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火影]堍堍闯战国第4章在线阅读

作者:小熊肖肖 来源:晋江文学城

卫瞻淇出了面试厅,回到候候试厅拿衣服。他的身影一出现在门边,坐在座位上的几个小姑娘就原本正聚在一起说话,正对着门的女孩子一见着他回来了,就像一只只小鸟从树枝上跳跃似的站起来,眼睛发亮。

动静有点大,让整个场地等待面试的孩子们都不由自主的去看她们那一桌。

女孩子里面有点敏感的刘悦言被人看的有点脸红,想要坐下,但周围的朋友们都站着,带她来面试的同桌吴笑还举起手手大大方方的对卫瞻淇招呼:“这里,这里,瞻淇我们在这!”

手上拿着外套,白衣黑裤的男孩子笑着走来的样子看起来像会发光。

这群生在千禧年之后的小孩本来就早熟,脑海中的美丑观念比起父母那一代早就优先萌发了不知道多久,而和美丑挂钩的情感态度,也随着**时代的来临,更早的被种植在脑海里面。哪怕腼腆的像刘悦言这样的小姑娘,在因为卫瞻淇脸上发烫后,也很快意识到这不是什么感冒发烧,而是自己因为喜欢而心动。

她更不敢说话了,就怕出糗或者被别人看到什么而打趣。好在卫瞻淇回到候考的地方只是拿遗落的衣服,为了不影响后面的面试,不能久留。而且吴笑等几个外向的女孩子明显就拉走了他的注意力。刘悦言看着他在工作人员引导下走远的背影,不知道是轻松还是遗憾的吐了口气。

“言言,你说我能选上吗?”吴笑似乎因为卫瞻淇对面试更加上心了点,原本她和吴笑只是来安乡的亲戚家玩,听说有个需要童星的面试,说不定能看见傅文靖和李嘉松,两个小女孩才抱着玩笑的想法来这面试看明星的。

结果傅文靖、李嘉松都没有见着,倒是见到了另一个一来候试厅就吸引了所有人眼光的卫瞻淇……

“瞻淇他肯定能入选的。所以哪怕选上我,做个丫鬟在一个剧组也好啊。”吴笑咬着指甲,小姑娘到现在只知道卫瞻淇的名字,坐在一起说话还不到十分钟,但她就觉得有点不一样,觉得要是错过了会可惜死的。

吴笑眼睛发亮,刘悦言本来也算上陪太子读书,现在也有些惴惴不安。

她还不大知道面试和表演算是什么,也不明白**圈权力投影下的暗流。可是大厅里娇娇嫩嫩的小女孩们凑在一起,又是唱歌又是念诗的,还有人直接穿着古装戏服来的。别说看出来多么像样,只瞧她们认真的阵仗,就够让人紧张了。本来无欲则刚,还能当做**人间,可是有的事情就是不能预料啊。

卫瞻淇像星星一样降落在她身边,哪怕只是来了又走,也给这个女孩心里埋下了种子。

————————————————

卫瞻淇还不知道暗地里又被他无意收了个女孩的心,不过也知道自己打眼,被他皮相迷着的情况上辈子不少,习惯倾慕和狂热并且利用它们,是他很长一段时间内的功课。

现在坐在私家车内隔着特殊处理的玻璃看这个时代的街景,镜面上的孩子除了一头短发,和上辈子没什么差别。只是上辈子十岁时来看街景,坐的是千金公主府上的马车——孀居衰老的贵妇人手上总是带着佛珠,但关于色相与声色的需求,可比她磕头拜佛的次数还多。

他默默的摸了摸平滑的右眼角,没有因为反抗而被捉着让长长的金护甲划出来的伤疤,自己是这座驾的主人,含着金汤匙出生的贵胄,而不是什么马车里被送给老女人当小点心的乐籍贱奴。

