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天历战纪在线阅读第1节

作者:门前扫叶 来源:纵横中文网

月沉日升,一缕清辉刺透浑浊的迷雾,将原本朦胧不堪的战场拨弄得逐渐明晰起来。

这是一片广袤无垠的戈壁滩,带着一丝荒凉与厚重的气息不断向远处延伸着,直至天际。

戈壁滩名为神阔。几千年前,它还有一个别称,万城之城。只是今日,却成了无数尸首的埋骨之地。

残肢断臂间,无数战士们仍在竭力厮杀着。诡异的是,互相争斗的两方阵营,有一方却并非人类。它们或有章鱼一般的八只触手,或有极其粗壮的兽爪,甚至还有一些,头生双角,背覆硬壳,股衔刺尾,俨然一副恶魔的装扮。

“守住!一定要守住!”人类阵营中一名头领模样的战士声嘶力竭地吼道,“神阔戈壁滩是净界最后的防线,决不可让弃族突破!”

只是这名人族头领话音未落,一个不可思议的现象出现了:在战场中心偏向弃族阵营的方位,空间竟然出现了扭曲!

无数弃族战士当场四分五裂,战局瞬间扭转!

这一天,烽烟四起,飞鸟啼血。一场历经百年的战斗,最终以弃族的战败而得以终结。

战败的弃族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大清洗——他们正式从这个世界中消失了。

......

“又是这个奇怪的梦,已经连着做了好几天了。”我伸了个懒腰,从出租屋的床上坐了起来,看看闹钟,才刚刚早上六点。我不由叹了口气:“睡眠质量有点差啊!是压力太大了么?”

我叫第一飞,是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我的姓氏很奇怪,大多数朋友第一次看到我的姓氏,都会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问我,你的姓是真的吗?我不想解释,因为我已经解释了太多遍,千言万语憋到嘴角,最终都化作了一句,是的,我姓第一,请百度。其实对我而言,我并不介意自己的姓氏,因为它始终只是一个代号而已——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原本姓什么。

我是一个孤儿,从小在孤儿院长大。

负责照顾我们的老师中,有一个白皙削瘦的阿姨,最是温柔耐心,她叫第一芯。因为第一芯的缘故,后来在登记身份时,我给自己取名为第一飞,用来感恩自己千疮百孔的童年中,那为数不多的一抹温馨记忆。

我是个独眼龙,但并非只有一只眼睛。

我的两只眼睛从外表来看,都很正常,只是右眼全然看不到一丝光亮。我时常在想,这只满载黑暗的眼睛,或许就是我被遗弃的最大理由吧。

我不愿屈服于自己的命运。因为我始终相信,即便坠入深渊,也要不断挣扎,直至精疲力尽;纵使无法逃离,也不要留下一丝遗憾。就这样,我凭借着点点微光,照亮着自己不断蹒跚着、匍匐着前进的夜路,最终考上了国内一所著名的大学学府。

因为经历过痛苦,所以才会格外珍惜。大学四年,我拼了命地学习,像一只织茧前的胖蚕,昼夜不断地吞噬着能接触到的一切知识与能力。那个时候,学校流行LOL,舍友们经常玩**玩到半夜,但我从没有因为他们的喧闹而被影响休息。因为我在晚上,总是学习到他们**结束。

大四那年,一位**学向我表达了爱意。她叫小薇,是一位热情活泼,总是充满了正能量的好女孩,也是我暗恋了整整四年的同学。我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朝思暮想的梦中情人,居然也在暗恋着自己。这种中了五百万大奖的感觉瞬间击溃了我所有的理智——我们迅速在一起并度过了一生中最美好的六个月。

临近毕业,辅导员找到我,说学校有一个出国交流的名额,经过领导商议,决定把这个机会留给我。辅导员郑重地对我说,这是一个十分难得的机会,要我一定要把握住。

我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从没有感受过任何亲情的我,将小薇看得比我的生命还要重要,我不敢想象自己出国后,是否还能继续拥有那一抹温柔——但我没有料到,替我接受那个名额的,居然是小薇。

那一天,我喝了很多的酒,小薇哭着向我解释,我没有接受,默默躺在床上流泪。

我狠心删除了有关她的一切联系方式,告诉自己:你始终都是一个人,你不需要任何人的接近与关怀,你要用你仅剩的一只眼睛,看着自己走向人生的辉煌。

毕业后,我放弃了继续留校读研的机会,独自一人背上行李开始南下——我的时间不多,我没有办法将它奢侈地用在单纯的学习上。况且,凭借着菁华大学毕业生的身份,我相信,自己也有足够的资本来踏上展示自己能力的平台。

