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奇货(全)计策

作者:唐小豪 来源:纵横中文网

东院狭小|逼仄,位置偏僻,紧靠着国公府东外墙,一墙之隔就是街市,人声喧闹嘈杂非常,乃是整个公府环境最差的所在。

然而即便如此,当初苏氏还是肉痛了好一阵才把这院子分给王徽,原因就在于东院小书房后门外是个小院子,院里有棵高大的银杏,粗可两人合抱,浓荫蔽日,华盖亭亭,是消夏的好去处。

树顶又常有白鹭来飞,取杜子美“一行白鹭上青天”之句,又有多福多禄、平步青云之意,好在王徽是个女子,不能考取功名,不然苏氏是说什么都不会让她住东院的。

一大早,王徽就起身在小院里做功课,先绕着院子慢跑几圈,再打一套拳,做些轻巧的健身动作,一套做了半个时辰,就有些气喘流汗,心下暗叹这破身体终究还是弱,做这么点运动就不行了,到底还是得停下。

姚黄在一边服侍,见王徽收了式,就连忙过来给她擦汗,一边笑道:“少夫人,这些把式也是您在梦里头学的?”

王徽面不改色点头:“正是。”

“瞧着可怪有意思的,”姚黄扶着她进屋,又端过来净水,“那一招一式哎,我瞧着跟街上耍大刀的可半点不像,威风多了。”

王徽心中一动,看她一眼,道:“你倒精乖,看得出什么叫招什么叫式?”

姚黄吐吐舌头:“婢子也说不好,可少夫人您打得慢,婢子看着也就得趣儿。”一边说一边绞湿帕子给王徽擦了脸,右手还在比划:“您看,我还记着好几招呢,是不是这样?嘿!哈!”

那动作做的,虽还带了几分脂粉气,但竟是丝毫不差。

王徽颇为惊讶地看了她一眼,不想这原主身边卧虎藏龙,伺候的丫鬟竟也是个学武的好苗子,当下沉吟片刻,就道:“你做得很好,只是还有细微偏差。你可想仔细学学?”

自古武道,都有童子功一说,但到了银河帝国那个年代,古代武学早就没落,王徽在军校所学体术,也不过是技击格斗、擒拿互搏之类的“外家功夫”,至于那些须从小就易筋洗髓、非骨骼清奇者不能练的所谓“高深内功”,什么飞檐走壁、一拳头下去能砸碎千斤巨石的,多半也是杜撰的,若真存于俗世,只怕早翻了天了。

所以姚黄虽然已经十来岁,但到底年纪轻,身子骨正在发育,又有兴趣,只要勤于练习,肯定能有一番成就。

姚黄喜形于色:“求少夫人教我!”

王徽微笑:“眼下我身体尚未恢复,待过几日大好,自会教你,也要叫着魏紫一起,这些东西你们都该开始学了。”

为日后大计着想,她身边的人就算不能全部武功高强,至少也都得有自保之力才行。

姚黄两眼发亮,显然是十分热衷习武,喜道:“从小我就爱这些,却总是挨我娘的骂,说没个姑娘样儿,不想却在少夫人这里一偿夙愿。”

王徽又问:“你一早便过来了,赵粉可有异动?”

姚黄道:“少夫人放心,那丫头睡得死猪也似,还打小鼾呢。况我把房门从屋外插上了,她在里边出不来的。”

王徽不由皱眉:“这如何妥当?你快回去,跟在她身边盯紧便是,锁起来就过分了,只怕她到了苏氏那边又有说头。”

姚黄嘟嘴:“少夫人锁个把自己的奴才,夫人又管得着了?”嘴上这么说着,到底还是去了。

#

王徽还穿了昨日的宽袍,给自己绑个马尾,拾掇好,魏紫就过来了:“少夫人,四姨娘醒了,要跟少夫人道谢道别,在堂屋候着呢。”