安乡作为影视基**打的城市,本身其实还是缺少相应配套的设施和身为一座城市的底蕴。起码锦海李家的酒店业务还没有开展到这,当然这并不代表安乡这座城市没有李家的资产,可李家六小姐是不准自己宝贝儿子住那些卧室都没有她换衣间大的地方。

她人在新加坡参加婚礼当伴娘,一个越洋电话打给国内的小姐妹请她们帮忙照顾,一个曾经特别喜欢和**圈内男星发展关系的富家千金就把这栋本来用来幽会的别墅送了过来。用这位最近喜欢健身教练的大小姐的话来说,**圈这几年鲜肉的南韩弱鸡风着实不对她口味,安乡这栋特殊位置特殊用处的别墅送给侄子当见面礼了。

但到了别墅,和李六小姐视频请安,正在酒店套房的室内泳池的母亲则给儿子讲了这栋别墅真正的故事。

“你看看这房子,哪里像是什么金屋藏娇的地方,你朱姨就是拉不下面子,她对那个包养的鲜肉可是动了真感情。他在那拍戏的时候,打着飞的给他从地球另一边赶过来过生日,结果就在这栋屋子里抓奸在/床。喏,她当时是气的让人打了那女的一顿,甩手走人,可没过两天看见微博上有人嘲她那小情人水货流量,她又心疼了,巴巴的过去复合。要不是她家里看着不像样子绑了回去结婚,也不会忍痛割爱了。至于这房子,她大概也是怕触景生情。你收着就收着吧。就是别再你朱姨面前提着房子原本做什么的了啊。”

李六,李澄琳今年三十出头,一向保养的好。她是锦海四大豪门之一的李家的“六小姐”,当家人李海生的长子幼女。但在她面前,李海生的几个儿女都得退一射之步,小报便促狭的把她的辈分提到了她叔叔姑姑们那一辈,故人称六小姐。

她出生时李海生早就过了创业时的筚路蓝缕,在锦海风云世界里的富贵乡永安里有一席之地。当做娇女千金的长大到十五岁,恰逢锦海的**业与经济正是颠峰狂飙的时期,她天生了好皮囊,玩票的客串出演了几部武侠剧,角色早期可谓毫无技术含量,全靠脸当花瓶。

就是这样,李小姐这个花瓶,在锦海熠熠星光的上世纪美人里也是颜值极其能打的那个,稍长几岁时,她玩心收了点,认真请老师学习,还接了不少电影女主角的戏份,家里又塞了点钱,在锦海富豪们一手遮天的时期拿了个最佳女主角。时至今日还是不少营销号提起老片美人里必须出现的常客。

岁月从不败美人这句话是谎言。正确的说法是,岁月从不败富家美人。

李六小姐出身好,嫁的好。在她看来痛痛快快玩了几十年,一朝被家里押回去结婚,不能和喜欢的鲜肉再继续爱情狗血剧已经是天大的悲怆,要小心翼翼的呵护着。哪怕膈应那房子住过的鲜肉和别的女人鬼混,也不能驳了正伤心的闺蜜。

“我已经让郑伯把房子找人消毒了,你就先委屈住个一晚啊宝宝,等后天我回国妈妈好好带你去玩玩。”

卫瞻淇不置可否的笑笑,照旧好好哄了李六小姐,喊“妈咪”再赞她耳边一对新得的耳饰钻色如火焰,正与李六的桃花颜色相对,明天可不好戴这对珍宝,夺了新娘风头不美。

李六自生下这个宝贝儿子,便丢给日夜保姆照看,换尿布什么的更是没有,一应母亲的艰辛除了生产与怀胎都未从吃过苦。长大后的儿子也从小给他长脸,不仅性格乖仔十二万分,面容深得她颜色真传,做什么事情都是拔尖的好学生,小姐妹都夸这个小外侄,什么东西都没有让她操心过。

卫瞻淇上辈子就是被李六这种富贵女人捧上去的,自然知道怎么哄她。这对母子相处像大人的是这个孩子,心眼多的也是这个孩子,李六做了几十年小公主,怀孕时看了保胎杂志育儿宝典还想东想西不知道怎么做个母亲,等孩子长大一点,发现做母亲和做女孩时没什么区别,就高高兴兴的接受了卫瞻淇的乖顺与哄弄,什么事情都给他做主。

