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破魔令谷底受困

作者:岁晏桃 来源:言情小说吧

三句话,六个“尽力”像是叮嘱,像是遗憾……

黑色珠子消失了,白小米的“梦”也消失了,不过他并没有苏醒过来。

周围的所有东西都在破碎,像是被打碎的镜子一样。

一片片碎片在白小米的周围盘旋,每一块碎片上面的画面都不一样:有的上面是一片连绵的山脉、有的上面是无边的海域、有的上面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家”……

碎片在凭空产生,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快要将白小米给淹没了。

而在恍惚之间白小米看到了一张脸——一个女人的脸在其中的一块碎片上。

在看到这张脸的时候白小米瞬间就激动了,他看不清碎片上的那张脸,很模糊就像是有一层薄雾覆盖在上面一样。

即使看不清那张脸的全貌,但是再白小米扫到她的时候,他的心不住的跳动了一下。

“咚!”

他拼命的游动着自己的身体想要去触碰,想要去抓住,但是周围的碎片越来越多,而带着那张脸的碎片被挤得渐渐朝着外围飘去。

“不要!”

白小米大叫着,整个黑暗的空间都在回荡着他的声音。

远处的黑暗如同水面一样荡起了一阵阵的涟漪。

裂痕!

“咔擦”

破碎了一道缝隙,一道白光从黑暗中钻了出来,而所有的碎片也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引动了迅速的朝着光亮处的缝隙钻去。

而最先逃离黑暗的就是带着那张脸的碎片。

白光慢慢的将黑暗驱散,直到它将白小米给牢牢包裹住的时候,白小米下意识的用手挡住了光线。

溪流声,风很轻,但是掠过树叶时两者碰撞的声音让人觉得有些怡然。

还不止如此,这风还带来了青草树叶的味道,还有一丝丝薄荷清爽的感觉。

“呕。”

正当白小米享受着耳边的怡然的声音和鼻尖沁人心脾的花香的时候,又一阵风吹过,这一次,白小米觉得自己被丢进了粪坑之中。

“好臭啊。”

白小米腾的一下坐了起来,干呕着说道,然后还小心翼翼的又吸了一口。

“呕。”

还是这个味道,这一次白小米真的吐了。

这种味道不仅仅时粪臭,而且应该还是那种发酵过的粪臭,这酸爽来得触不及防。

本来大口大口的吸着自然的香味,结果风向一变。

白小米觉得像是吸了一口大便一样。

呕吐了好一会白小米才勉强缓了过来,他仔细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好像是在一山谷里面,周围的岩壁都很高,旁边还有一条溪流,不过白小米顺着溪流走过去,发现两头都延伸进了岩壁的后面。

绕了一大圈之后白小米回到了原地,心中有些数了。

山谷很大,而且四周都全是岩壁,根本没有什么缝隙之类的,唯一的出路就是从上面走,或者就是水底。

只是上面走的话这一圈岩壁的高度,最矮的地方也有一百多米,高的地方几百米。

白小米有些疑惑,自己不是在密林之中昏迷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而那周围最低都有一百多米高度的岩壁让白小米的心里清楚,绝对不可能是他自己跑进来的。

一百多米,就白小米还没有筑基实力,摔死七八次都够了。

此外那股恶臭也已经探查清楚了,在山谷的一个角落堆积了超级多的粪便。

而刚才的一阵风就将这舒爽的味道带到了白小米的身边。

尽管很臭、很恶心但是白小米为了搞清楚情况直接跑到了粪堆的旁边。

热乎的!很大!

这也证明了这里或许是一个大家伙的地盘,而它可能刚刚走。

然后白小米找了许多的树叶擦手……

这证明了在这个地方白小米并不会感到孤单,或许还会有一个“伙伴。”

不过这种伙伴白小米一点都不想要。

白小米在拼命的回忆,可是不管怎么样他都只记得自己逃脱豹狼的困猎之后失血过多最后在密林中昏倒了。

随后的记忆就是做的那个梦了。

想了许久还是一点头绪没有,这让白小米有些头疼。

白小米拼命的告诉自己得先冷静下来,然后尽快的找办法逃出这个地方。

但是那快要跳出身体的心脏可不这么想。

“砰,砰,砰”的心跳声在白小米的耳边快要炸开了,而这种声音伴随着周围环境的寂静简直让人想要发疯。

白小米跑到河水边,直接将头给扎了进去。

但是那如雷一般的心跳声更加的强烈了,白小米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要爆炸了!

