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剑灵卧谈会成长中的失望

作者:舒语谣 来源:晋江文学城

在一片同样氤氲的空间中,张梓沉浮着,不过这次的氤氲空间不是光明的了,反而是由着灰暗的色泽笼罩着。张梓就像是漂浮在水面上,不过,他的思维却是跨越着维度。

闭着双眼,但感觉整个思路都被扩大了,如果说以前感知事物靠的是视觉听觉嗅觉,那么现在张梓一定拥有了传说中的神念了吧!世界太小,仅凭着现在张梓的神念就能随意跨越空间,以往没有看见过的事物被飞快地浏览,但是在张梓想要静静欣赏山水美景的时候,却总是看不完整。原因无他,张梓停不下来,他跨过了高山越过了大海,但那都不是和张梓相呼应的地方,现在他忽然理解了老者——老者也像是在做一个类似的旅行,碰见一个身心志向有相似之处的人就会停留下来,与他聊一聊。这样的人或许能成为友人,而道不同的人虽不至于不相为谋但再熟悉也会有几分陌生之感。一路感知,一路景色,而无论是什么景色都会成为过往云烟,所以无论是济水还是嵩山都成为不了停靠的站台,唯有遇见与心灵遥相呼应的一件事一个人,才会停下来吧,至少,对于张梓是如此。

时间慢慢的晚了,张梓的思维飘到了一个公园的上方,在这里他慢了下来,心中的七情六欲之中的悔意忽然荡漾。

“我在后悔什么?这世上还有什么事情能够让我至今还留有悔意?我这么正直又不歪风邪气,嘿哈。”张梓心想着,人这一生能够后悔的事多的去了,但时间不能倒退所以世界上是没有后悔药的。人不能活在过去,一时吐槽吐槽尚可,但是若是一直后悔那就是懦弱的表现了,我有过后悔的时候么?肯定有过,但只会存在于过去停留在过去消亡于过去,那,此时感受到的这别样的悔意,又是何故?

渐去的夕阳下,人们都回家吃晚饭了,人影稀疏,在公园的某一处孤独地坐着一个男子,他看向昏暗的天空,身体两侧还洒下了西去夕阳的余晖,低声喃喃道。

“来人生这一遭,真是苦啊,快乐的时候少有,现在想想,有多少遗憾和后悔的时候,不过,人会真的后悔么?或者说,如今的我看过去,会有悔意么?做错了一件事,坚持了自我,亦或是···”

这就像是心灵上共鸣的一个人,亦或是,张梓这些年所思索所空想所幻想的一部分在这几句话中得到了真实的写照。

幻想?空想?是啊!很多事张梓并没有经历过——常人没有经历过,从不将心比心,对他人的经历随意评论;从不考虑他人的感受;张梓胜过常人数筹,也不过是沙场模型上空谈罢了,还不是悠闲地坐在椅子上,想着自己身上根本不可能发生亦或是短时间内根本不会经历的事情。

“前车之鉴,后车之师。如果我在空想的思索中已经大致地体验了一遍,遇上那样的事情,就不会多犯前人的过错了吧。”张梓看向天幕,斜阳只剩下最后的一点,而公园中的男子还在无声地叹息,这就是男人啊,心中有了些感慨,便说道,“男人的伤感总是表现在晨曦或是暮阳之时,总是表现在无人时候。所以说起来还挺可怜的,为了卑微的自尊心,孤独的承受着一切痛苦,伤了累了病了支持不住了,也不对外人说。旁人在的时候,男人会倔强地坚强,他人不在了,也许下一刻就佝偻着身子如蝼蚁般跪在地上,发出低沉的一次次悲鸣。挣扎着,继而渐渐地昏迷过去。女人能够看见男人的失态都是在男人失去意识或是睡去的时候,谁不希望在别人的眼前显露自己优秀的一面呢?所以这就是卑微的自尊心吧,但几乎所有男人皆是如此,或许只有我这种佛系的人才会不掩饰自己的缺点吧,毕竟,我也没遇见一个真正让我倾心的女人。”

“要是遇见了,我还不是只有说一句真香。”说到最后,张梓还调侃了自己一句。

话语落下,渐渐的,张梓忽然感觉到了凝实,就像是脚踏实地了。

脚踏实地?张梓瞅了瞅四周,再看了看自身,哦,自己已经落在了公园之中,而身体不再是思维的虚幻,而那个男子就在自己的不远处,思索着,也不知是否迷茫。

公园的这一处就像是只有两个人了,夕阳已殁,黑夜降临,张梓看向他,昏暗的天色中只有心灵的变化在荡漾。不知为何,忽然想起了一句话,便低吟了出来。

“···走出了沼泽脚下仍是荆棘,越过了大山之后是一座更加高不可攀的山,徘徊于野草幽径,梦回了山野林间,却还是迷失了方向。”

“你是谁?”