王徽点头:“你让她先不忙走,就说我留她一起用早饭,记得多上些暖胃的汤水,凉的就算了。”

魏紫神色一滞,刚想开口,王徽却道:“你无需担忧,豆绿知道该怎么做。”

果然,不过一时,魏紫就又来禀:“我才说叫些暖胃的早点,四姨娘就打发挽桃去了大厨房,还叮嘱她不要提是在东院用的饭。”边说脸上还带了笑。

王徽颔首而笑,豆绿这妹子,果然伶俐。

到了堂屋,豆绿果然穿了那件玫紫色绣缠枝木兰的褙子,下面是海棠红万字不到头的马面裙,这两个颜色显老,本不适合妙龄少女穿,但到了豆绿身上,却将她衬得更加娇艳妩媚。

豆绿一见她,就要起身行礼,王徽紧走几步把她按住,道:“你身子还虚,就不要多礼了。”

豆绿深深看了她一眼,转头对扶柳道:“你出去把着门,谁都不许靠近这里。”

看着扶柳关上了门,豆绿这才回过头来看向王徽:“赵粉没跟着少夫人吗?”

王徽道:“她还睡着,姚黄和她在一处,你有话直说便是。”

豆绿点头,把霜降提议驱邪的事说了,又补充道:“这回说是要‘日日关着’,夫人还说有此一事,您以后再到外头说破大天去,也没人会信了。只怕……”她顿了顿,面露担忧,“只怕是还要延请宾客前来观看法事。”

王徽面色平静,问:“可说了是何时?”

豆绿摇头:“这个未曾。”想了想又道:“夫人还说,就这几日里,就要把霜降开了脸给世子爷送过去,妾估摸着,延请法师、张罗道场、下帖子到各府请客,都是要紧差事,应该不会早过霜降的喜事。”

王徽点点头,倒似对此事完全不上心,反倒开始关心豆绿的身体情况:“你身子可还好?肚子还疼么?现如今能走路了?若是不行便先在我这处呆着,无妨的。”

豆绿和魏紫都没料到她会直接转了话题,不禁对视一眼,魏紫微皱了眉头,豆绿忙笑道:“少夫人放心,我这老病根了,可也就是月事第一日会疼,后面几日就是腰酸点,走路是无碍的。”

王徽又问:“那你为我送来一桌好吃的,又在我这里过了夜,是瞒不过溶翠山房的,母亲知道了,可会责怪你?”

豆绿见她竟是绝口不提驱邪之事,心下不由越发讶异,回道:“少夫人放心便是,夫人若问起,妾自有说法,不会受责罚的。”

王徽就点头微笑:“如此甚好,我昨夜还担心了好一阵呢。”

正说话间,扶柳敲门,在门外道:“少夫人,姨娘,早饭已得了。”

豆绿还想说什么,王徽却道:“咱们这便过去吃饭罢,早吃完你也好早回去,现如今天儿还热着,待会日头毒了,走路可不好受。”说着便过去开了门,率先走出屋去。

豆绿和魏紫跟在后头,两人就忍不住大打眉眼官司,交换了好几波眼色,却依旧是不得要领,心下对王徽的行止越发猜不透了。

吃饭时,豆绿几次想开口询问,却都被王徽压住了话头,直到两人都搁下筷子,竟也没谈半句有关驱邪的事。

王徽一直把豆绿送到东院门口,豆绿一直没逮着机会说话,眼见再不说就来不及了,遂朝魏紫使个眼色,魏紫会意,就轻轻了扯王徽的袖子:“少夫人,四姨娘好像有话要说呢。”

王徽这才笑呵呵转头,意带询问:“豆绿要说什么?”