有东西在心脏里面!

是它在带着心脏剧烈的跳动,白小米察觉到了问题的所在。

妖兽?鬼怪?还是什么东西?

白小米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还来不得多想一阵强烈的痛感袭来。

像是被电击一般瞬间他的浑身都抽搐了起来。

这种痛楚像是有无数的东西在撕咬着白小米的內腑,特别是心脏快要裂开了。

“啊”

白小米痛苦的大叫着,周围几棵树木的叶子都被震落了下来。

但是痛苦却只是刚刚开始。

慢慢的白小米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渗出了鲜血,然后开始裂开,裂缝越来越大,鲜血越流越多。

周围的草地都被染得透红,有血液渗入了地下向着周围蔓延。

血腥气向着周围散发出去,顺着风又离开了这座谷地。

谷地外面的东西嗅到了这股味道。

这片谷地本身就是处在玛胡森林的深处了,所以能够在其周围的存在都是一些“大家伙”

有的是在进食的过程中突然停了下来,嘴角的血液都还在滴答;有的是在休憩打盹的时候猛然睁开了眼;还有的是在和自己的媳妇......

总之白小米所在的谷地周围数百里的生物全部都嗅到了这特殊的血腥味。

对他们有特别吸引的血腥味。

“轰”

有东西先动了,是一只熊。

它飞速的朝着味道的来源跑去,直直的冲过去,路上的岩石、树木直接被它全部撞开。

这期间它路过了其他生物的地盘但是没有东西袭击它。

所有的生物在短暂的愣神之后,都动了起来,像那只熊一样。

有五彩斑斓的巨蟒在地上飞快的游动,有翼展足以遮蔽一方的飞禽挥舞着翅膀......

周围数百里的生物都动了起来朝着那谷地而去。

于此同时,在谷地南方的片石林处,一只身披七彩鳞片的巨兽正在捕猎。

它的目标是这片石林地的主人一群山甲族群,七彩巨兽用它的利爪划开最后一只山甲兽的硬壳的时候正准备带着自己的猎物回去的时候。

那一阵特殊的血腥味萦绕在了它的鼻尖。

七彩巨兽抽动着自己布满钢针一般鼻毛的鼻子,这味道,好像......有点熟啊。

再结合一下气味飘过来的方向,以及头上刚刚掠过的一只飞禽,七彩巨兽的神色一下子大变。

别的东西不知道这味道是什么,难道它还不清楚吗?

七彩巨兽知道,这味道一定是从白小米身上流出来了,同时他也知道这种味道对森林里面的生物有着多大的吸引力。

如果让这些东西找到了白小米的话......

于是七彩巨兽连自己猎物都顾不上了,心里面只有一个念头:

得快点回去,要被偷家了!

以谷地为中心的方圆数百米都开始躁动了起来。

二十多头生物都动了起来,而它们每一只单独出去足以毁灭外界任何一座集镇。

是的,方圆数百里只有二十多头生物,不同于森林外围一里范围内的生物数都数不过来。

虽然只有二十多头生物,但是它们闹出来的动静可是一点都不小。

大地在震颤,树木一片片的倒下,稍微外围一点的生物都全部躲在自己的窝里瑟瑟发抖,它们在心里呐喊着:这些大哥又搞什么幺蛾子啊!

