和佳文。“总经理,总经理老板叫你接电话。”一个青雉的女声传了过来。“好的,我马上来,小怡你来这里看好这位

  • 滔天在线阅读第一章

    “呜呜……”一个奇怪的声音突然在孟村的夜空飘荡开来。那声音并不是很大,却是异常的诡异。酣睡中的村民听到这个声音后被惊醒,瞬间没有了一丝睡意,感觉到惊恐万分。孟村,是一个很普通的村子。孟村,又是一个有很多志怪故事的村子。村子的地理位置相对来说比较偏僻一些,但恰恰是因为偏僻的原因,免去了很多外面世界的干

  • 三国群龙传在线阅读第4章

    帝都大学,华夏文化研究学院。几位六七十岁的老人聚在一块,捧着一幅画念念有词。“布局得当,疏密有致,笔触简洁飘逸,有神韵有意境。”“看这山林,这江河,这云雾,寥寥几笔见真章啊!还有这五言绝句,美啊,太美了!老莫你这画哪来的?”被叫到名字的老莫,正是此次拿画过来鉴定的老人,莫长河,听到后笑而不语,可急坏

  • 我是反派大BOSS在线阅读第7章

    “抱歉,我们对暑假工的年纪有一定的要求。”四十多岁,魁梧雄壮穿白色工字背心,露出拥有健硕肌肉的手臂,以及上面的花臂纹身,偏偏此时此刻笑得特别温柔,还为了配合苏萌的身高,躬身且双脚弯曲。好和蔼好温油……然而此时此刻的苏萌除了用面无表情死鱼眼来表达她的内心外,实在找不出其他的表情,“……我符合您店外招聘

  • 浥水在线阅读第4节

    徐兰将手中的字幅展了开来,让两个侍候在一旁的下人将其摆好。徐朗和徐劭卿父子俩先是看到徐征明的台阁体就大感惊奇,再细细读了一遍那《潼关怀古》的小令,顿时被这词曲中的浩瀚抒情之气所震撼。徐朗原本武夫出身,对文学并没有多少喜好,甚至对那些文人迂腐发酸的文章甚为反感,但是看到这首小令末尾点睛之笔“兴百姓苦,

  • 今天也要开心呀第三章

    M.Y**不愧是现在国内最红火的大**公司,服务相当周到,即使对于嗯嗯这种编外人员也是车接车送服务到位。杜玄一直在家里等着嗯嗯,可是没想到不过两三个小时的功夫他就又被人送了回来。“怎么样?”杜玄忐忑地问他。嗯嗯照例先喝了口水,然后才抬头莫名地看向杜玄,“我不知道。”杜玄心里咯噔一下,直觉是这个二货又

  • 夜之觉醒在线阅读第9节

    齐晟将齐墨送去宸国,实际上有更深远的意义,在看到齐墨有意的去接近姬寐,他就将这个计划提前了。齐晟眼神冰冷的看了齐墨一眼,他走出了数步回过头,看着齐墨说道:“在宸国,有人会接应你,待在你的长庆殿内。”齐墨点了点头,他听着齐晟的安排只是做出相应的认同。齐晟要他去宸国自然有内应教他如何去做,后面一句话是让

  • 陆少的暖婚新妻在线阅读第八节

    夏子晴得到空气拼命咳嗽,小兰拍着夏子晴背道“小姐你没事吧?”夏子晴缓了口气盯着潇寒道“我真为你感到不耻,堂堂王爷欺负女人,你自己没本事休了我,也不敢杀我,你这手段也就如此。”潇寒冷冽道“来人,从今天起这女人搬到后院居住,每天和下人一起干活才能给她饭吃!”上官陌刚要说话,潇寒大怒“谁要帮她求情,就是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