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大秦:国士无双在线阅读第四节

作者:百战穿金甲 来源:飞卢小说网

不仅不是孩子,还竟然又是那个分外“有缘”的女孩。

对于这样密集的缘分覃骁也有些无奈,也罢,对方是个年轻美女,貌似也没有溺水到需要救援,自己这行为在外人看来的确有些居心不良了。

虽然从小到大,对覃骁“居心不良”的女生更多,多的他都有些草木皆兵。

换句话说,如果不是以为溺水的是个孩子,明确知道是个年轻女孩的话,为了避免麻烦,他肯定会喊救生员过来,自己躲到一边。

没想到一时的心软多事,反而把自己置身于尴尬境地,好在这女孩像是见过世面的,没有大声叫嚷什么“色狼”“性/骚扰”之类的,否则乐子可就大了。

即便如此,覃骁也知道不能再多说了,多说多错,于是面无表情地认怂:“对不起,我以为你需要帮助,看来是我弄错了,抱歉。”

缓解了身体上的不适,姜棠也意识到自己有些不识好歹了,刚才自己虽然不至于真的在游泳池溺水,却也的确吓了一跳,起因还是因为偷看眼前的男人,想到这里她有些心虚,立刻调整了心态,对覃骁露了个笑脸:“看来是误会,不过还是要感谢你的帮助。”

姜棠小名叫“糖糖”而不是“棠棠”,就是因为她笑起来太甜,任是你满心怒火,她冲你一乐,都会有心都化了的感觉。

能抵受住糖衣炮弹的人不多,亲人长辈中只有姜棠的妈妈郁瑾女士能做到完全免疫。

覃骁的功力显然还不够,因此尽管他对姜棠的第一印象不佳,此刻也一点脾气都没有了。

泳池旁边巡视的救生员也注意到这边的动静,赶紧过来询问,姜棠摆摆手示意无碍,邀请覃骁:“要去吃早饭吗?一起吧。”

覃骁看了她一眼,鬼使神差点点头就答应了,心里头想的却是:她大概连昨晚在酒店的见面也忘了,很好,又一次初相识。

姜棠本是随口客气的一句话,可是各自回房换好衣服,居然果真在餐厅又见面了。

看着穿戴整齐的覃骁,姜棠满意地发现自己猜想的不错,这男人穿上衣服以后显得修长清瘦,肌肉都掩藏在宽松的休闲服之下。

光雨的早餐非常丰富,除了传统星级酒店那些中西式餐品,居然还有接地气的东西如馄饨灌汤包炒米粉酸辣粉过桥米钱鸭血粉丝汤,甚至还有麻辣烫!

(付雨:麻辣烫怎么了?要不是因为太臭被客人投诉,螺蛳粉也能在我的酒店拥有姓名……)

看来不管哪里来的客人,在这里都能做到宾至如归啊!

面对面吃早餐的时候,姜棠也终于发现眼前的男人似乎有些面熟,她歪着头正在回忆,却突然被人打断。

“糖糖?!”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简单两个字就能听出主人的惊讶和薄怒。

姜棠顺着声音看过去,就见到自己表哥郁凌云正气势汹汹地走过来,当啷一声,她手里吃馄饨的勺子掉进碗里。

“你怎么会在这里?他是谁?”话是对姜棠说的,郁凌云的眼睛却盯着姜棠对面的覃骁,刚才的薄怒已经转浓,用下巴指了指覃骁,颇有山雨欲来的气势。

一大早看到自己妹妹和个男人在酒店餐厅面对面吃早饭,脑子正常的哥哥都不能不往歪处想。

覃骁也想到了这点,不过他不确定眼前这男人的身份,于是也放下餐具,淡定地看着姜棠,准备听她怎么解释。

“不认识,拼桌的。”

姜棠比他还淡定,语气里一丝起伏也无,扯下身上的餐巾起身,挽着郁凌云的手离开,临走前礼貌地冲覃骁点点头道别,那态度优雅到无懈可击,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覃骁:……

再过一会儿。

覃骁还是:……

行,好样的!

覃少爷并不是一个脾气太好的人,此刻已经完全没了胃口,把餐巾甩在桌子上,站起身也打算离开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又向那对男女看了一眼。

正好看到那叫“糖糖”的女孩,趁身边的男人不注意,回头挤眉弄眼顺便附带口型地向他表达着什么,覃骁大概能看明白她是在道歉。

低头“呵”了一声,覃骁忽然觉得自己很可笑,那女孩其实也没做错什么,两人连彼此的姓名都不知道,原本就是只有数面之缘的陌生人。

甚至在那女孩看来,说不定他们都是初次见面。

他在计较什么呢?闲的吧!

