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穿越魔皇在异界的千年布局在线阅读第五章

作者:九号酱油瓶 来源:纵横中文网

-

当手机因为没电而黑屏时,秦橙是微微松了一口气的。

可她一边松了口气,一边就摸黑从抽屉里取出备用充电器,想也不想又给手机插上了电。

若不是后面突如其来的病痛发作,恐怕不用多久,她又得陷入想看而又迟迟不敢看的纠结怪圈中。

被病痛折腾后秦橙就真的无暇他顾了。在所有的胰腺癌并发症中,腹痛不是最折磨人的,却是最常折磨人的,为此秦橙甚至羡慕过有些病友,他们这一项病征较轻,发作起来不像她如此要命。

那种深藏肺腑的钝痛感绵长反复,仿若有生锈的钢锯在身体里来回撕拉,久了甚至不知道具体哪里在疼,只觉得处处痛楚,令人苦不堪言。

往常为了应对这种痛苦,她都会在第一时间吞下大把的止痛药物,虽然见效缓慢,但多少有点用,再不济也能作为心理安慰,帮人苦苦捱过之后一段时间。

麻烦的是,这天晚上,为了让一切彻底画上句号时,她一口气吞掉了全部的药物,其中也包括止痛的。

无药可吃的秦橙只能苦熬着,一度痛到意识模糊手脚麻痹,让她几乎以为会就此死过去。那也没什么,她本就打算求死的,谁知道莫名其妙活了,那么现在又阴差阳错地死掉,似乎也没有什么关系……

然而,当这念头闪过时,脑海中就忽然浮现出了正在充电的手机,以及手机里录下了某个笑颜的,尚未播放过的视频……

已经好久没能在近一点的距离看她的笑脸了……好久好久……

心里陡然提起了一股劲儿,女子跌跌撞撞从床上爬起来,摸索了两下台灯按钮而不得,就不耐烦地放弃掉,转而循着充电器的一点提示光找到了桌上手机,发现已经充了百分之几十,就重新开了机。

疼得不行的秦橙并不是想这个时候看视频,开机后她先点亮了照明功能,然后踉跄蹲下,借着亮光又一次翻起了地上的那些杂物。

没记错的话,背包里应该有些零散的止痛药片,那是前几天药瓶盖坏掉后散落出来的,如今应该也都洒到了地板上。

照明功能很好用,光线明亮,但秦橙已经疼得有些视线不清,所以寻找起来仍然有些困难。她抖着手扒拉着地上的钱包、纸巾、湿巾、钢笔、零食、钥匙串等等等等乱七八糟的东西,好不容易才在随身记事本旁看到几粒染血的小药片。

顾不得药片弄脏了,秦橙赶紧一粒粒捡起来捏在手里,默数了数觉得还太少不济事,想再多找找,就顺手拿开记事本看了看下面。

随身记事本大约有巴掌那么大,移开后,汗淋淋的秦橙突然一顿,迟疑地眨了眨眼,然后从其下捡起来一根细细长长的金属。

细长金属在手机照明下闪着灿灿银光,头脑有点混乱的女子拿在手里想了想,才想起它是前几天自己一时善意买下的旧簪子。

疼得够呛的秦橙这时候还能分心在意这个簪子,当然不是因为它银闪闪很抢眼,正相反,银闪闪的部位其实很少,大部分簪身都被黑红黏附着,看起来脏兮兮污秽不堪。

秦橙倒并不觉得脏,好歹那也是自己的血没什么可嫌弃的,她之所以会在意,是上面有太多太多的血迹,多到几乎遍布整个簪身。

这样的血污看起可并不像是沾染上一点那么简单……而稍稍再一观察就会发现,虽然弄得到处都是,但地板上那一道殷红细流的源头,似乎也就在这附近。

如此说来,自己的小背包里,似乎也没有其它的尖利细长到足以深深扎进**,造成如此出血量的尖锐物了。

所以倒地时那瞬间的刺痛,衣服上的破洞,以及身上地上这一大摊血迹,都是这东西造成的?