豆绿忙道:“少夫人可有法子应付那驱邪之事了?您若不放心说与妾听也无妨,只是须得小心防备,夫人在府里一手遮天,您昨日那样冲撞她,我看她是真怒了,您千万不可大意……”

王徽笑吟吟瞅着她,看到她神情里含了真切的关怀,跟昨晚的虚应故事截然不同,可能连她自己都没发现。

看来昨晚那一通功夫做下来,并没有白费力气嘛。王徽心情不错地想着。小姑娘到底还是年轻,就算生活在古代宅门刀光剑影之中,再如何早熟,那颗心到底还没有硬到一丝缝隙也无。

心里这样想着,她面上却正色道:“我明白你的意思,我自当小心谨慎,也不是不方便说与你听,只是毕竟夫人爱重你,我在府里也是个没脸面的,你与我走得愈近,就只会愈发陷你自己于两难之境而已。”

豆绿闻言,愣了愣,方才心头难得生出的急切关怀蓦地褪了下去,她淡淡看了王徽一眼,嘴角撇出丝笑容,心说终究还是信不过我,嘴上却道:“少夫人多虑了,夫人和少夫人婆媳情深,便是有龃龉也只在一时,妾不过是仆婢之流,哪儿有什么两难不两难呢。”

说罢行个礼,就要走人。

王徽有点好笑,以她一双利眼,豆绿嘴角一弯,就能猜透这小丫头的心思,她不过说了几句话而已,这么快就别扭了?美人心都这么善变吗?

于是元帅阁下赶紧补救,作出真诚又恳切的神气来,道:“豆绿,你是不是误会了,我并非信不过你,只是你特意来告知我此事,我心中已是十分感激,更何况去年……”她垂下眼,露出愧悔之色,“终究是我对不住你。所以此时此地,就更不想把你再牵连其中。”

豆绿和魏紫都愣了。

少夫人,竟然……在为去年的事道歉?

魏紫心里快要被感动死了,心里已经拜了一万遍神佛,故太太托个梦就能让少夫人改变至此,想太太九泉之下也可含笑了。

豆绿心情更是复杂,她想过许多种王徽示好的方法,却从不曾想过她会主动为那件事道歉。回想起那夜孙浩铭的凶狠粗暴,第二天自己又惊又怕哭着把少夫人当做最后的救命稻草,却被少夫人疾言厉色斥为狐媚子,一个字都不肯相信自己的辩白,到最后自己心灰意冷嫁了那丑陋的世子爷做小……

一回想这些,豆绿就浑身发冷。

也是从那天开始,她知道了少夫人从未把丫鬟当人看过,就逼着自己用美貌做武器,谁有势力有脸面就投靠谁,情分再深也深不过一个利字。

甚至她昨天主动来找王徽,也是因为白天看到王徽不同往日的行为,心里觉得有利可图,这才想过来一探虚实。

可是……

她抬头看到少夫人温和的眉眼,想起昨天晚上她颤巍巍把自己背起来,又轻柔地为自己揉肚子……

豆绿抿紧嘴唇,不敢抬头看王徽的眼睛,只是动作生硬地行个礼,道:“少夫人言重了,妾当不起。”而后再不多说什么,带着挽桃和扶柳匆匆离开了东院。

魏紫看着豆绿离开,急道:“少夫人,豆绿她好像不太相信您,怎么办呀?”

王徽笑了笑,转身往回走,边走边道:“我只把该说的说了,她信或不信,也由不得我。”而后忽然停住脚步,看着魏紫,眯眼道:“另外魏紫,你须记住,豆绿现下是妾,而我是你的主子,我永远不需要急着去取信豆绿,而你,便算是跟豆绿感情再好,也别给我本末倒置,明白吗?”说完转身继续走。

魏紫就把这番话吓出了一身冷汗,一边暗骂自己光顾着豆绿昏了头,一边紧走几步跟上王徽。

进了堂屋,王徽就吩咐:“去告诉姚黄不必盯着赵粉了,既然豆绿能应付苏氏盘问,咱们也就没必要拘着她打小报告。”