————

男人回过头,眼眸之中有着惊疑和思索,更多的是惊讶吧,他再一次沉声问道,“你是谁?”,在问完之后忽然发现自己的语气言语之中似乎有几分质问,便补充道,“你的话就像是重鼓敲打在我的心上。很久,很久我都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了,这每一句话就像是我人生的真实写照,但也只是我前大半段人生的,某一日我为了我自己写过类似的文章,语句和你说的差之不多。我很惊讶,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会突然说出这句话,哦对了,我叫王梦。”

这几句话是他写的?但于自身而言也有几分熟悉的感觉,张梓这些年写的文章多的去了,雷同的一句话,可以有不同的作者。思索至此,张梓诚实地回复道。

“我不知道,就像是水到渠成一般,我自然而然就说出了这些话,你自我介绍了,那我也稍作介绍吧,我是张梓,弓长张,木辛梓。”

“坐。”王梦示意。

“嗯。”

————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王梦向着周围随意看了一眼,本来就少的人如今在此处的公园中消失了踪影,王梦有些怯意但却很快掩饰了下去,在这方面他就比不过张梓了——张梓在这方面的性格大致是遇见不可控力的时候就两手一甩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反正我穷尽一切努力都改变不了那么既来之则安之。人最惨的命运不过是失去所有,所以,做好了最坏的假设性打算,那么其他的结果也就能更好地接受了。

“其实,人在看他人面对人生经历的选择时,也是在印证自己的本心。所以永远不要想着仅仅靠自己就能思索一切,斩断一切,谁让我不是假面骑士王小明呢。而没有凡夫俗子的衬托,超凡脱俗的心态又从何说起?因此多去看看世间人的选择总是会有收获的。”坐下的时候,张梓心想道,又听见王梦的话语,便不再思索,因为思索总是令人容易出神,而出神就会忽略甚至于忘记身边的一切。

王梦见张梓回过了神,便继续说道,“我不知道你为何突然出现在这里,但我感觉就像是遇见了一个同类,一个聆听者,这么多年好多好多话憋在心里无法说出口,因为世俗之中没有一个真正的聆听者,也很难遇见一个像我这样思索的人,就算是兄弟姐妹也不行,因为他们理解不了。”

“但是你不同,我从你的身上感受到了包容的特性,所以,你愿意聆听么?”王梦说道,从这个男子的眼中,居然流露出了幼小孩童的期待。

“你这是道德绑架好吧,我的天哪,走哪哪都能遇见怪种,不会修心的人都是疯子吧!也对,每一个真正的天才都会有独属于他的怪癖。”张梓笑道,“不过我呢,确实也善于聆听,世人总是喜欢倾诉而不擅长倾听,殊不知,聆听,也是一个修心的过程。”

“你说吧!”

王梦见状,点点头,便将他人生至今的某些经历亦或是经历的梗概,说了出来。

两个男子,一中年一青年,才见面的时候,却如同阔别多年的友人。

···

——————

成长,总是伴随着期望和失望,期望常常随风便消散了,而失望却能够残留很久,甚至延续至今。

“其实这世上并没有那么多令人失望的事,只因为人总是欺骗自己,自欺欺人,罢了。”

————

“我啊,其实也就是个凡人。小的时候,我接受的教育就是让我好好学习,考个好初中好高中好大学,出来后呢找个好工作,接下来结婚生子买房子,如果一直如此的话我相信我能比常人更幸福更轻松地度过一生,是的,我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看着劳苦百姓赚着那么少的钱却是起早贪黑,我不理解;看着搬运工被炽热的阳光灼烧着皮肤让皮肤变得黝黑,我会胆怯;看着没受过教育的人游手好闲甚至于乞讨,我表现出深深的拒绝甚至于无法掩饰的嘲讽。所以啊,一开始我觉得家里人、老师们给我们规划的道路是对的——既然你是天才,就为了以后的生活努力,你会也能过上好日子,轻松、悠闲,你不必如平民一般受苦,因为你接受了良好的知识教育,同时,你忠义理智孝的品质都有,你是什么?你是他人学习的榜样。”