一瞬间的哭笑不得几乎减缓了疼痛,同时还有一点好心没好报的挫败感。但很快秦橙又疑惑起来,如果真是它扎的,又此刻怎么会被压在记事本下?对了,那簪子顶端怎么也光秃秃的了?原本不是镶嵌有个玉石装饰的吗?是撞掉了还是摔碎了……

来不及多想,短暂分神后,痛楚感就再次袭来,适时阻止了女子死心眼地继续钻研。

秦橙蜷着身子扛不住般闷哼了一声,又急促地深呼吸了几下,果然就把什么都抛到了脑后,只攥着手里的东西艰难站起来,准备到桌边去拿水喝药。

好在玻璃杯里还剩下一点点喝的,虽然说应该早冷掉了,但经历了那个湖里的墨蓝冰水之后,这房间里的水再冷也算是常温吧……

这么想着,脑中就不期然地就浮现了那个莫名其妙的湖……秦橙摇摇晃晃迈着步,正想将这一幕从脑海中挥去,蓦地却又是眼前一黑,倏尔之间五感全失,脚步虚浮如踏虚空!

等等,希望这一次是真的要晕厥而不是……

一切发生太快,这样的念头尚未转完,眼前又霎时清晰明亮起来。

手软脚软的秦橙一时站不稳,扑通坐倒在硬邦邦的白石头上,愣愣地望着眼前一大片墨蓝色的水域。

“至少等我拿到水杯再说啊……”怔楞之后她揉着太阳穴,无奈地嘟囔抱怨了一句。

有道是一回生二回熟,虽然依旧闹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又一次来到这里的秦橙自然从容许多,没有第一次那么茫然无措。

何况眼下她也没什么精力去茫然无措,五感恢复后,该如何还是如何,疼痛感绵绵长长追随而来,丝毫不受环境的影响。

这也是秦橙先前为何会嘟囔抱怨那一句的原因,既然依旧疼,那就依旧要吃药,好不容易找到的几粒药片还攥在手心里,她不嫌弃上面有血迹,但却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干吞硬咽。

无奈之下,她只得小心翼翼将手中其他物品揣进口袋,然后捂着腹部挪到石头边沿,闭着眼把药往嘴里一扔,随即掬起一大捧湖水就仰头灌了下去。

那感觉就像吞了大把冰渣,霎时一股凛冽寒气由咽喉直抵胃部,然后迅速扩散全身,直窜进每一处的骨头缝里!

如此逼人的寒意,自然导致腹痛短时间内不减反增,秦橙趴在石头上有气无力地看着远处淡淡绿水,真恨不得插翅飞去泡在里头。

好在折磨没持续太长时间。也不知道是药效起作用了,还是之前就捱得够久了,总之服药后秦橙躺在石头上又浑浑噩噩地痛了一阵子,然后渐渐缓过劲儿来,一点点地回到了平静状态。