这次卫瞻淇听说了《少年梦红楼》要来试镜,李六是打算找人托关系的,但乖宝要自己来,顺带在内地玩玩,李六心里还以为儿子小不懂上流社会与**圈的弯弯绕绕,又或者乖宝不想要不劳而获,心里默许了儿子这一点“天真”。这次和小姐妹们借房子是明面的,实际上是和小姐妹聚会放风说出儿子面试的事情。

在李家这个位置接触的闺蜜,非富即贵,小侄子找房子暂住,那么面试要不要打个招呼说一声这个孩子是我们家的呢?这可没有明着要角色,但背后站着这样的家族势力,导演组你确定你要刷掉他?

李六小姐在某些事情上是天真,但豪门交际的东西,从降生就点满。

她心里当然觉得自己家乖宝天下第一好,就是**圈底下什么样,李六也知道。不怕落选,就怕黑手。

六小姐心里面还笑儿子这点小大人难得的天真,实际上卫瞻淇知道这房子哪来的,过程就猜的七七八八了,而且作弊找关系的事情,卫瞻淇早有完全准备。

越洋电话打完,又是一通国内长途。没心没肺有点心眼没长对的母上不费劲哄完,就是后面亲爹这趟电话卫瞻淇打起了点精神。

卫瞻淇的亲爹是京城卫家的卫明宇,建国后的卫家的第三代人。京城世家子弟和锦海特区的富家小姐的组合,很容易让让想起时代变迁下大浪潮的姻缘,其实也没说错。

李六小姐回归那年在京城拍戏,华制前身的京影和锦海MVT联合出品制片的电影《故京钟楼》。不说投资——当年经济和当年内地电影一样刚起步,陡然见到这么大手笔的电影投资就十分让人咋舌了,但比起这部电影的背景和历史意义,金钱的奢侈还是小巫见大巫。

李家当家人李海生老狐狸,眼睛毒,属于锦海划归前就积极向内陆示好靠拢的锦海“太平仕绅”。底子也远比锦海其他几大家族干净。这部电影的意义看的远比任何人都清楚。李六小姐被塞进剧组也是合情合理——那个年代锦海系的片子里,女明星商业价值最高的就是李澄琳。

李六小姐那几年被小报笑是花瓶,气不过,下了点心学演戏,《故京钟楼》这部明摆的文艺佳片在她看来,是DADDY送的贴心礼物中的一个,欢欢喜喜的进了剧组,第一次踏上大陆京城,便认识了那年脑子一热,跟着师傅在片场学摄影打下手的卫明宇。

多年后这段婚姻已经名存实亡,可卫明宇和李六的爱情结晶,除了卫瞻淇,就是拿下了金獾奖,到现在提到华国被认可的电影便绕不开的《苏州河》。

这个金獾奖来的,别管卫明宇被诟病出身给了多少便利,在国内这个多年来都电影在国际上弱势的地位,就够卫明宇吃一辈子老本的稳坐国内一线导演位置了。

但卫明宇这个人……

习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卫瞻淇按了按额头,拨通了视频电话。

几乎在电话链接转成图像那一刻,他就听见声音迫不及待的从麦克风里振动着传出来,汹涌的音乐和混杂的人声浪潮般涌进别墅房间清净又空旷的室内,摄像镜头光怪的摇晃看几下,才定格在一张大笑着发红的脸的上,荧光绿色的眼镜上面的几道横杠闪烁着LED灯泡,也把这张脸上那被阳光晒的发黑的皮肤上的油彩显得更加浮夸。

镜头前的男人穿着大红色的热带花卉衬衣,解开的扣子里能看见锁骨那有一道疤痕,笑的一口牙白的像盐,对着镜头时明显还嗨着,先长长的怪叫一声,毫不顾忌形象的哈哈哈大笑,才得意完了:“音乐节,夏天,饮料,还有从世界各地来的穿着超短裙的漂亮姑娘,泪包蛋子你知道你拒绝的是啥吗?”