“你这是在标榜你自己吧,说了这么多,居然都在一味地夸自己。”张梓吐槽道,却见得王梦丝毫不在意,就仿佛王梦知道张梓会倾听,所以就完全不顾张梓说什么,就像是把张梓的话语当成了耳边风而在那里自顾自地继续说。

“可是后来啊我发现,只是单纯的学习并不能让我感到满足甚至于有些厌恶,我喜欢文学喜欢物理天体、体育、历史,但我对思想政治、生物、化学、外语提不上兴趣,这并不是说学科有问题,而是我从后者中感受不到满足。满足你知道么,就仿佛你的心灵是一颗幼小的树苗需要水的灌溉,有的水壶中装的是水,有的水壶中装的是沙子,装沙子的水壶仅仅是徒有其表。而对每个人而言,水壶中装的也不尽相同,毕竟我们学的这么多,每个人的爱好自然不同。”

“求生欲很强啊你!”张梓适时地吐槽了一句。

“我不知道缘由,所以我去追寻,我去追问自己,并一次次的模拟。我感受到了我自己的不完整,我的心灵是干涸的,也许一直有水滋润着它,但一直没有享受过甘泉。是的,我需要甘泉,人不能在一个小目标上原地踏步,除非你把小目标定在了先赚他三个亿上那我只能说我不行。但适合我的小目标我实现了那么我就要进一步地去追求一个稍大的目标。我需要甘泉否则我心灵的生命将慢慢地走向荒芜,即使我知道,只要我活着,它就永远不会死去,但这很难受的你知道么?”

“我知道,我深有体会···”张梓回道,可话语才说到一半,就被王梦打断了,“靠!老子就知道你这家伙只打算讲,得了,我闭嘴吧!”

“所以,我追寻着心灵的甘泉,我找到了,我发现每一次思索人生,哦,无论是思索自己的人生还是借鉴他人的人生亦或是从长久的历史中寻找,每一次都是神奇的旅行。我感受到新奇,我感到了真正的开心,我一次次地觉得我开始变得和一般人不一样了。当他们从微观角度思考问题的时候,我已经从宏观角度看待事物了。通俗地讲,就是他们只是把目标和想法放在当前的事物上,而我已经将之放在了整个人生上,我究竟怎么做对我的人生才有好处?而我要实现的终极人生意义是什么?教育学理论说过实现层次的最高境界就是自我的实现,那什么是真正真实的自我呢,古往今来谁追寻着谁找到了,我不知道,前人没有留下经验,而每个人寻找的方式也各不相同。”

“所以,这就像是一场刺激的冒险,我在这未知的路上一直走着,每次我发现我走出了沼泽之后就是遍地的荆棘,我只能在痛苦的嚎叫中一次次地前进,翻过了一座山,我以为可以看见光明了,可天还是黑暗的,因为有着更大的一座山耸立在我的面前遮蔽我的视线。古书上常常把一片海当成是最终的目的地,而我没见过海,最多也就嗅过海面吹来的海风,哦,我知道那就是我追寻的。徘徊在野草幽径是美妙的经历,每一个幽径都是不一样的,野草也在散发着芬芳。梦回了山野林间,那不是凡尘,但却在凡尘之中,需要我思想到了一种境界,我就可以随时踏足,说的很空,对吧。”

张梓沉默,并不回答,这货只是象征性地问问,回答了反而是打脸。

果不其然,一两秒后王梦就继续说道,“所以啊,这就是我之前说过的,我写过和你类似的话语,一开始我还不知道这段话的美妙,后来我才知道这段话将是我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人生的真实写照,不过直到现在么已经结束了,我很幸运写了这么一段话,也很幸运这段话指引着我过了十几年的人生。顺带着,我一开始不理解不接受的事情我也懂了,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选择,而真正做出选择的人只有自己,所以做出了选择之后付出的代价无论有多大,都只能自己承受。”

“当时,还顺便写了日记,这是我至今为止记忆最深的几篇之一。”王梦忽然回忆起了曾经的一篇日记,此时的记忆就像是被加强了几倍,日记中写的点点滴滴,都是被说了出来。

“当时还小的时候写的,高中生的文笔只有如此,至于这一篇日记的名字么?”王梦停顿了几秒,就像是在品味这个简单的名字,有的时候越是简单才越有回味,复杂了反而浮华是非。