而这一次平复后,秦橙也没再借昏睡来恢复体力。

不得不承认,当重临这片神秘的湖域后,对她的情绪影响其实是正面的。

相比第一次的步步疑惑全然迷惘,这第二次,也是首次清醒状态下来到此地,则无形中说明了很多事情。

第一,某种角度而言,也是最重要的,一切都不是一场荒诞的梦。

第二,虽然具体方式还待确认,但应该是有某种原理可以让人反复出入的。

第三,这片无疑不能靠科学解释的小天地,从目前看来,并没有其他人存在的迹象。

不错,再一次进入这里后,秦橙的心态已不知不觉完全变化,她坦然接受了这桩玄乎的事实,甚至开始尝试着去分析掌握,而不再是动辄茫然头疼的状态。

当然这并不是说她就从此不再头疼了,事实上,秦橙眼下就觉得挺头疼的。

眼下又回到了这块大白石头上,周围环绕着的又是寒冷水域……虽然具体方式还待确认,但上次是在浅水区黑石上成功离开的,那么这次想离开,势必也得先从那边开始探索。

这也意味着又必须游一次泳,而几小时前——至少是印象中的几小时前吧,浸泡在冰水里的滋味还记忆犹新,一回想来,不再腹疼的身体就隐隐又感到了冷气的刺痛。

而且头疼的事还不仅于此,这次无意中带进来的某件东西,是不适合沾水的啊……

秦橙纠结地掏了掏睡衣口袋,取出了之前放进去的两件东西,正是一只银簪子,和一个手机。

当时瞬间眩晕时,除了几粒药片,当时她手里就攥着这两样东西,尤其是手机,攥得牢牢地不敢松手,就怕摔了。

而如今这两样东西也挺被保护的挺好,银簪子上的血大部分蹭到了睡衣口袋里,现在看着干净了许多……那也无所谓,反正这件睡衣上的血迹也够多了,而且还破了个洞。

想到这里,秦橙索性解开了睡衣纽扣,当确定这里只有自己后,她也就没了顾忌,想要亲眼看一看原本应该受伤的部位。

衣衫敞开后露出的,是一具明显消瘦的躯体,而右侧胸腹的一小片皮肤上甚至还有点血迹,但本该有个血洞的位置除了一个硬币大小的乌青块,再没有任何损伤。

确实是无法解释的状况,但最近无法解释的事太多,所以早有心理准备的秦橙在摸摸看看之后,又一脸平静地系上了纽扣。

确定过了就成,眼下最需要她费脑子去想的,显然不是什么伤口,而是另有其事。

要游泳,当然要接触水。寒冷可以熬一熬,体力可以挤一挤,衣裤也不是第一次水淋淋了,哪怕银簪子打湿了也没什么关系,却唯有一个手机属于电器,也没什么三防功能,碰到水肯定完蛋。

偏偏手上连个塑料袋也没有,就算再怎么小心,就算泳技再怎么好,也不能确保游泳的过程里不会出意外。

权衡着利弊盯了手中机器好一会儿,然后下定决心般,秦橙盘腿坐下,再次进入到视频播放界面。

管它什么懊恼纠结,管它什么敢不敢,若是手机坏掉了都没还看成,那才是真亏了!

秦橙终于咬牙一伸手,慷慨赴死般毅然戳中了播放键。

然后,原本定格的一方屏幕,转瞬鲜活生动起来。

一开始似乎是视频录制刚刚打开,镜头有些摇晃,聚焦也并不准,只看出在室内,镜头里模模糊糊有两个女性身影,一个近些,一个远些。

而秦橙第一眼就盯住了近景的女性身影,镜头随即清晰起来,果然就是她魂牵梦萦了许多日夜的那张容颜。

之前说是私人生日宴,现在看镜头里的女子果然也是私下较休闲的打扮。只是不知什么时候起,哪怕在私人生活中,那妆容也固定在了偏冷的风格,略上挑的眉梢眼角永远带着疏离感,顾盼间虽女性魅力十足,却又凛然不可侵犯。

但哪怕是这样冷硬的妆容,一旦她放松了表情,勾起了唇角,双眸中由衷地荡漾起暖色时,也会如冰雪消融,春风轻抚一般的令人怦然心动。

眼前,镜头很近的位置,这人正是在这么笑,如之前定格画面所见的那般,发自内心地在微笑着。

看得好清楚,看得好心暖,也看得好……不满。

原因很简单,因为那不是在冲自己而笑。

很巧,似乎是感应到这种不满,镜头就在此刻适时地拉开了些,原来这只是伸缩取景,而并不是真凑得那么近在拍摄。

拉远的镜头就摄入了更多画面细节,这看起来应该是某栋住宅的客厅,装修摆设很精致也很私人化,稍微远些的长桌上摆着不少杯盏碗碟,虽然不太清晰,但看起来像是宾主尽欢之后的残局。