卫明宇眉飞色舞的说着说着,开始好好的英文就变成了母语的中文,母语也迅速往四九城墙根底下遛鸟的大爷的那发展:“你要是现在还后悔,咱辞了那倒灶的活,要我说那是嘛玩意,有这些个痛快!”

卫明宇一边说着一边原地转圈,镜头把音乐节周围穿着清凉的国外美女们逐个关照,不愧是阅尽人间美色的花花太岁,水平高眼睛叼,把妹手段也丝毫没有因为年龄减弱,一群风情各异的美人看见自拍杆上的摄像头欢呼着飞吻。

卫瞻淇努力让表情自然点:“爸爸,我想要自己努力试着去做点事情。”

卫明宇啧一声道:“你小子焉坏,自己努力,努力的第一步就推你亲老子我挡雷?”

卫瞻淇听这话便明白,卫明宇什么都知道。

他对外的人设一向是乖巧听话,成绩优异,就是最近有点叛逆,想要往**圈里走,证明点东西的小少爷。

**圈这几年蓬勃发展的确让顶尖的豪门权贵眼热,但真要让孩子去当“戏子”,除非是玩票,否则没的商量。真要往演艺圈发展的小辈,走的也是正路子的学院派,在电视与银幕上抛头露面的,除了无心继承权的李六小姐,锦海这些年也没有别人。

卫瞻淇的母系亲属只当他小孩子玩闹,李六又非继承人,李家态度自然宽松,准备让他玩玩,到时候再送到国外读书见识了一番,认为他自然会收心不会在**圈小道上。但父系的亲属却有点难掰扯。

锦海富豪之家,和内陆世家的对事的态度和标准是不一样的。

卫明宇和李澄琳的婚姻名存实亡多年,分居内陆和锦海老死不相往来,但二人婚姻的纽带连着的关系是不会断的,同理卫瞻淇一直在锦海读书,逢年过节却也要往四九城卫家当重孙拜会卫老太爷。他择业**圈,卫家是有资格插手和过问的。而挡住卫家的插手,最好不过于让卫明宇出面为他背书。

可问题是,卫明宇要是个普通的花/花公子卫瞻淇大有办法应付他,可他不仅在道义上是卫瞻淇肉身的亲爹,行事也让习惯做事草蛇灰线的卫瞻淇摸不着脉。

比如现在,卫瞻淇一直以为在国外做富贵闲人的卫明宇不知道自己在先斩后奏,可这个乐衷于吃喝玩乐的花花老公子喝了一口甜冰茶,咬着里面的冰块,一下子就把他的底给掀了:“先斩后奏的把戏,你老子我玩剩的,还跟我在这打哑谜。”

卫明宇把那镶满了LED灯夸张的眼镜戳着鼻梁推到头上,这样露出了全脸,还别说,本来遮住上半张脸的卫明宇肤色麦棕,容长脸嘴边还带着点胡子,颇似度假小岛白砂海滩上的亚裔有为富豪。

这张脸与清净优雅的卫瞻淇怎么看,都像是带着豪奢气息的黄水晶和翡翠那样看不出血缘。但这眼镜一推,男人全脸的五官和眉宇一出来,当父亲的那个的上半张脸的轮廓几乎拓印一般按在儿子脸上。

卫瞻淇每次看到这张脸,惧怕混合的厌恶感都会在胃里发酵。

上辈子出身低贱,乐籍的倡优生的孩子,谁知道父亲是谁?除了男女风月场上说的荤话谁会认一个野种做儿子?微贱的出身让他没有父亲,生存的阶层又天然被所有正常出身的男性轻贱,其中有权势和身份尊贵的男性天然与他对立敌视,卫瞻淇便毫不示弱的下手对付他们,手上染血无数。所作所为未尝不是一种报复性人格的初步症状。