魏紫偷瞄王徽脸色,见她神情平静,不像动怒的样子,心下稍安,连忙躬身应道:“是。”

#

王徽优哉游哉走到小书房,在小榻上躺了,闭眼假寐想心事。

她并不像面上表现得这般轻松,其实在听到这件事的时候,她心里就已经开始盘算了。

要想出办法来,一点都不难,她一眨眼就冒出好几种解决方案;但说到每种方案的可行性,就又难上加难了。

所谓计策,有前计后计之分,前计就是在事发之前扼杀,后计则是在事发之后补救,力图把损失降到最低。

前计一:请豆绿出面帮忙,把苏氏想要驱邪的心思劝住,或者劝不住,至少也能缓上一段时间,给她培植自己势力甚至反击的机会。

前计二:请娘家人出面,或是王家,或是逝去的生母付家,据说付家还有个女儿在宫里做妃嫔,若能为王徽说句话,想必是管用的。

前计三:找孙浩铭或者孙敏出面说项,这两个人都是能对苏氏产生重大影响的,只要他俩肯开口,苏氏肯定会歇了驱邪的心思。

后计则只有一个,就是驱邪之后,她肯定会背上身染邪祟的恶名,到时候就自请去庄子或乡下长住,一来可对国公府诸般人事眼不见心不烦,二来也可借机发展自己的势力。

但说来简单,这几个办法却一个比一个难做到。

跟豆绿的关系才刚刚有所缓和,况且自己已经放了话,说不愿将她牵连其中,现在当然不好自打脸向她求助。

而娘家人,自己在国公府受苦这么久,也没见王家探望过一次,甚至信都不曾来一封,足见父亲和继母对自己的态度;而付家那边,据原主的记忆,已经断了联系至少六七年了,两家都住在金陵城里,却这么多年硬是一点音讯都没通过,连逢年过节的节礼都不曾有,付家小姐在宫里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也不得而知,可见这梁子是结大了。而且王徽隐约知道这事儿的罪魁祸首是原主自己,故而在没弄清事情原委之前,她暂时还不打算跟付家接触。

至于孙氏父子……王徽挑挑眉毛,干脆越过不再想了。

那就只剩下一个后计,这个就更难了,且不论自己定居乡下之后如何高效快速地发展势力,单论那个要命的“身染邪祟”的名声,在古代就够她喝一壶的。“邪祟”当然也有离开的一天,但何时“走”,还不就是苏氏一句话的事?她若有心,让自己一辈子都身染邪祟也是大有可能的事情,而自己现在两手空空势单力薄,若再背个坏名声,那可就真的寸步难行了。

想来想去,王徽又把目光转回了第三条前计。

孙氏父子看起来最不可能帮她说话,但仔细想想,这俩人一个好龙阳一个好女色,且都蠢笨不堪,喜好和弱点都亮在明处,若施以巧计,没准还真能搞出些名堂来。

只是具体如何操作,还得好生合计合计……

元帅陷入了沉思。

#

却说豆绿回到自己的添香馆,只觉腰酸腿痛,下身凝滞,且又有隐隐作痛之感,唬得扶柳连忙搀着她躺到了床上。

躺下后才觉得稍微好些,豆绿就闭了眼,心里也在盘算驱邪的事情。

想了半晌,王徽的脸总在眼前晃来晃去,豆绿猛地睁开眼,恨恨说道:“罢了,便先去打听一番,也不亏什么。”

说罢便唤扶柳进来,如此这般叮嘱一番,末了又道:“速去速回,挽桃年纪小,我不放心她,你就别告诉她了,若问起来,就说去徐记给我买松子糖吃。”又指着百宝阁道:“去匣里自己拿一两银。”

目送扶柳出去,豆绿重重躺回床上,闭眼想小睡一会,却发觉怎么也静不下心来。辗转反侧良久,才苦笑摇头:“你是怎么了?她一番作态,尚不知用心真假,你就如此不长进了?”