覃骁决定还是把面前的早餐吃完再走,不然倒像是介意着什么似的,等会儿换了衣服去上班,还有一天的工作等着他。

郁凌云一回头,姜棠赶紧正经的不能再正经,如实回答他的问题,说是自己室友因为有朋友过来占了宿舍,昨天太晚了她不想再跑回家,于是来住酒店。

郁凌云还要说什么,姜棠指指他旁边的外国老头儿,他这才反应过来为两人做介绍,原来老头儿是他在MIT的导师,郁凌云在MIT读博士,主攻人工智能方向,他的导师绝对不是无名之辈,姜棠肃然起敬,赶紧起身问好,态度十分恭敬。

老头儿笑的很和蔼,一直夸她可爱,夸她英语说的好,姜棠得知两人稍后和天悦的付总约了谈合作,怕打扰他们,聊了一会儿就提出告辞。

郁凌云也知道现在不是说教的时机,只得把账记下暂时放她脱身。

吃饱喝足优哉游哉往学校走,进校门的时候正好一辆酷炫的跑车开出来从她身边擦身而过,吓了她一跳。

姜棠扭头冲着散发尾气的车屁股翻了个白眼,心想不知道又是哪个教授的沙雕败家儿子——A大只有教职工才能把车停进去,而A大很多教授都是隐形富豪,能买得起跑车的不在少数。

开车从校门口出来进入主路,覃骁用手捏了捏鼻梁,有些挫败地摇了摇头,似乎刚才又看到她了,而他也并不能拿她怎么样,除了甩她一脸尾气。

真特么幼稚!他骂的是自己。

来到公司办公室,发现本该泡好咖啡给他端进来的助理小妹不见踪影,出去一看,包括小妹在内好几个人正热热闹闹凑在一起看手机屏幕,一边看还一边讨论。

“看什么呢?”

“当红小生宋乃林深夜密会神秘女子,对方疑似A大学生。”一个男生抑扬顿挫充满喜气的声音。

小妹哭喊“我的小林哥不是说他单身吗?”

“早说这些明星圈子都很乱了,就你们这些无知少女还满脑子粉红泡泡。”还是刚才那位老兄。

“你滚啊!小林哥才不是这样的人!”

“哦?那他是什么样的人?”

小妹正要安利她家爱豆,发觉这声音不对,扭头一看居然是Boss,吓的赶紧回归现实——爱豆固然重要,能解决温饱的工作也同样很重要啊!

Boss脸色好难看,小妹赶紧放下手机去给Boss泡咖啡。

这些假洋鬼子,个个都有咖啡瘾!犯了瘾心情就会很差,心情差她们这些小喽啰就要倒霉。

长发,背心,热裤,还有那比例完美的身材,尽管只有一个背影,覃骁也能认出来宋乃林密会的女子是谁,甚至地点他也不陌生,A大西门,他今早出来还在那里碰上她。

呵呵,她可真够忙的啊。

现在的女孩私生活都这么丰富了吗?

姜棠回到宿舍,发现徐蕾和她的男朋友已经不在了,看看自己被叠的整整齐齐的床铺,忍不住皱了皱眉,她读本科的时候就发现有些女孩子喜欢分享彼此的床铺,但姜棠有轻微洁癖,对此一直敬谢不敏,舍友们开始有些看法,后来逐渐了解她为人也就彼此尊重了。

如今和徐蕾同宿舍不到一个月,还没来得及磨合好,姜棠决定回来就和她说清楚。

尤其她昨晚和男友同住,虽然理论上来说睡她床铺的人应该是徐蕾本人,可是想到这个不过十来平米的双人间在几个小时前还被陌生男性住过,姜棠就莫名觉得不适。

暗笑自己有些矫情,自己刚从酒店出来,酒店每天接待的人多了去了,怎么没见她不适?

可能还是领地意识在作怪,姜棠摇摇头,把床单被罩都拆下来打包,打算拿回家清洗。

嗯,是时候考虑郁瑾女士买房子的提议了。

姜棠的母亲郁瑾是个大忙人,作为女儿想见她一面都恨不得都要预约,因此打电话过来让她晚上出去吃饭的时候,姜棠只得推了李安阳的邀请,说是不能和他一起参加他们班级聚会了。

李安阳是A大机械学院的,姜棠上学期在机械学院为远程教学的德国教授担任翻译兼助教,二人因此认识并熟悉。

没错,严格来说,李安阳是她的学生。

机械学院那样的和尚院系,一溜儿的钢铁直男,姜棠刚到教室的时候,险些被扑面而来的阳刚之气吓到,那些眼睛,绿油油的,每次上课都像明星发布会现场,屏幕里享誉世界的德国教授都没人看,都看她了。

饶是姜棠算见过大场面的人,也有些经受不住这样的热情,最后是班长李安阳站出来,以学分绩年级第一的学神底气和院草的个人魅力,强力压服了班里的同学,为她的课堂维持秩序。

姜棠也算欠下个人情,只是李安阳不让别人往她跟前凑太近,他自己却时不时约她出去,姜棠对李安阳的印象还不错,是个性格开朗的阳光男孩儿,会学习,也很会玩儿,明明只比她小两岁,却让姜棠觉得他身上充满年轻人的朝气,和他在一起整个人都年轻了一般。

虽然姜棠自己也不过二十三岁。

延伸阅读

妖怪书斋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clbxwy.cn/sqvv.shtml
咬咬牙猛地抬头却不见了令狐明朗的踪迹,身体也是一抽,就好像心底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一般