没有亮光的右眼给我带来了不少的麻烦。在各种招聘中,它总是成为我失败的唯一理由。我没有放弃,并最终将目标锁定在了四家国际上市企业上。我发起了一次又一次的自荐与申请,但全部石沉大海;我开始制造机会接近企业高层,但均以失败告终。

今天,我照例来到一家咖啡厅,静静地观看着大屏幕上百无聊赖的节目——为了维持生计,我在每周的五、六、日三天,会到这家咖啡厅驻唱,换得一点薪资维持生活。

一杯冒着热气的蓝山放在我的面前,紧接着,一个靓丽的身影坐在了对面。

“谢谢,我不喝咖啡”我拒绝了。不是装模作样,而是为了保持头脑的敏锐与冷静,我从不接触刺激性饮料。

“刚才你唱的很不错,但你的姿势有点问题,面对观众唱歌时,习惯性把脸向右微侧,可不是个好习惯。”说话的美女一头披散的大波浪,延颈秀项,皓质呈露。美艳的外表下散发着一种统治性的气质,足以令大多数男人唯唯诺诺。

“谢谢,我会注意。”我淡淡地说——习惯性把脸右侧是我的老毛病了,因为我的右眼看不见。

“如果你知道我是谁,或许你就不会对我这样冷淡了”美女微微一笑,似乎有点介怀我的态度,“介绍一下,我叫狄舞,是盛銘公司的副总。”

我一阵错愕,狄舞与我资料上的照片差异甚远——此前,我锁定的四家企业,其中就有盛銘公司,而我最近一直在找机会接近他们的人事经理,李成。

“我在这里观察你有一段时间了,”狄舞似乎很满意我的反映,轻轻推来一张名片:“这是我的名片。盛銘公司的人事经理是我表哥。之前在闲聊时,他说有个年轻人一直在自荐进入我们公司,看履历是个潜力股,可惜一只眼睛有点缺陷。我挺感兴趣,就抽空看了你的履历。”狄舞轻呡一口咖啡,略带审视地看着我——似乎她有空看我的资料,是一种恩赐。

“谢谢”,我直视着狄舞的目光,不卑不亢地道:“身体缺陷我无法选择,但我的能力不会让你们失望。贵公司确实是我最期望进入的企业。”

“明天八点,来我办公室找我”狄舞说完这句话,起身便离开了。

就这样,我成功地加入了盛銘公司,从事销售部的数据分析工作——我曾问过狄舞,为什么会选择我,而且是没有经过任何流程便直接聘用。她只是戏谑地笑了笑:“我有种直觉,你会是一位非常出色的人才,而我,一向相信自己的直觉。”

数据分析是一项很累人的活,每天与枯燥的数据为伍,更因为伴随着领导不定时的需求,处于随时待命的状态。

但我没有丝毫的懈怠与不满,这是上天给我的机会,而我最终的位置,也绝不会停留在这里。

我常常会在公司大楼里遇到狄舞。狄舞是个典型的女强人,不,女强人不足以用来形容狄舞,如果要更准确一点,我认为,是个女怪物。

作为公司最年轻的副总,狄舞拥有超强的铁腕与管理能力,更为可怕的是,公司上上下下所有事物,她竟然可以全部精通。我曾亲眼看见,开发部的经理王力,快四十岁的人了,被她熊得如同孙子一般,却在回去的路上,带着一脸灿烂开花的笑容。据说是狄舞对他们项目的框架有意见,提出的新框架被王力当作宝贝一样带领部门成员开始连夜修改——而负责开发部的副总,其实并不是狄舞。

后来有一天在咖啡厅,我再一次遇到了狄舞。她静静地坐在窗前的座位上,淑娴地品着一杯白水,以往凌厉的双目中,竟带着一丝迷茫与忧郁。

“狄总晚上好”,我走过去打了声招呼。进入盛銘后,我没有继续在这家咖啡厅唱歌,但开始习惯每天过来这里喝上一杯咖啡——经常熬夜的工作性质,使我打破了自己不喝刺激性饮料的原则,我甚至开始有点迷恋咖啡那种略带苦涩的香甜,我觉得,它与我的人生很像。

“我等你很久了。”狄舞看了看时间,“现在,跟我上车。”

“?”我一脸不解地看着狄舞,但她并不给我发问的时间,并把钥匙扔给了我:“你来开车,我喝过酒了,送我回家。”

在路上,狄舞突然将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一脸迷离地看着我:“小飞,今晚你就留在我家过夜。”

我不禁打了一个冷战。这是潜规则的节奏吗?各种念头爆炸一般涌入我的心头,一时间,我竟不知如何作答。

事实上,非要说我对狄舞没有一点心思那是不可能的。狄舞也就二十五六岁,人美肤白,气质出众,更有一种女王的特质。尤物,绝对的尤物,而男人对主动的尤物,一向很难有什么强大的抵抗力。

见我不说话,狄舞轻笑一声,玩味地说,“你该不会真的以为我破格把你招入公司是直觉认定你是个人才吧?你觉得,盛銘公司,会缺一个你这样的人才吗?”