“《没有期望更佳》”

————

《没有期望更佳》

我想起了看过了小说中的一段话,大约写了苍茫情伤之类的。

如今我正处于思索的关键阶段,当我看见那段话的时候我就觉得这怕是很适合我。我这个人怎么样,虽然在很多人那里我是挺受欢迎的,但同时不欢迎我的人也从来不占少数。很多时候只是空占了一个大名气,别人说不定还不知道我长什么样呢。有一次一个女生说着我如何如何,我的光辉事迹和斑斑劣质都举了不少的例子,旁人告诉她我就是话语中的这人,她先是惊讶地张大嘴又很快地捂住了嘴,嘿嘿,这样的人不是少数,对我无非就是不理解或是崇拜。不理解的人占多数,崇拜的话估计还得益于我强大且正直的气场。我总会在不知不觉之中外露霸气,所以我虽然很想低调但实则还是高调了。不过我不在意,我渐渐地知道了天道自然,那么为人就是如此,我感觉我所有的行为都是那么地随意,别人以为我高调那只是别人的事。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我只要自己活着随性而为,又何须去在意他人的看法呢!不要为了别人活着,相同意思的一句话就是不要活在他人言语心理构建的世界中,道理很简单,但是真正能够践行的人总是少数。

不过令人惋惜的是我进入了一个我绝对融入不进去的班集体,这其中有的人虚伪,有的人阴谋诡计,一个集体的本质就是人,部分人如此便带动了更大的风潮。所以我拒绝融入于此,虽然我在其中也是认识了好友,但集体的路我是不去走了,我可不喜欢去应付他人露出虚伪的笑容,我对谁有意见我直接写在脸上,这是学生时代,哪来那么多虚假?以后该学的等到了时候再学!有些东西其实我知道我只是很反感所以在无需如此的时候就活成自己吧!既然融入不进去,那这一段路只有我自己走了。

而在前一段日子我的思想出现了很大的波动,现在渐渐明白了,所以我也把这些思想体会写下来,留给未来的自己做个借鉴,嘿,要是未来的我觉得文采不好就把嘴巴闭着,要是觉得以前的你太过幼稚那趁早把日记本给烧了吧。

苍茫——人的一生从不缺少独行的时候,这在我身上表现得更多,或者说这是我某一段时间的真实写照。我在个人的道路上战斗了很久很久,因为我知道真正的强者是孤独的。一个团队的拼搏只能诞生出一个极为强大甚至于世界第一的团队,但是要做到一个人的最强,真正靠的还是自己。我有的时候啊,失落失望,甚至于失掉所有方向,徘徊在山野之中彻底的迷失寻找不到出去的道路。哦,我某时开始了思索但是一段时间我却受困于此,路在何方?某时,我看见前方突然有了光芒。光芒啊,你究竟在哪里?我不知道,但是我忽然明白了,我需要一直走下去,前方的路会变得更加艰难险阻,但同时我也会经历岁月的洗礼而变得更加坚毅。百炼成钢,那如果将这个次数增加到千次万次又如何,那肯定是绝世好剑(风云中的神兵之一)!对的,我喜欢剑,剑乃兵者之王,所以我希望人如剑,斩断一切阻拦。因为我在成长,所以以往路过的荆棘地回首时候已经花开花落了一季又一年。因为我在成长,所以只有更大的挑战才能让我变得更强。仗剑走天下,我必守心如剑,斩断苍茫。

情伤,这个话题我不想谈还是谈谈吧,我至今也不知道自己是否经历过情伤,因为我还是一个小屁孩,高中生耶,哪里来的资格去谈论什么感情。不过若是说及懵懂情感的起源我还是有些自信的,从这之中品味也是极为有意思。情之一字,从来不能几语就概括了,这之中有着为众人所接受的友谊、爱情、亲情,亦有对于事物的喜爱和坚持。情,是风雨日的坚持不懈,是一往无前的霸气,是勇者无惧的傲然,是我为最强他人尽皆之下的狂妄,是不屑一顾手下败将的平淡。哈哈,我说了这么多却是转移了主旨的情伤,或许我经历过吧,但不受伤的男人不是完整的男人,经历过了之后,就会去寻找真正的爱情。不过,懵懂的时候就体验了一回,这可不是什么好体验,说不定多年以后我还会记得,嘿,多年以后的我,如果你还堕落其中,那我只能说你是一个懦夫。这句话我写了但感觉是一句废话,因为我似乎已经不在意了,但我又知道如果不在意的话都不会提起,这是凡人的规律,而我说不定只是想把它当成是一种论据,唉,不说这个了。

谁能轻言亘古?