不一时,扶柳回返,附于豆绿耳边,轻声说了几句。

豆绿一呆,半晌闭了闭眼,缓缓叹出口长气,低声道:“也罢,少夫人,我为你做了这事,权当报偿你背载之德、揉腹之恩,此事一了,我也就不欠你什么了。”

打定主意,豆绿顿觉浑身松快了许多,看着莲花漏已近辰时三刻,便起了身,吩咐道:“伺候我换衣服,我该去溶翠山房给夫人请安了。”

扶柳就过来伺候,豆绿心中一动,道:“去看看小灶房还有没有胡椒水,去取些来。”

就有小丫头一溜小跑地来回,送了一盅胡椒泡的水进来,豆绿关了房门,把袖子一角浸在里面。

延伸阅读

中格威小家电加盟  http://www.deuxonline.com/6qes.shtml
佛山市中格威电子有限公司始建于一九九六年九月二十六日,是广东志高企业集团核心成员,一

巧虎欢乐岛加盟  http://www.deuxonline.com/6duw.shtml
2014年12月,倍乐生集团与骑士堡国际事业股份有限公司通过巧虎欢乐岛授权合作,携手

金盟加盟  http://www.deuxonline.com/xfug.shtml
金盟机械,座落于龙口市市政府中心。西距龙口港20公里,东距风景秀丽的蓬莱阁20公里,

石河子凉皮加盟  http://www.deuxonline.com/ustv.shtml
在炎炎的夏天里Zui喜欢吃上一碗凉皮。石河子的凉皮切成指宽的凉皮,浸在红红亮亮的汤汁

佳友加盟  http://www.deuxonline.com/avfs.shtml
佳友包装盒总部成立于2010年注册资金为530万元。现有工人40人。坐落在工厂林立、

凯龙加盟  http://www.deuxonline.com/xvw9.shtml
凯龙红糖是以生产调味品、糖、干货为主,集产供销、研发和品牌营销与一体的现代化食品企业

龙王渔具加盟  http://www.deuxonline.com/ucim.shtml
或许是意识到了人们对钓鱼的爱好得到了充分的“挖掘”,无数的商家意识到这个市场的利润,

金巴利陶瓷加盟  http://www.deuxonline.com/6ayh.shtml
金巴利陶瓷,隶属于广东金巴利陶瓷有限公司。一个拥有悠久生产历史的陶瓷专业制造商。自从

芬菲化妆品加盟  http://www.deuxonline.com/xng7.shtml
芬菲化妆品是澳大利亚特丽莎国内外有限公司旗下个人护肤品的品牌,是一个纯粹的“成分主义

赶集网加盟  http://www.deuxonline.com/gzpf.shtml
负责当地赶集网的业务,按时完成公司规定的业绩任务。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超次元网游:无限火力在线阅读第二章

    “这是?!”跑出帐篷的士兵们,他们没有看到缓慢步入战场的轰炸机,他们看见的是,两架炼金飞艇在空中扔下了无数的炼金炸弹,而地面的虫群连最后的嘶喊声都没有发出,就被淹没在火焰之中。“这是什么?!炼金炸弹的威力应该没有这么大才对!”众人无法理解,在他们的印象中,除了禁咒之外就只有魔导团的六级以上的魔法或者

  • 四界玄门在线阅读第四章

    “万法本源,修炼至圆满,身具鸿蒙神力,一拳可灭世,一拳可开天,ròu身亦不朽不灭……”领悟之后,林浩心中兴奋更甚,立刻修炼。当即,林浩全身血ròu骨骼震动,有着一股股,强横无匹的气血之力,源源不断的弥漫而开。林浩的ròu身气血,也以惊人的速度,在疯狂的暴涨。千钧之力!三千均之力!五千均之力!九千均之