而在镜头下始终保持微笑的那一位,虽然看着面色如常双眼清明,但熟悉她的人很快就会从细枝末节中看出端倪来。

楚芹意喝酒从来是不上脸的,看着半点没事的模样,但眼里的焦点已经完全散了,也就是此时,她才会无缘由地对每一个人微笑。

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并不多,因为她很少很少会喝醉,但也不止是秦橙一个人知道,至少,拍摄这个视频的人,显然也是知道这个小秘密的。

“喝醉了喝醉了,哈哈~”镜头外男人的声音一如既往的磁性迷人,也一如既往地讨嫌:“难得啊,既然你这么不小心,那我就不客气地收下这个把柄了。”

那幸灾乐祸的语调,很明白地表明了他不怀好意的用心。

带着醉意的女子似乎听出了其中没安好心,竟也面色一正,摇晃着站起身,像是要躲开镜头。

“楚总,小心!”没等她走出两步,原本在画面远处做事的短发女性赶紧过来,一把搀扶住人的同时看了看镜头,道:“唐总你就别看热闹了,多少帮帮忙吧,婉姐不在,我一个人实在忙不过来。”

她声音清脆悦耳,给人一种诚恳真挚的感觉,但对镜头后的男人显然没什么用。

“收薪水的替人办事,发薪水的看人办事,天经地义嘛。”他的回答带着几分傲慢:“再说要不是你们,她也不至于放开喝,说白了自己搞得残局自己收拾吧。”

“哎?我们?”短发女性似乎有些懵,但没功夫追问什么,因为被她搀扶着的女子又坚决迈开了步,以至于她不得不亦步亦趋地跟了上去。

男人应该是没动弹,不过镜头在他的操控下追了上去,稍远了点的画面又拉近不少,清晰度并不差。

然而喝醉了的女子没做任何出格的举动,她只是默默地去收拾起了餐桌上的杯盏碗碟,收拾时动作虽慢,但很仔细,举手投足甚至带着一份从容优雅,最后连脚步都稳定了不少,几乎看不出什么醉态了。

也因为如此,劝了两句没效果后,那名短发女性也就没再劝,只是一直跟在旁边打下手。

一时间镜头里只有低头做事的两个人影,传递之间一句话没有,却配合得有几分默契。

“啧~”似乎是看得无趣的缘故,镜头外的男声嫌弃地咋了一下舌,镜头微微晃动,似乎想要关闭拍摄的样子。

就在画面有点晃动不清的时候,突然,视频中传来重重地一声响,仿佛碗碟坠地!

别说拍摄的人抖了一下,就连画外原本痴痴看着的秦橙,也瞬间悬起了心!

男人的手虽然抖了一下,但却很明显地“嘿”了一声,仿佛兴奋起来。镜头也很快地再次聚焦,却不是想象中的碗碟坠地,而是被重重地往桌面上一磕,所以有了那声响动。

饶是如此,也足够毫无准备的人心跳加速了。那短发女性睁大了眼,惊诧看向身边的女子,所以这碗碟是谁磕的显然不言而喻。

“楚总?楚总?”片刻后,见对方始终低着头没什么反应,她还是小心试探着开了口:“要不……还是我来吧?你今天是寿星,应该好好休息的。”

这句小心翼翼的话似乎触动了醉酒的女子。她缓缓抬起眼,看了看对方,同意道:“嗯,今天我过生日,应该不收拾桌子才对。”

“是是是,不收拾,你去休息,我来就行!”