我想起了那首诗的结尾两句——莫要轻言亘古,离散才看荒凉。

这世间,其实我并不相信有什么永恒存在的东西。如果说有,那也只可能是亲情和友谊,哦,再加上我的本心,对的,我就是这么狂妄,时间的流逝轻易地让一个城市变得面目全非,如今仅仅几年的时间就是物是人非沧海桑田。但我感觉我就是能说这句话,因为我觉得我行,我有这个自信。接着之前的情谈起,我想起了古代的一夫多妻制,我是丝毫不介意的,而我回忆我这十几年的学习生涯,也只是因为男生的正常心理对几个女生感兴趣罢了,而最长的时间不会超过一年半,这我仔细数了的。所以在没有遇见一个真正让我倾心的人之前,看来我是一个花心的人,这还得益于我跟过去一个女友人的对话,大致如此吧。

“你怎么看待我?有的时候,我觉得我是一个花心的人,喜欢跟不同的女生接触,不过止乎礼。”

“这就是你的错了——其实没有一个男人是真正花心的,世人知男人花心,只是因为这男人还没有遇见一个能够让他付出所有去倾心的女子,如果他遇见了,他就再也不会觉得别人家的女子有多美,一人一生,只需一人一世相伴,就足够了。”

“你又不是男的,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啊,其实有的时候,男子遇见了可以倾心的女子,却因为年龄的不足产生了疑惑,可这样的人往往是难遇见的,所以王梦,你遇见了这样的女子么?”

“我怎么知道?”

莫要轻言亘古,是啊,我们真的很难在一个人的身上去倾注所有的心思,尤其是在陷入真正的思索之后,所以,我不要也不再想严肃地许下一个诺言了,也许当初我许下了一个一生不变的诺言,但最后,却需要我自己来将之打破,违背自己的真正承诺是一件多么沉重的事情!而更多的缘由我可以告诉自己——嗯,王梦,你是一个懒人,懒人是不配轻易许诺的因为你实现不了,你会逃避,你会放弃,但你是懒人的时候你又是一个真正的强者,你会为了成就真正的自己斩下多年的羁绊,斩断懵懂初生的羁绊!你会痛苦,但你只能接受。

哦,说得偏了些,没想到我之前没想着写,如今却还是写了出来,所以说离散才看荒凉啊,尤其是自己许诺自己放弃,所有的罪过自己来背,或许别人不知道,自己已经体验了一次心境上的痛苦洗礼,虽然收获会很大,但同时也痛苦万分。

这究竟是我模拟的还是我经历的,我早已分不清了,因为我只需要经历部分我就可以很完美地模拟出来,但我真正经历了的话,却也差之不多。

没有期望,就不会有失望,所以,没有期望更佳。

现实中很多人的失望都是建立在期望的基础上的,世人常常很渴望一样东西就会想尽办法地去得到。这就像是商家利用了孩子的幼稚心理——本来还可以讨价还价,这时商家稍微夸大一下衣物的好看,孩童就会迫切地想要,而时间是有限的,在短暂的时间中孩童会变得急躁从迫切的想要变成非要不可,甚至于慢慢地超出了原有事物的价值,这时候父母经不住孩童的一次次恳求就答应了,因此也浪费了可以节省的几十元钱。得到尚且好说,但得不到更深入人心,我很喜欢一句歌词——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事实也是如此。人的占有欲常常引导人们去追寻本不需要的事物,很渴望一样东西,但最终的结果却是差之毫厘,期望和结果之间构筑了一条失望的桥梁,人在这桥梁上走来走去,多日之后,这桥梁才会消失不见。

所以啊,不去期望那些浮华事物。若是可能,永远地保持一颗平常心,平常地面对生活中遇见的麻烦,平淡地面对生活中遇见的诱惑。当我们想要买什么东西的时候问一问自己买来是做什么用的,当我们想要追求什么的时候学学文学家们吾日三省吾身。快乐依旧会大笑,若烦躁则则静心入眠。其实这世上本没有如此之多令人失望之事,只是人总是自欺欺人罢了。