  • 重生澎湃时代在线阅读第三节

    第二天还没到中午时分,武道会已经是人山人海,在这里等待比赛的开始。首先走进来的是凤凰城的四大城主之一剑灵江,身穿灰色长袍,手中拿着一把长七尺佩剑漫步而来身上散发出来的剑气让人感觉到强者与弱者之间的差距。接下来走进场的是姬芮如燕,紧跟其后面的是御神风。只见周围人群不停的有人在说:“四大城主的义女是真的

  • 冬日热恋第四章在线阅读

    第四章蛟原来这是天狐是让人族修士给弄成这个样子的,为的就是让她活着,他们每天会把她从镜子里面拉出来抽取鲜血,然后再把她放回去。那镜子中有自动疗伤的功能,那群人就那么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抽取她的鲜血,听说用天狐的血液打造的兵器,会比同等阶的兵器强上许多。而且有几率能让刚出炉的兵器提升一些品阶,后来人们发

  • 三国霸业在线阅读第五节

    “嘟——嘟”闫子然不可置信的看着被挂掉的电话。这还是他第一次找许棉棉,被她拒绝还挂了线。以往的许棉棉不都是死皮赖脸,怎么赶都赶不走的吗?对于他的要求,更是有求必应,哪怕会因为苏珊的事狠下黑手,但一换到了自己面前,那次不是软得没有了底线?这种得知自己亲手送了她父亲入狱受审,还在问自己爱不爱她的女人,居

  • 三国之锦绣山河之真心伤不起

    “今天你们的表现很不错,所以呢,上级为了要嘉奖你们,决定中午的时候给你们加餐。”003他说的时候满嘴的阴险,似乎“加餐”二字还要值得斟酌。别说是董豪瘦弱的样子经不住折腾,在他前面的大个子都是经不起肚皮的召唤,即使在千里之外还是能够听得见咕咕咕……的声音。初来乍到的董豪以为加餐二字就是要去吃饭,但是眼

  • 碧落和鸣之第二章(4)

    于子羡轻笑出声,真是个古灵精怪的小丫头,确实,比起他亲自出手,还是自刎谢罪更有助于提升星尘阁的名声。“呸,自刎?步音尘,你不就是个被关其骁护着的废物吗!星尘阁关其骁的关门弟子练了十年还是无法聚气,说出来真是让人笑掉大牙了。”罗万吐了口唾沫,蔑视的说:“离了关其骁,你什么都不是!”说完当即拔剑朝步音尘

  • 嫡女为谋在线阅读第三节

    华夏作为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之一,有着悠久的民族历史传承,自从百年以前,漫长的近代屈辱史开始,华夏人就一直致力于重建华夏古时天朝上国的那种威仪。重现煌煌盛世,再使万国来朝是华夏人步入21世纪之后最渴望追求的,连华夏的最高领导人都提出了实现华夏梦,实现华夏民族的伟大复兴的口号。而昊天玉帝以一敌九,强势斩杀

  • 从海贼开始的轮回在线阅读第2节

    “宋羽,来这儿吃饭?”另一人问道,脸上写满了明显的不怀好意的好奇。“嗯。”宋羽不想多说。好不容易约到了齐临的人,为了表示诚意,她特地选了盛悦这家高档饭店,虽然也想过可能会不走运的遇到以前上流圈子里那些旧识,却没想到真就这么不走运。“真巧,我们也是过来聚会的,一起过来聚聚吧!都是以前稷下学府的老同学,

  • 和傲娇竹马官宣了第十章在线阅读

    “什么!”柳紫嫣一愣,而后红着脸大骂道:‘你这个小流氓,你再说一遍!’李无风一脸平静,声音清冷的道:“怎么,难道我说得不对?从中医的角度看,你的唇色略微发紫,说明你体内有淤血未散,双颧微红,气阴两虚,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平时应该有月经不调和痛经之症。另外你小便尿分叉,这是因为你有内分泌不调而导致的免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