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跑男开始之似是故人来(9)

作者:呆萌De老男孩 来源:飞卢小说网

校园闹剧的最终结局是:祸水红颜刘红同学被迫转学了;张国庆判劳动教养两年;数学老师仍留校任教,不过次年他便辞职下海从商。

在刘红一不小心成为我的女朋友之后,我有意辗转打听二君的下落,我真怕他们某天哪根神经一紧张联手把我也倒吊在一棵歪脖树上,“爱情价更高”前面还有句“生命诚可贵”啊。

后来辗转打听清楚了,那张国庆劳教期满后回家务农了,农闲时也会加入到县城街头拉板车揽活做苦力的搬运队伍中去,并且已和一农村妇女成家,生有一男一女两小孩;数学老师在某乡镇开了一家专门批发冰棒和冻鸡爪的冷饮店,生意时好时坏跟季节有关,也已结婚膝下一子。

我释然了,知道自己可以肆无忌惮地享受爱情的甜蜜。以后和刘红逛马路被劫,睡觉时刀架脖子的风险几率降至正常值。

李雪健在扮演焦裕禄获得成功后,说过非常出名的一句话:苦和累都让好人焦裕禄受了,名与利都让傻小子李雪健得了。我也想说:苦和累都让前辈们受了,甜和香都让浑小子胡兵得了。

某日夜,在省城近郊出租房里啪啪过后,我还饶有兴趣地追问刘红,当时张国庆和数学老师是怎么争风吃醋打起来的?给我讲讲这事的来龙去脉吧?

刘红不肯说,使劲在我肚皮上拧了一把说:“无聊不,都过去多少年的事了,你还问还问,反正你自己清楚我没有对不起你。现在没有,过去也没有。睡吧睡吧,明天还有课呢。”

我知道她是暗指她都把处女之身给了我,我还疑神疑鬼干什么。我不乐意听了,心说,有什么呀,说这种话就太没劲了,我还不是一样也把金刚不坏童子身给了你。可是我嘴里没说出来,而是哎哟叫了一声痛,反手在她温软的纤腰上报复了一下。

“喂,发什么愣,该你出牌了。”我正走神时,旁边那位短发女生催促我。

我忙应道:“哦,出……,出牌。打那儿啦?”我左顾右盼探头去看那短发女生手中的牌。

她尖着嗓子大叫:“你耍赖,不许偷看牌,钓主,现在钓主啦,梅花的主。”

她光顾着藏牌,身子一侧,手直后往摆,结果把开着低领的前胸露出半截,搞得我一阵心慌意乱又出错了牌,把梅花主里面的K分给丢了。

我不好意思地望向我的搭档,发现她也正盯着我。我想她可能因为我的牌技太臭,堪比天朝男足,已经索然无味不愿再玩下去了,见好就收吧,我将牌一丢说:“我说过我不会玩的,要不你们再找其他人吧,我还有事。”

红衣女孩仍看着我,若有所思说:“我们好像认识,我怎么觉得你有点眼熟。

我脱口而出:“你真是刘红吧。”

“胡兵对不对?呵呵,老同学呢。你刚刚站在宣传栏那儿我就觉得你挺眼熟,就是一时想不起你是谁。”她果然是刘红,指着我笑得花枝乱颤。

我不禁有点沾沾自喜,胡兵还是有一定知名度的,她居然还记得我。

牌仍旧在玩,但我有些腼腆了,我在半生不熟的人面前有舌笨口拙的毛病,和这类人说话我会十分疲劳,它会令我神经高度紧张,不得不说一些我不想说的话却又不得不把想说的话闷在心里,肚子里只剩下了想说的话却又不能说,讲什么不讲什么,讲到什么程度,我必须事先在脑海里仔细地思考一遍,想想这话讲出去有什么毛病没有,总担心祸从口出言多必失。如果是两个极端我都不怕,所谓两个极端就是指陌生人和亲密的人。在陌生人面前我有足够的理由替自己开脱,有什么呀反正大家互不相识,说完走人;在亲密者面前,更可以开脱了,彼此都知根知底了,无所顾忌,说错了也不会怪你。

几乎我的每位女友在被我说得理屈词穷走投无路时,都会讥讽我,你呀就会打瓮里老鼠,正式场合就哑巴了。与刘红在财大草坪上巧遇算是一个很正式的痛苦场合,在这种场合我最想知道的是刘红那年离开杉林中学的真正原因,但我实在不便于张口,而她偏偏又和我说话,说当年的杉林中学,说我所熟知的老师同学,我又不能说出肚子里的话,不能提到张国庆,更不能提到被倒吊在树上的班主任,以至与这有关联的话题,全得避讳绕开,只好挖空心思编造一些假话,收集一些废话,这怎么不叫人痛苦。

正自苦不堪言时,老远我就看见劳动人民的大救星堂兄骑着自行车从坡上冲过来,他也看见了我,他的自行车如飞而至在草坪一侧吱地生生立住。

我赶忙对刘红说:“我堂哥回来了,我找他有点事,再见。”爬起来大步流星的走了。

刘红连拜拜都没来得及说出口,只是哎了一声。

堂兄看看我,又不停地回头看草坪上的刘红,脸上神色不定。他好奇地问我:“刘红可是我们学校的热门人物,还是学生会的文艺宣传干事,能歌善舞,多才多艺,她比我矮一个年级。美女啊,你是怎么认识她?”