你这样的人才。

这句话触动了我内心深处那根禁忌的心弦。我不动声色地拂下狄舞的玉手,轻轻地道:“狄总,您喝醉了。”

“我没醉。直说吧,我就是看上了你这个人了。”狄舞盯着我的脸,仿佛女王在审视着自己的骑士:“第一眼看到你的照片,我就感到莫名的好感。只是我没想到,你的能力居然也是如此的优秀。我真是越来越中意你了。”

看着狄舞那张精致的面容,我莫名想到了小薇。不知道现如今的小薇又在何处?又在与谁在一起?

一股愤懑不甘的情绪升腾而起。对,我只有我自己,我始终都是一个人,我要主宰我自己的人生,我要做人上人。为了这些,牺牲一点又有何妨?

我用力地咬了咬牙,缓缓低下了头,沉声道:“好的,狄总。”

一切就这么发生了。

第二天一早,狄舞又恢复了自己高高在上的女王风范,我识趣地提前离开了。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对狄舞身上的一道疤痕印象极为深刻。那是留在狄舞脖子左侧的一道疤痕,大约十厘米左右,疤痕极为细小,若非我与她有着肌肤之亲,根本无法发现——它就宛如一道头发丝一般,静静地落在狄舞细腻精致的脖颈上。

狄舞似乎对这道疤痕异常敏感。昨晚我的大拇指不经意间,稍嫌用力地按在了那道疤痕上,使得狄舞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叫声。

看样子应该是旧伤留下的后遗症。我告诉自己,以后要适当避免擦碰到它了。毕竟抛开狄舞的副总身份不谈,我也不是一个粗鲁对待女性的人。

延伸阅读

[HP]每天起床三观都会被刷新在线阅读第7章  http://www.binguangeyin.cn/gbya.shtml
断肢重生需要一味灵药——说是灵药,其实在某些世界也是大路货,系统里的售价并不贵,其余

追小姐姐的那些日子第8章在线阅读  http://www.binguangeyin.cn/ga0y.shtml
阿锦进门看到他这一副自暴自弃的样子心中一阵酸楚,她轻声走过去,和阿西一样坐在地上,两

我与霍格沃兹的故事第4章在线阅读  http://www.binguangeyin.cn/u8ww.shtml
其实不用盘古说,陈凡阳就能感受到他手中巨斧传来的巨大威能。盘古握着开天斧宛如战神一般

我们一起追过的影视之她的神秘男友(3)  http://www.binguangeyin.cn/sl3n.shtml
从酒店出来,顾墨一个没忍住,眼泪就掉了下来。刚才在酒店房间里,她不过是在故作坚强。虽

奥特曼之黑暗无限之初遇(3)  http://www.binguangeyin.cn/b1kj.shtml
春光正好,如丝如缕,顾浅浅半侧着身靠在床榻上,专注的看着一本没有封皮的剧本册子,这可

末陆老友到访  http://www.binguangeyin.cn/6hj0.shtml
在确认野猪已经死亡之后,卡尔用长剑将野猪的两颗獠牙砍下,放进了背包中。将尸体简单的处

恃魔在线阅读第9节  http://www.binguangeyin.cn/6kyi.shtml
邵席霖闻言愉悦的微低着头沉思,这是他和她的院子,他们的家!他们的院子应该叫什么名字呢

钓仙老娘打算作法除妖  http://www.binguangeyin.cn/sbmc.shtml
沈南溪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做一场噩梦。从昨天开始就没有醒。可她看着陆君霆越来越冷的眼神,

神秘学园之我的诡诡老师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binguangeyin.cn/all5.shtml
亦澄**。星雨一把推开化妆间的门,看见整整两排挂满衣服的活动架子被放在化妆间的中央,

黯珠之愿豪*  http://www.binguangeyin.cn/b2tu.shtml
虞期将久姚的反应看在眼里,心中冷笑。他承认,不久前的事情是他太过冷血,逼一个小姑娘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火影之最强老妈在线阅读第8节

    黄东也弄懂了变化的一些原理,地煞七十二变其实也和后世变形金刚的原理差不多,通过中央处理器发出指令,改变身体末端的一些数据,就可以改变形状。但是改变不了基本的基因本质,所以变化后始终还会变回来。你看那孙猴子不管如何变化,如终变不了那条尾巴,因此会被认出来就是这原因。至于天罡数三十六变是什么样子,黄东现