“每个人都是骗子,无论是善意的还是恶意的。”一名名为詹姆斯的人如是说道。

所以,没有期望更佳,我会跨越苍茫,寻找光明。

————

————

王梦停了下来,他一开始的时候说了失望这个主旨,如今大概是说完了吧,便先做歇息。

没成想,张梓倒是有些不满意道,“喂喂喂,我见你讲的这么好,正是听得津津有味的时候你怎么停了呢?所有道理的正确都是建立在理论依据上的,你还没有详细说为了什么事什么人失望呢,这就结束了?”说的时候张梓还觉得这句话似乎有点熟悉啊,但没细想最近出现在何处,倒是某个氤氲空间的老者,暗骂了一句。

“娘希匹!”

王梦看着他,有些不解,却是笑道,“不然呢,这一部分已经结束了,虽然我还有想要说的,但一次性说了这么多我得休息一会,成长中的失望对我而言是学习生涯中的事情,说白了不过是些沾花惹草,惹草之后发现花朵被别人采走了失望。我呢,我又不是一个专一的人,这我不是说了么没遇见一个倾心的女子我是不可能专一的,而你觉得我能随随便便遇见一个让我倾心的女子么,不可能的。不专一就意味着我可以同时在十几棵树上开花结果,树太多了,每一个都不那么想要,每一个却都让我有点念想,如此思来想去,树木渐渐有了自己的陪伴,最后,可不就什么选择都没有了么?这成长中的失望大多也就这个道理,不过是因为未曾拥有或者拥有了失去亦或是满怀期待结果不如意罢了,这样的失望我可以给你轻松举出一百个例子,你要听么?”

“不用了,没想到我居然算是被你小小教训了一顿,嘿!”张梓摇摇头,还没继续说,又见王梦道。

“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年轻人,看你的样子不过二十几岁,我呢,快四十呢,从有了真正属于自己意识算自己的年龄的话,我至少是你的两倍吧,长者为师,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要说真的你还应该谢谢我呢!”王梦笑笑,又继续道,“不仅如此,我王梦可是一个观察入微的人,你和我虽然大致属于同类,但很明显有不同之处,你看我算算啊!”王梦眉飞色舞,在那摆弄起自己的手指来,左动动右动动也不知是做了拈花式还是朝佛式,见着张梓有些不耐烦了才继续道。

“其实我觉得我们最大的不同就是我已经结婚了,或者说我现在有一个属于我自己的女人,你应该还没有吧,同样修心的人哪里会看得起一般的女人,除非是色欲膨胀的男子,而我看你目光沉稳也不像是纵欲之人,那么这么来算的话,你不仅没有所谓的女人而且还是常年的单身狗了!”王梦掐着指头,自顾自的分析道。

“说着说着还给我来个巨大的暴击伤害?氧化钙你羊驼的,信不信我打死你。”张梓眉毛上挑,不服道。

“当然不信,就你这身子板,要说也算是强壮了,但我也不是菜鸟,不到四十岁还处于人生的巅峰,你想打死我,去狗啃食吧!”

“哈哈!”

“我这还有点后续想说,或者说一点番外,说完我会讲述我的另一个人生阶段发生的事情,所以这个番外你要听么?”王梦忽然问道。

“听啊,我是一个听众,不嫌累,你说了这么多不觉得累那就继续说好了,反正我啥也不干竖着耳朵就行。”张梓本就是做做样子,现在也就静下来听了。

“好嘞,下一部分我想说的是工作方面的事情,那就听为师先说说为师的工作吧,”王梦点点头,还没说完,就轮到他被打断了,只见得张梓眉毛似乎向上弯曲,表现出极大的惊讶。

“就你,当老师?不是祸害祖国的花朵世界的栋梁?”

王梦不以为然,反驳道,“怎么,不行啊,我现在是一所小学初中二合为一学校的体育老师,学生可喜欢我了。我当体育老师的目的就是为了混日子,当老师当的早,虽然这些年没怎么努力,也是混了一些证书下来,车啊房啊都有了。现在的日子过得是一个悠闲,不过为了这个悠闲我还是付出了很多的,早些年前思索的痛楚还在纠缠着我呢!唉,说偏了,我继续说我自己的工作,当老师啊,想必你也能理解,你我这种个性或多或少都有些佛性,跟学生更是很难得有等级的差别,换句话说,我们对待谁都是平等对待,对待学生也是如此。这种新颖的方式让学生感到新奇,所以很合理很正常的学生们就会喜欢上我,想要和我聊天甚至于向我倾述生活中的烦恼。学生大多是很纯洁的,所以和他们待着一起的时光我也享受,至少比起和某些虚伪的成年人打交道好了太多。这之中碰见些思维好苗子的学子我说不定还会指点一二,毕竟这世上真正修心的人实在是太少了,这么多年,也只有两三人。”