见似乎可以沟通了,短发女性连连点头,然而这次,她的话好像又失去了效果。

“今天我过生日,应该不收拾桌子才对……”醉酒的女子喃喃重复道,在镜头下显得有些茫然。

而镜头之外,秦橙蓦然眼红,她狠狠地咬住唇,几乎尝到了血腥味,却依旧没能阻止眼泪扑扑簌簌落下。

到这一步,不用继续往下看,她也已经猜到了理由,这人在生日宴上拨通那串号码的原因,果然,是外人所无法明白的。

外人无法明白,是因为楚芹意从来不会诉苦,哪怕是分手了,哪怕是喝醉了,她也不会对别人说。

她不会说,有人曾经和她约定过,约定每个生日都会为她庆祝,会亲自洗手作羹汤,哪怕收善后收拾,也绝不让她动半点手。

每一个生日,直到老去白头,再颠不动炒锅,搬不动厨具。

对不起,可是……你知道吗……哪怕尚未白头,我也已经颠不动炒锅,也搬不动厨具了。

真的……好不甘心啊。

真的……好想有奇迹啊。

湖水之中,白石之上,单薄的身躯微微颤抖着,女子死死捏着手机捂住脸,始终没有呜咽出声。

.

延伸阅读

朵拉洗衣加盟  http://www.istanbulnakliyatfirmalari.com/gpn8.shtml
大概在十九世纪中,在法国巴黎一个普通的服装店里,年轻的裁缝乔利·贝朗正在为一件不小心

卓依朗加盟  http://www.istanbulnakliyatfirmalari.com/n88l.shtml
卓依朗服饰主要以生产经营“卓依朗”女装品牌为主,产品从开发到售后都本着“以客人为本,

塘厦日力加盟  http://www.istanbulnakliyatfirmalari.com/x9pe.shtml
东莞市塘厦日力机械厂是一家从事高周波机械、很声波设备及圆筒成型机研发制造的企业。我厂

恒垫加盟  http://www.istanbulnakliyatfirmalari.com/duel.shtml
恒垫汽车用品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经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途悦汽车美容加盟  http://www.istanbulnakliyatfirmalari.com/bbm0.shtml
途悦汽车美容隶属于途悦汽车美容有限公司,目前国内先进的“一站式”养车消费服务平台,下

莱希特家纺加盟  http://www.istanbulnakliyatfirmalari.com/iol.shtml
佛山市莱希特家具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生产套房系列家饰家具的公司,位于全国较大的家饰家具

良家干洗加盟  http://www.istanbulnakliyatfirmalari.com/6ppn.shtml
良家洗衣选用全球环保型全套洗涤耗材,洁净效果好且很环保,任何油渍污秽通通洗掉,更闻不

M&M加盟  http://www.istanbulnakliyatfirmalari.com/g4im.shtml
M&M婴儿用品始终坚持诚信和让利于客户,坚持用自己的服务去打动客户,系列产品得到了广

万锦加盟  http://www.istanbulnakliyatfirmalari.com/ghes.shtml
万锦食品主要生产经营万锦牌、汪老各种酱油(凉拌、红烧、生抽、老抽)及食醋(滴醋、陈醋

niyan加盟  http://www.istanbulnakliyatfirmalari.com/xoic.shtml
niyan小饰品主要包括項鏈、戒指、耳飾。該系列蘊涵著清涼的氣息,晶瑩剔透中散發著溫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开局夺了前女友二十年寿命在线阅读蓝天昭月

    “这个级别有点高了吧。。。如果职业是战士的话当然没有问题,但现在是猎人。算了,再找不一定要找到什么时候,累点就累点吧。”林沐抬手就射出一箭【凝神射击】。—16!“麻烦,等级相差太多,攻击受压制太厉害了。”哥布林哇呀呀的叫喊着朝林沐冲过来。普通攻击,—10!普通攻击,—10!新手弓箭的攻击频率较慢,从

  • [综]穿成一只史莱姆在线阅读第一节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诗经》微风拂过,湖面上泛起阵阵波纹,鱼儿似被惊到,俶尔游向远方。在湖心的小亭上,一女子侧身斜坐在石栏边,但见女子明眸皓齿,肤似凝脂,颈项纤秀。她未施粉黛,素面朝天,一身杏色长裙拖地,两条白色裙带随风飘动,恍若仙人。她低头望着那水中的游鱼,秀眉微蹙。女子轻叹一声,向池中洒