而此刻作为始作俑者的白小米对外面发生的事情完全不知情,他完全顾不上这些东西了。

此时他已经变成了一个血人,在草地上疯狂的抽搐着,这种痛苦也在不断的放大。

而且有好几次白小米快疼晕过去的时候,脑子里一阵清凉传出,又让他恢复了清醒,更加清醒的感受痛苦。

而周围的草地在吸收了一定量的白小米的血液之后开始疯长,原本只有一寸左右的杂草在这片刻之间已经快半丈来高了。

这些疯狂生长的杂草已经将白小米的身影给遮挡住了,但是它们好像又有了新的动作。

一些杂草从顶端开始缠绕,像是有人在打结一样。

慢慢的缠绕在一起的杂草越来越多,而缠绕的中心依然是白小米,看上去像是...在结茧。

沾染着血液的杂草缠绕出了一个青红色的茧,看上去有些妖异。

而被包裹在其中的白小米身上的痛苦开始慢慢的在减少了,但是慢慢收紧的外壳像是另一道更加要命的刑罚:闷热、窒息。

先前裂开的伤口在这种闷热的环境中开始变得奇痒,白小米想要去抠挠,但是先前痛苦的挣扎已经让他的身体疲软了,再加上不断收紧的外壳。

白小米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动不了。

延伸阅读

洋插队之后Walking Dead  http://www.computer2.cn/nb6x.shtml
站在玄济寺的大门口,法渡胸中涌动的好奇瞬间被浓重的恐惧淹没。夕阳的最后一道影子笼罩在

漫威:神之初号机在线阅读第七章  http://www.computer2.cn/swxs.shtml
既然不是保护动物,风望北便没那么在意了,他坐回沙发上,道:“仓库里还有很多奇怪的动物

【香蜜衍生男主旭凤&原创女主】穿越香蜜之越人歌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computer2.cn/pik0.shtml
听了兄弟的话,王萧鱼先是懵逼一会,然后深吸一口气,用手重重拍了拍庄强的肩膀。一脸认真

刀下是江湖在线阅读第9章  http://www.computer2.cn/aucz.shtml
大虎连砍了近百刀,在精神专注和全身用力的情况下,也是累得气喘吁吁。大虎虽然开启了兽王

幽星神尊在线阅读第三节  http://www.computer2.cn/gfqz.shtml
“啊!好疼!”雪糕摸着自己流着血的头部,因为刚才的撞击过于猛烈,所以双方直接被撞飞得

上古鸿尘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computer2.cn/a095.shtml
“这.....这是什么东西!”赫尔墨从长矛上感受到了一股危机感,那是能将他杀死的危机

破天斧在线阅读第一节  http://www.computer2.cn/yb18.shtml
夏日的天早早地亮了起来,柔暖的金光从天边蔓延到头顶,把屋顶外的天空染得明朗又亮堂。门

恋爱秘术第 3 章  http://www.computer2.cn/dxgx.shtml
蒋皎具体什么时候走的,许诺笙不知道,她是被班长的一声“起立”给吵醒,然后被全班的“老

次元之大筒木辉夜第6章在线阅读  http://www.computer2.cn/deac.shtml
好友申请通过之后,“暗影”马上发来了消息。“你需要妖兽?”叶零打字回答:“是的,擅长

异兽怪事录第4章在线阅读  http://www.computer2.cn/unth.shtml
凉州黑水县远处的一处远古战场“战吧,饕餮,只要我项星云还有一口气,你就休想踏入我中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在灵异副本开连锁[无限]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一节

    神州大陆,大燕帝国北启洲武都郡。郡下一小镇中,小镇中人都向往北启大郡都武都郡,向往中洲长安、向往皇城走一遭,只不过有人穷尽一生最远也只是走到县府所在。在小镇边缘的半山腰上有一处道观,观场中喧哗声、打闹声以及“喝,哈”的习武声。清晨,道观的许真人就在观场上对着众多弟子说着“本观现在香火不足,无以全力维

  • 浮生若梦圣杯与害羞

    “咳...”阿尔托莉雅一下子跌倒在地,刚才的一击直接破坏了她的灵核,同时她四肢的贯穿伤也让她难以站立,但她依旧坚持着,拄着剑,缓慢而又坚定地从一片狼藉的街道中站了起来。不论是悠、玛修、立香、奥尔加玛丽亦或是刚刚赶到战场的库丘林都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这位曾经光辉的王者坚持着她最后的尊严。“呵,守护的力量