“那完了,你这绝对是在祸害学生了。”张梓吐槽道,却还是解释了一句,“修心的人会经历更多的痛楚,唯有经历风雨,才会成长成参天大树。”

“我知道,所以我只是提起几句,我希望的是,他们具有自己的思想,至少在成才的基础上,成为一个更加完整的人吧!”王梦闻之,一愣,懂了,便叹息道。

“是啊,成才先**,看似多么简单易行的一句话,真正实施起来,才知多么地艰难。我们永远不会去追寻最低的**标准——仁义礼智信实在是太过简单,想要成为真正的人,真正的自己,你我也不过是堪堪有可能。古往今来真正成了人的人有几人呢?这或许是一个解不开的谜题了吧。”

“嗯。”

···

···

“我马上开始叙述下一个人生阶段的经历了,我想,你给我方才所说,做一个梗概?”王梦提议道。

张梓点点头,思索了片刻,便是说道。

“其实世上本没有令人失望之事,不过是世人自欺欺人,罢了。”

“你的答案,亦是我心中所想。”

延伸阅读

主视角盲点之大战  http://www.szszwx.cn/bw5z.shtml
范明的头脑很好用,在梦舒烧烤店刷了半个小时的碗,突发奇想的就想到了梦舒烧烤店以后的宏

逆世九寻缺钱  http://www.szszwx.cn/pg7k.shtml
“韦德,这张支票你收着。”韦德刚刚坐上车,琳达就递给他一张支票,稍微撇了一眼上面的数

重生之重返1998第八章  http://www.szszwx.cn/uwfd.shtml
可现在,她的目的已经完成了。如果他猜的没错,有了这样放飞自我的铺垫,她接下来随便抛一

[HP]你竟然是这样的哈利桥归桥路归路  http://www.szszwx.cn/dnz5.shtml
回到家中的楚楚坐在床上流眼泪,看着自己的结婚照,想着刚结婚时那段快乐的时光。她站在镜

光暗之匣在线阅读森石小林  http://www.szszwx.cn/ngji.shtml
夜深了,江家门外重兵把守着,江家人不可能逃的出去,在这张萧鸣步下的天罗地网。江千孤必

万界登录之我有亿万弟子之灼灼其华(1)  http://www.szszwx.cn/dp0i.shtml
孟江城里,没有比赵老爷更有钱的人。也没有比赵老爷更倒霉的人。赵家富甲一方,在这城中极

网王——你好,白石藏之介在线阅读羽棂上神被逼婚  http://www.szszwx.cn/am21.shtml
第二天早晨,侍候膳食的婢女端着早饭进了司音的屋子。其中一人走到了司音的床边坐下,对他

异能抽奖聊天群之杀  http://www.szszwx.cn/df7u.shtml
李昊无边无际的识海,虚无一片的幻影中,陡然出现一双巨大的眼睛,那眼睛中闪烁着兴奋的光

无限逆转世界第9章在线阅读  http://www.szszwx.cn/brli.shtml
公演完之后ras开始准备新歌。录音室人多了起来,Michelle虽然不能参与制作,但

君求道,吾求君在线阅读第七章  http://www.szszwx.cn/p9s3.shtml
Oreo和吕昊所在的高中,是一座初高连体的学校,只是Oreo是高中才转过去的,在此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唐:开局毁了长乐公主婚约在线阅读第1章

    “你想成为最富有的人么?”“你想成为最有知识的人么?”隐隐约约中,叶轩听到有人这么问他。他当然回答的是‘想’。然后,叶轩就感觉眼前一黑,等他再有意识的时候,他发现,他穿越了。他脑袋中,有一团发光的球体,比恒星还要耀眼千万倍,偏偏却给叶轩一种很温和的感觉。当叶轩的意识,轻轻的靠近那团发光球体时,一段声