  • 大清公主小格格之与虎谋皮

    魏沾衣歇了两个星期,足足两个星期没去郁清眼前晃悠,她深以为上次的见面已经给郁清留下足够的印象,且实在不想和他虚与委蛇。据苏凌打听来的消息称,最近的郁清很忙,虽然身子骨不行,但是每日都去公司,平时的应酬也多,不是在接待合作,便是在处理郁家的事情,简直日理万机。魏沾衣闻言面无表情的抹面霜,她是看不透他的

  • 穿成暴君的炮灰前妻酒吧风波

    “别扯淡了,我今天刚惹了事,让傻逼罗浩坑到所里面去了,晚上得回家好好表现,我老子认识那个所长,你自己不醉不归去吧你!小心你媳妇收拾你!”“你别哪壶不开提哪壶,我都和姑娘们说好了,饭店,酒吧都定好了,董叶不是这段时间去旅游了吗,难得的放纵的机会啊!”“不是我说你,好歹你也是一个有家室的人了,一天天的不

  • 重生之影帝奶爸之黄花大小伙子(4)

    “啦啦啦,啦啦啦,我是送货的小行家,不怕风雨去送货......”暴强一边骑着自己的电动三轮,嘴里哼着自己乱改的歌词,当然,所有认识暴强的人都知道暴强是宫商角徵羽,实在是没有一个能够在调子上的,因此只要暴强一开口唱歌,大家都将耳朵堵住,抬头看天,美名其曰:“闭上耳朵,抬头看天空,最会发现不一样的美。”

  • 宫廷终结任务拜明主潜龙得谋士收奇人江源献策略

    有了江源敬茶的话语开头,两人倒是越聊越热络。两人的侍从早就被赶出去看着门了,这茶楼本身就是江源的铺子,这包间是他专门留给自己的,周围绝对没有人,倒是省了许多麻烦。江源相当了解这位司徒晟。当今皇帝共有五子,大皇子勇王司徒旭生母乃是甄妃,母族势力是为江南甄家,甄家就是江南的土皇帝,虽然官做得不大,手伸的

  • 女主不干了(快穿)之一化形就是混沌至尊!(新书求收藏)

    “混沌,吾为尊!”此话一出,整座混沌世界不由一震!“狂妄!这混沌乃是吾等混沌魔神的天地,岂由你说的算!”有魔神在无数光年外怒吼。“就是,你不过区区一个新生生灵,竟敢称尊混沌,你真以为吾等混沌魔神是泥捏的吗?”“诸位道友,此人甚至嚣张,而且生来便掌混沌秩序,潜力恐怖,对吾等是不小的威胁,不如联手将他镇

  • 戏子真香[穿书]八零年代家暴男(6)

    沈宗柏没有想到,唐慧兰居然还跑去跟孙远军告状,害他下了工还要去办公室‘喝茶’。“宗柏,你的脑子怎么不开窍呢?”孙远军叹了一口气,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他,“唐慧兰是大学生,模样又长得好看,多少人巴巴的看着呢,你倒好,人家主动接近你,你还不搭理人家。”“主任,我对她……没那个意思。”他仍然扮演着憨憨的形

  • 穿越种田之小本经营在线阅读第五节

    柯子轩一边整理今天的素材,一边不停往阳台那边看。这俩人说谈一谈,结果这关起门来十多分钟了,他们看着怎么连动作都没变过?困惑的不仅仅是柯子轩,尚河抬手看了眼表,表情也有些不耐烦了:“如果你说的谈谈只是站在这,我不奉陪了。”游艺点开手机,将屏幕正面朝向尚河:“这个人,你认识吧?”那是一个普通的微博账号,

  • 武器大师纵横异界之第七章(7)

    李秦进来,周时放正靠椅子阖眼休息,手边散落着剧本和几本书。听到响动,他掀起眼皮。“少爷,”李秦道,“余乔工作室发了澄清微博,您看我们是不是也要发条微博?”周时放点了点头,“你去办吧。”他平常忙,微博一直都是团队管理的。“好。”李秦犹豫了一下,目光暗示性朝桌上指了指,“少爷,您不看直播?”周时放顺着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