  • 鬼医嫡妃在线阅读第3章

    “那好吧”马永辉表现出一幅无奈的样子,龙景张开双脚做出攻击的姿势,‘龙剑击’瞬间龙景冲到精英怪面前一剑刺中后立刻后跳闪开,‘目标还剩95%血量’系统提示状态。“什么?才掉了4%的血量!?”精英怪物果然不是盖的,马永辉立刻跟随者发出技能‘群英砍’一把巨斧发出光芒,在怪物面前四处乱砍一阵,‘目标还剩89

  • tfboys之灵魂的归宿之思君甚切,妾无意入眠(7)

    凤情乘这飞剑自娱自乐四处浪了一圈回来后,就见到了被罚用手劈柴的花千骨,据花千骨身边她的好友轻水姑娘说,是尊上白子画见花千骨太愚钝始终学不会御剑,所以罚她劈柴。此刻花千骨正在一堆柴面前拼死拼活地努力劈柴,劈得那叫一个内心悲伤已逆流成尼罗河啊!这人血肉和柴火的硬度岂能相比?劈得手鲜血淋漓柴也纹丝不动,花

  • 来到战国当诸侯在线阅读第七节

    “多谢姑娘救命之恩,不知可否现身一见?”他是如何知道救他的人是个姑娘的?这厮白日里果然是在装睡!昭昭生气地想着。她重重地将手中的药材瓦罐放下,又重重地“哼”了一声表示不满,然后果断地转身离开了——她可不想见他!日子就这么平静地过了几日,昭昭估摸着赵子孟那厮近日里应是快要弹尽粮绝了,便思忖着一会儿趁人

  • 我!只想捉鬼而已第8章在线阅读

    但是被当成女孩子,没有哪个心理正常的男人,会觉得坦然自若吧?“对不起!”姚子清真诚道歉,淡定着脸的样子还挺像那么回事的。“啊?没事!没事!”对于姚子清的道歉,林煜有些受宠若惊,就在前天,这女人还各种闹腾,娇纵蛮横,泼辣恶毒,对他们兄弟百般嫌恶,骂他是短命鬼,废物,娘娘腔,诅咒他去死呢。怎么今天忽然变

  • 社会主义牛鬼蛇神生存手册之天敌

    包袱沉甸甸的,让易寒的脚步也不免慢了几分。不过,这并不影响易寒的心情,上一世的这个时候,自己可没这么殷实。离开了老头,易寒便直接出了村口,寻了个少人的角落里,开始穿戴着老头准备的一身1级新手细致装。细致布衣:防御+2。敏捷+1,佩戴限制:敏捷>3,持久80/80细致布裤:防御+1。敏捷+1。佩戴限制

  • [综英美]这个世界药丸在线阅读少女

    乔远怔怔的看着黑猫消失的方向,心中一阵激动,慢慢回想刚才的一幕幕。黑猫说的一些关于修真界的事情,乔远根本一窍不通,毕竟他还只是一个尚未修炼的凡人,不过他却默默记住了刚才的话语。“她刚才说我体内存在封印,看她的样子似乎是在惧怕什么,否则她对我的态度也不会转变的这么快。”“即使她与萧爷爷是故友,最多也就

  • 续:穿越之古灵精公主在线阅读第七节

    第七章:鱼死网破,今晚就走果然,事情很快就发生了。首先是草莓在微博上发了一段莫名其妙的话,但是随着许多网友的猜测开始慢慢接近真相。而此时的明凯依旧和林动他们进行快乐五黑,都玩的黑科技。直到阿布急忙走进来提醒明凯,明凯才明悟过来,一瞬间就懵逼了,完全不知道之后该怎么做。虽然林动想要教明凯怎么做,但是他

  • [鼠猫]诡说在线阅读第6章

    “你以为你封杀我就活不下去了,大不了老子不在滨海了,怎么?还想杀人灭口?来吧!弄死你爸爸啊,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张小凡完全疯了一眼,之前自己就是举报董大彪老鼠仓的事情被报复了,差点被人打死。现在苏西子居然还怀疑自己参与了那事情,谁参与那事情傻子都知道,他们几个贱人分赃不均还想找自己麻烦?“苏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