  • 旁观者[快穿]第九章在线阅读

    赳赳老秦,共赴国难。血不流干,死不休战。巾帼尚且如此,更何况堂堂七尺男儿身。秦三听完王南北的话,心中一片感慨,感觉胸中很是压抑,推门而出。云山圣院内秦三漫无目的瞎溜达着,只不过时常能听到一些讥讽之语。秦三刚来便语出惊人,而自己资质却只是中等哪儿能不引起别人嘲讽。对于那些流言秦三自是只当耳旁风吹过。可

  • 遵命,少爷[星际]在线阅读第8节

    十七年?!养我疼我?!呵呵……风情冷听到华之杰这么不要脸的话,简直就想仰天大笑。十五年来,自己过着连奴才,不,连一条宠物狗都不如的日子,吃不饱,穿不暖,一定而做不好就被自己那两个姐姐拳打脚踢,当成出气筒。而继母,更是想方设法的克扣自己的月银。可你华之杰呢?你华之杰人在哪里?这十五年来,你话之际又帮过

  • 我不是内涵主播在线阅读祭祀准备

    清晨的光,照进窗内。陈万青早早的起来打坐,吸初日的精光,这比他吸收月华更舒服。本来在他心理觉得,这应该是同样舒服才对,想不明白怎么回事。他转头看到青豆居然在呼呼大睡,不过鼻尖有些许灵气残留。看来它的功法不简单那。想想自己不知道何时才能走到方寸山。这路途也许是师父的用意,修道要从立志开始,不走一走如何

  • 美食猎人之四 异兽神殿(4)

    顺着若冰的手指看去,原来是一只奇怪的动物,形状是马的身子而鸟的翅膀,人的面孔而蛇的尾巴!就在石若冰惊讶的时候,那个动物飞快跑过来,抱着若冰就举过头顶!这一举动着实将本来就很恐惧的若冰下了个半死,她在那个怪物头顶疯狂挣扎着,连带的大喊大叫,使本来很宁静的神仙福地马上变得如菜市场般的喧嚣!让里面很多仙风

  • 炮灰女配养娃日常[穿书]在线阅读第六节

    调养生息一晚上的霖炙热,第二天就很自然的睁开了眼睛,充满了活力。多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除了长时间的工作,让身体透支,第二天睡到自然醒,但是身子也会充斥着疲惫。今天是霖炙热第一天正式的到时刻咖啡进行学习和考察,霖炙热不敢怠慢,毕竟她还代表了她的咖啡厂,所以她把压箱底的白色雪纺衫搭配牛仔裤,鞋子还是惯用

  • 玄幻:开局提取饕餮技能在线阅读第7节

    纵横菜市场的后果,就是买买买,然后买多了。宋一绵从大巴上下来,对着地上一堆食材傻了眼。她无助的环顾四周,想不出办法。易嘉郡从车上下来,一打眼,就看到宋一绵皱着一张脸,眼睛一眨一眨的,为难得不得了。他叹口气,走过去,把烧烤架扛到肩上,腾出手拎起地上的食材,迈步上山。“走吧。”“……”宋一绵呆愣了会儿,

  • LOL:我,FPX最强替补!第2章在线阅读

    鲛在露玖的家里美美地睡了一觉。她是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的。“谁呀?”露玖从房间里走出来,看起来也是被吵醒了。“我来吧。”鲛跑去开门。门外的克莱尔一脸慌张,快步走到露玖身边,手里抓着一份报纸:“露玖,不好了!海军快要来了,他们正在搜索罗杰的孩子!”鲛把门关好,一脸疑惑。海军?罗杰?孩子?“他们想要杀

  • 且惜秋风在线阅读第九章

    时间飞逝,很快就到了年关头,下河村里家家户户都开始热闹了起来。一大早,王大柱就领着王富贵在门框上贴春联。王富贵站在木凳上一手拎着浆糊,一手扶着春联,“爸,贴没贴正啊?”王大柱后退几步站得远远的然后左看了看右看了看,最后摇了摇头,“感觉没正呀,你往左边挪挪。”王富贵闻言往左边挪了挪,然后抬头看向王大柱

  • 超玄幻之装逼遭雷劈之死于非命??(6)

    轻轻大呼:“青莲!!”怎么会这样??青莲不是回家去了么??女人抬起头:“王妃?王妃是你么”轻轻两步并做一步跨过去:“青莲,是我啊,你。。。。”青莲见王妃急忙过来替自己把绳子解开,心中不免有异样的情绪。。。。“青莲,你。。。你不是回家去了么?怎么会被关在这里?”“奴婢。。。不,青莲不知犯了什么错,被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