我说:“是嘛,嗬,日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小妞这么跑火?她是我高中同学,嗯,还是同桌,时间不长,也就一个学期吧。她后来转学了。”我有意把我和刘红同窗的时间进行了适当延期,并且夸耀成了同桌,给他造成我和刘红同学情深的错觉,这样我的身份自然也高了。

在堂兄宿舍里坐了一阵,聊了半天刘红。然后堂兄热情地邀我下楼去校外餐馆吃午饭。

本来是俩人共乘一辆单车,堂兄骑我坐,没想我双手抓住车后座,一跃跨坐时,喇啦一声自行车链条断了。

堂兄瞋目结舌问:“你多重?前天我还带两个女生去图书馆呢,一点问题没有。”

我有点不好意思,挠挠后脑勺说:“我,我又不胖,也就一百三、四的样子。你看……”说着我还转了个身,晃一晃腰以展示自己身材标准,并非是压断链条的罪魁祸首。

“我操,那一定是车铺卖假货,奸商,这才买几天的新车,就断了。明天找他去。”

有车族只得改步行了,走出财大校门时,我留意了一下先前打牌的那块草坪,打牌的三个女学生已经走了,只剩那块忠诚老实的纸箱板还在孤伶伶地坚守岗位。

刘红,就走了?我不禁心里微微有些失落。

一直心事重重的堂兄却似看穿了我的心思说:“怎么?想请你同学一块坐坐?叙叙旧情?我知道她的教室和寝室,要不,我们这去叫她?”

延伸阅读

综漫之无双英灵在线阅读第六节  http://www.hldrsx.cn/1m4.shtml
谌修发完就后悔了。对面的人一直在沉默,连个‘对方正在输入中’都没有。也不知道是看了就

都市之破案天王在线阅读寒楼剑道,剑光璀璨!  http://www.hldrsx.cn/sm8i.shtml
莫寒楼率先踏着虚空,向上而去,温澈提剑而上!远处,一只紫蝶在飞舞!而在一旁的树木之中

[福尔摩斯同人]莫里亚蒂的第一曲歌之初闻盗墓(5)  http://www.hldrsx.cn/x6ox.shtml
我叫胡烨,父亲胡国庆,也就是当初我家老爷子收养的那个孩子,按照老爷子说的,我父亲聪明

杀己第4章在线阅读  http://www.hldrsx.cn/ntx4.shtml
“秦伯父。”安琦下了飞车就完全变了一个模样,端着安家少爷的名头自然也要有气派才行,“

在玛丽苏总裁文当男主的日子在线阅读第三节  http://www.hldrsx.cn/u1yj.shtml
“今日从魔界和神界运来的食材都送到了,质量不错,尚食间准备的主菜是九重天仙鹤炖冰山雪

无上祖道之第四章  http://www.hldrsx.cn/wip.shtml
项目顺利进行后,张乔在办公室的时间少了很多,跟老板一起跑动跑西,不知道在忙些什么。不

超神学院:我能神级抽奖大便宜  http://www.hldrsx.cn/g4pi.shtml
“那就让大少爷收了荷儿为妾吧。”大夫人淡淡的说道,一锤定音。只是那握着茶盏的手不觉收

重生之谁主浮沉在线阅读进入**  http://www.hldrsx.cn/g23b.shtml
**芯片的出售与植入时间,持续了一个多月,方才结束。在幻界**的论坛上,据相关人士统

韩娱之恋爱手册之紫衣老人醒了(10)  http://www.hldrsx.cn/s4vd.shtml
黑绝口吐人言,对着陌尘说道:“主人,我、、、已认你为主,永不背叛。多余的、、、不再解

九星棺咦!你的胸咋不见了?  http://www.hldrsx.cn/u3m7.shtml
“那怎么行,这次必须我请!今天真是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还帮了我这么大一个忙!”楚寒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上古大能的打工生涯之精英聚合

    送走了约瑟夫,黄炎厚和吉姆都有轻松愉快的感觉。特别是吉姆,回想起在寻找老朋友的过程中,虽然受到一点挫折,但成功的结果冲淡了所有的气愤和烦恼,这不仅使他高兴,甚至使他感到骄傲和自豪。因为自从走出校门,他一直是和理论、技术,设备、仪器打交道,从来没做过“谋人”的事,这是他第一次把一个不愿意与自己为伍的人