到了这辈子,死了一次,他也从没有把肉身的父母当做父母。心态可谓白眼狼又小人。

可卫瞻淇一向两面三刀,面上功夫足。这对夫妻分居,李六不长心眼,卫明宇对儿子不上心,谁也不知道他前世便反骨又奸佞,打胎里就夺舍人家儿子,出世了心里酿着坏水,没少心里编排生他的这对夫妻。

“**圈是什么好地方?你要不知道,你大伯带的那些女朋友什么来路你不知道?少拿你糊弄你妈那一套糊弄我,你小子心里头有想法,就是出来推老子出来挨骂,也早做好哄我的功夫了,更别说会真急火火的去试镜。”

延伸阅读

玄幻:开局丢一个系统瘴气  http://www.hdyybw.cn/b7gb.shtml
西南山区,连绵不段,山势险峻,一直都是神秘的代言词。就在这险峻的山势里坐落着不少的山

小陆快跑第九章  http://www.hdyybw.cn/614r.shtml
中秋节当日。清晨之际,天色还未全亮,顾子深便在寝室里四处张罗。砰砰咚咚乒乒乓乓铿铿锵

本自同根生强者之心  http://www.hdyybw.cn/gq6o.shtml
昏昏沉沉,曹光冰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忽冷忽热的。冷的时候,便如同整个人都躺在冰窟之中,身

失灵第二章  http://www.hdyybw.cn/hn7.shtml
冲上去的赵一司身为假面骑士,有着普通人没有的机能,红色的甲虫型骑士,在70年前被称之

我可不可以喜欢你 顿悟  http://www.hdyybw.cn/a4dg.shtml
策马疾驰数十里,苏停云终于发现这地界大的不像话,心疑道莫非是无缝地图?可想来不至于这

东宫锁娇(重生)灵山脚下遇到恶鬼  http://www.hdyybw.cn/dxf9.shtml
师徒七人正在向着东边进发。此时,升起来的朝阳正洒在每一个人都脸上,他们都感到了十分的

[麻雀]区长手札之摔倒哥  http://www.hdyybw.cn/6pci.shtml
瞬,一个叫当家小三的角色便出生在编号2016的新手村,**10级前不分职业,到达10

灵龟湖畔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hdyybw.cn/pqyv.shtml
第一章杨过的大哥“头好痛啊,早就就不喝这么多酒了。”穆硕捂着额头,头痛欲裂,根本无法

晚唐新气象在线阅读第七节  http://www.hdyybw.cn/xp3i.shtml
李氏的奶嬷嬷管了家,首先做的不是对账,而是领着粗使婆子们把二房的院子搬空了,屋子里的

夏洛克的僵尸girl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hdyybw.cn/uiu9.shtml
“父亲,父亲…”年筠歇斯底里的狂哮着,双目痛红,承载着身体里的痛处向年河冲去。他抚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带着无限宝石重启世界在线阅读第8章

    沙奕秋和女子在屋顶上比试着脚力,两人的距离一直保持在三米左右。“哈哈,真好玩,她来找我们,我们却要去找她。”沙奕秋一直沉默着,过了一会儿他突然问道:“若我与鲨墨打起来,赢的概率有多大?”听到“鲨墨”这个名字,小个子女子不由得心中一凉,她道:“若正面交手,当今江湖除了何世宁外没有人可以胜你。”见沙奕秋

  • 不许欺负她在线阅读坠落的蝴蝶

    程思瀚注意到小欧这几天的情绪不太对劲,想了想大概也明白了原因,毕竟她这个年纪,也许是第一次离死亡这么近。她花了点时间去开导小欧,就像她之前说的那样,她其实并不擅长做这些事,并没有受到什么显著的效果。这天上午,程思瀚忽然叫住了小欧,“你可以借我一下你们学校的校园卡吗?我想去图书馆看一下。”程思瀚问过孙