  • 倾才谋妃之穿越之始(2)

    [海贼王]我的笔友各个都是大佬02文\\扶思第一人称·随意写写·脑洞太大首先,我先来个自我介绍吧。大家好,我是伊希娅,一名穿越者,至于我以前的名字我就不提了。作为一名穿越者,在来到海贼王这个危险的世界之后,尤其是变成了一名约七八岁的小姑娘的时候,我感觉到了大世界对我的深深恶意。身体看上去和以前的我很

  • 快穿之打脸金手指第八章在线阅读

    俞婉在地上挖了几条地龙丢进水里,不一会儿,果真有鱼儿摆着尾巴游过来。说时迟那时快,俞婉抓起地上的枯枝,猛地刺进水里!没有刺到,鱼儿逃脱了。俞婉并不灰心,换了地方继续。几番折腾后,俞婉成功刺到了一条野生大鲫鱼,这条鱼足有两斤重,在野生鲫鱼里算是十分肥硕了。之后俞婉刺上来的都没再有这么重的,但足有四条,

  • 万古毒帝男神

    苏凌面带笑容态度自然,心里却有点尴尬,空气中散发着迷人的香气,让他想到医院时他嫌弃自己信息素的场景。纳鲁因他自然的态度感到惊讶:“你认识顾总?”苏凌认识顾氏总裁并不奇怪,奇怪的是他问话的语气,不像单方面的认识。苏凌笑容加深,真巧,这男人居然和他二次元男神一个姓,也都很帅。“我在医院见过。”他向纳鲁解

  • 幻想皇冠第6章在线阅读

    “辛苦了!”“辛苦了~”“ねね~我知道有家新开的BAR......”“日野姐你还不回去么?”正在收拾东西的小川见到从茶水间出来的日野,不由出声询问。“啊~你先回去吧。”眼睛偷偷地瞄向紧闭的社长办公室,日野笑了笑,“我整理完资料就回去。”“哦。好。那么,您辛苦了。”“辛苦了。”道了别,日野端着咖啡,转

  • 屠户家的美娇娘穿越

    江沛意识渐渐清醒过来,浑身不舒服,尤其是脑袋,头晕头痛恶心。她还活着?挨千刀的相亲男,你给老娘等着,出院后非把药费单子摔在你脸上不可!突然太阳穴一阵刺痛传来,她不由自主的捂着头躬着腰。刺痛持续一盏茶的时间,她脑海中出现了另外一个人的记忆,记忆所属的主人叫江沛,与她同一名姓,小名二牛。江二牛?男的!江

  • 清穿之明皇贵妃在线阅读第3章

    墨黑色的海水,瞬间便卷入长街,楼房屋宇,章台柳树,所有一切,瞬间便被席卷一空。海水汹涌,扬起无数的浪花,凶恶扑至,浪头中似乎隐藏无数怪兽恶灵!白浅予双手撑在地上,眼睛眨也不眨的望着瞬息逼至的海水,一下子竟忘了逃命,她脑中只剩下一个念头——“为什么海水是墨黑色的?!”海水汹涌扑至,她晶亮的眼瞳刹时被扑

  • 快穿之女配使我骄傲在线阅读第8节

    何牧既没有往大门口离去,也没有往海清导师身旁走去,只是呆呆的原地坐在座位上。良久,等所有的学生都走后,海清导师缓缓的走向何牧。海清导师缓缓的坐在身旁,一股淡淡的幽香围绕在低着头的何牧身旁。“海清老师,我……我做到了。”何牧心里其实有千言万语想要对身旁的人说道,可是激动的心里只蹦出了这一句话来。仿佛过

  • 请对我负责GL意外来客,羞辱云中子(求鲜花求收藏)

    王凯将葫芦藤再次的**了地底下然后精心的守护在一旁,期待着取得自己的造化。突然在峡谷之外传来了一阵噪杂之声。“大师兄,你来看,师傅所说的那个蕴藏法宝的地方就在前面,我们快去看看究竟是发生了事情,为何师傅说法宝已经无缘得到了。”“哼,到底是哪个不开眼的家伙夺取了师傅的造化,如果是一方洪荒大能就算了,如

  • 她的专属品[穿书]在线阅读新的线索

    “辰月夕你给我上后面站着去!”历史老师杨捡大喊。“更年期。”辰月夕在心里骂道。“今天上课不和别人说话改睡觉了,我还得谢谢你没打扰同学学习呗?”历史老师杨捡看着辰月夕向教室后方走接着喊。“下次再让我看见你睡觉,你给我出去站着。”历史老师不依不饶。辰月夕歪着脑袋没有理会她。下了课,辰月夕回到座位上。“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