  • 【老九门】就这样爱了在线阅读暧昧

    六年后江南百花楼。商芜作男子打扮,正在和花满楼下棋。在两个月之前,她收到系统提示,剧情快要开始,已经在这个世界生活了六年时间,商芜有些懒洋洋的,这几年她一直都很忙,这几天好不容易歇了下来,既然所谓的剧情既然已经开始,那就说明她的任务也要去做了。虽说小皇帝为人还算不错,但她可没有想去试探他底线的意思,

  • 我是你太师祖[魔道祖师+武侠]在线阅读第1节

    “这是哪啊”林风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我不是被拉到网吧通宵了吗?那帮孙子呢,不会把我一个人扔下,自己溜了吧”林风看着旁边过道推着小车的服务员,又摸了下自己身上系着的安全带,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林风转头看向窗外,一朵朵白云飘荡在蓝天之上,不禁令人心旷神怡。这也让林风明白了一件事。“我怎么在飞机上〣(o

  • 我的冰界奇幻之旅在线阅读第3章

    “哎呀,不好意思,我好像走错包间了……不知道,你们介意我坐下来一起玩吗?”女人媚眼扫过在场的几个男人,身子不动声色往刘天明身边的位置移过去。“不介意不介意,多个朋友一起玩,开心嘛。”男人大多表示欢迎,包间里原先的几个女人则脸色都不太好看。一开始刘天明身边就没人,独自一人坐在右侧角落的沙发上,女人一屁

  • 男团女忙内在线阅读第四节

    “阿蒙斯。”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莉娜自己都觉得惊讶,这么多年过去,阿蒙斯的外貌已经完全改变了,丝毫看不出那曾经胆小懦弱的模样,但她就是觉得面前那陌生的男人是阿蒙斯。“没想到你还记得我。”阿蒙斯瞥了眼昏死在地上的伦纳德,然后弹了弹自己的手指,瞬间,莉娜身上被扯得凌乱的衣物就重新将她严严实实的包裹了起来“

  • 大道之盗之灵根

    “姜大哥,你睡了吗?”门外传来一个稚嫩的声音。“还没。”姜易打开门,“小环,你也没睡吗?”要是在陈家下人之中举行比惨大会,姜易肯定位列第一的是小环。姜易好歹已经没有家人了,孤身一人无牵无挂,卖身葬父进入陈家为奴是自愿的。小环纯属是被家人当做累赘,把六岁的小环和大她一岁的姐姐打包卖给陈家,姜易还记得这

  • 谁说我不可爱在线阅读第7节

    “原来是这样。对不起!前辈,你耗费千载攒下的灵气,一下被我全用光了。”李开有些歉意地说道。“你有那么大的本事?能全部用光?老夫是担心你吸收过多,身体承受不了,会爆体而亡,所以启动固灵阵禁锢了洞内的灵力。现在固灵阵已然关闭,你以后若是需要,随时可以来取用。”白骨解释道。“哦,原来是这样。”李开恍然。难

  • 以夫之名惩罚你第三章在线阅读

    下了山,月晨曦就准备让陆夜白停车,放她下来。谁成想,屋漏偏逢连夜雨,很明显这小的并不打算那么快放过她。陆小木按住她,直接爬到了她的腿上,小脑袋凑到了她的耳边,小声地说。“喂,你真的不打算泡我老爸么?如果你要泡他,我可以帮你。”孩子带着淡淡奶香的气息袭来,她下意识地伸手扶住他小小的身体,避免他摔跤。不

  • 七七一十九守身如玉的陛下

    似有所觉,乐阳也扭过头去,正对上一双清亮的眸子。那身着帝王冕服的男人样貌生得极好,凤眸狭长,鼻梁高挺,面容如玉削成一般,除了鼻翼处和两颊边的些许阴影,肤色竟如冬日的落雪一般,白的毫无血色,就连那薄薄抿起的双唇也是淡淡的,如一层褪了色的胭脂般,再找不出半点红润的影子。乐阳不由得瞪大了眼,定定地看着那一

  • [综武侠]干掉剑神,山庄就是你的了在线阅读第二节

    第一章第三节子琛拿着信左思右想,究竟是什么事,哥哥为什么要瞒着自己呢。他瞧了瞧周围,小心翼翼的将信拆开,内容是:淳于先生亲鉴,感谢先生多年帮助,今黄河水涨,请先生启用二号锦囊。“二少爷,您在这儿干什么呐?”“噢,老满,你来得正好,哥哥让我把这封信交给你,这信是什么意思啊?淳于先生是谁?”“没什么,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