  • 都是女人 (电视连续剧剧本)在线阅读第3节

    柳浩看到叶晨的泪眼,心里不由得疼了一下。又听到王霸在那里说:“叶晨,你别乱说话,我什么时候打你了,你脑子是摔坏了吧!”叶晨不说话,就在那里低着头抽噎着。其实你只要仔细看看,就会看到叶晨的嘴角有一个很浅的向上弯起的弧度。这样的情景让柳浩更加坚定是王霸欺负了叶晨,柳浩看着叶晨单薄无助的身体。没错,在柳浩

  • 杀白传第五章在线阅读

    王欢通过和这个女接待员的聊天,知道了她叫吴小莉,在这里工作一年多了,等到地方,王欢和吴小莉下了车.看见眼前的房子十分的好看,有200多个平方,旁边有停车室,一个小花园,周围全部围了起来,看起来十分的让人感觉到温馨,房子里装修的也十分的豪华,家电都有,两层高,王欢上下周围看了一遍,感觉都可以.就是周围

  • 古史寻根之三顾药仙

    1若是站在这处云头朝下望去,便能见到这样一幅怪异的景致。一道黑雾缭绕的黑色山脉线,将与它垂直的两座山一分为四。黑色山脉里的各座山头,树木漆黑成片,与其余四座树木长得郁郁葱葱,仙气弥漫的山形成强烈的视觉对比。那黑色的山脉之中,细瞧一座,能看见山头有长相怪异的产灵小妖,正赶着去到一处崖洞产灵台,为的是给

  • [戬心]东篱把酒黄昏后在线阅读第九节

    见金山找已经彻底的输了,秦风没有乘胜追击,而是将其扶稳后道:“金师傅,还想打吗?”金山找站稳,知道自己输了,输得那么彻底,面子上很是过不去,便发怒道:“在下技不如人,甘拜下风,但是,我还是会回来的,你等着!”“好,今晚九点,秦公馆,勿失信约!”秦风道。金山找闻言,不再迟疑,便领着三个小弟拂袖而去。哦

  • 重生之天王巨星第六章在线阅读

    六“你就是我父亲请来的教书先生?”雅蕊背负着双手,围着他绕了几圈,盯着直看。这教书先生有四十多岁的年纪,叫做孔孟,听说沈家招收一个教书先生,于是他欣然应聘,并且还成功了。可是现在这样被一个两三岁的孩子盯着,他心里突兀不断,眼前的这个到底还是不是孩子啊?总感觉她像一个小大人,这样盯着他很舒服。“嗯,从

  • 系统让我当渣男在线阅读第1章

    某府邸“事情……办好了没”“少主,您放心,我啊,已经完美完成任务了”那个在阴暗角落里的年轻男人呵呵一笑便挂断了电话,嘴角不禁一扬。“呵,看来,我要赢了啊,啊哈哈哈哈哈哈”炼器宗内“什么!这……这不可能的啊,我父母怎么会死呢”杨日辰急忙抓住了那传信的弟子要询问,不过话还没说出口便被打到在地。“哈哈哈哈

  • 老子就作弊了在线阅读第十章

    “好了,阮阮不哭了,别哭了好吗?”蓝甜甜取代了顾连城的位置,一把抱住了秦阮阮的人,伸手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好友这么多年,说真的,蓝甜甜还从没有见过秦阮阮哭的如此伤心的。嗓子都哭哑了,也不见她停下来,蓝甜甜一时之间还真有点无措。“阮阮……”顾连城见蓝甜甜抱着她,她依旧没有想要制住哭的举动,走上前就想自己

  • 问就是富的流油在线阅读第2节

    “咚~~~咚~~~”听着傅羽终于在那里开始切着东西,赵洳暄的脸上露出一副期待的表情。“你在做什么?是龙井虾仁?还是西湖小炒?”“吃的东西一会再说,我刚刚学了一种独家的美容法,你要不要试试?”“呵...美容法?”赵洳暄有些不信的问着,她可是很了解自己这位好友的,对方简直就是一个厨艺疯子,你要说对方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