一数封神之开端2  http://www.clbxwy.cn/gx6c.shtml
躺在床上的王军看着头顶的天花板,思索着。为什么昨晚会晕倒然后一直到今天中午才起床来。

紫风传在线阅读第三节  http://www.clbxwy.cn/d1cn.shtml
“我……”“出去!”不等陈默说完,柳宣直接打断,伸手指着门外。“那好吧,你早点休息。

一直都在在线阅读第五节  http://www.clbxwy.cn/d0nt.shtml
翌日清晨。泾阳城东边,山林之中。微风习习,也倒有一丝凉意。山林里竹叶婆娑,清晨的阳光

我挂机了十万年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clbxwy.cn/b4og.shtml
公元327年丁亥年(猪年),也为成汉玉衡十七年;后赵光初十年;东晋咸和二年;前凉建兴

声入我心之第四章  http://www.clbxwy.cn/x30y.shtml
“春桃你去官府买一小袋粮食、水果种子,小姐我有大用”“小姐这一袋粮食、水果种子是为了

隐身者第4章在线阅读  http://www.clbxwy.cn/6rzg.shtml
穿过景致美观的后院,是客房区,有三进楼房,沪重对于古建筑毫无研究,就单纯觉得这木制楼

盗圣李三观第十章  http://www.clbxwy.cn/sps2.shtml
两位王爷四目相对。毕竟深知镇北王的为人,半晌,文安王道:“好吧,你要真非她不可,此事

师兄是男神枷锁  http://www.clbxwy.cn/szs2.shtml
泰山上发生的一切,通过视频在网络上传播,顿时震惊了全国人名,一开始还有人出来避谣,甚

[全职高手]男神×你 总集之住校吧  http://www.clbxwy.cn/ds38.shtml
第三天梁诗意就回到了家,四个孩子的感情越发的好了,陆妍钰和梁家兄妹也快要开学了。“爸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跑男耽美vip系统第8章在线阅读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周围喝奶茶的人更是换了一波又一波,太阳从东边升到天空中央时,罗毅还是没有回来。雷木木的神色也从一开始的淡定变得惊慌了起来,可碍于罗哥临走时对她说的话,这让她不敢离开这里,因为她担心自己前脚一走,后脚罗哥就回来了,到时看不到她人,罗哥一定会更加担心。至于罗毅是不是故意把她丢在这里,

  • 海贼之最强剑神系统在线阅读第6节

    这么巧?”简可可看着眼前气息还没平复的叶苒朝,火箭炮一样拉着她们讲述着中午和尹暮的偶遇。不禁感叹这两个人之间令人费解的缘分。进入高中以来,青春期心思的小萌动在女孩之间很容易被戳破的脸红,男生女生之间看似打打闹闹,实则隔着一层看不见的薄膜。体育课上,男生的一个投篮,球场外女生的欢呼雀跃。上课躲着老师目

  • 极品神眼在线阅读第6节

    熔岩之心,它看起来像是被熔浆包裹住的晶石,炙热璀璨。此物光是触摸,就足以伤筋动骨。呲呲呲~一阵烤肉声音响起,却见楚风直接将手放在熔岩之心上,惹得水云楼老妪一阵错愕。“品质不错,我现在就去通知我师尊。”楚风面无表情的收回被烫的只剩下骨头的右掌,淡淡说了一句。实际上他疼死了,不过是在装而已,可若不触摸,

  • 剑梦山海仇恨的火花.

    催凤怡见儿子都走了,也没了胃口,放下叉子,起身离了位子,走之前看了眼专注吃食物的月柔,又转头看了眼暗自生气的邵白珊,结果,却引来邵白珊犀利的凤眸狠狠一瞪,她一怔,脸色不太好,却没有发作,转身离开了。月柔不知道自己吃了多少食物,直到邵白珊吩咐仆人强行收拾盘子时,她才发现自己的肚子好撑,抬起头,发现餐房

  • 剑三+斗罗 请不要放弃治疗在线阅读第7章

    007.邵君凌在尹东追悼会召开的同时,华兴酒店外还徘徊着许多无法入场的**记者。他们扛着相机蹲在楼下,期待着能碰上一两个来参加追悼会的名人明星,即便只是远远地拍几张照,也好通过过他们当日的穿着打扮杜撰一些八卦新闻。快狗**也来了个记者,此人名叫罗超,是狗仔圈里的老油条。他伪造了不少正规媒体的记者证,

  • 网王-夏至何夕在线阅读第十章

    正常人要是看见别人在背后说自己坏话,肯定多少有些恼火,或者委屈失落。但寻舟没有,他心理素质天生处在水平线上,一看段潮生骂自己了,他立马兴致勃勃地问:“有多生气?”潮生把寻舟买同款弓的事告诉了Y。不过说完以后,潮生也差不多消气了。他不想跟Y抱怨太多生活里的人际关系,显得自己小心眼戾气重,会给Y留下不好

  • 极品修仙法则在线阅读说好的咱不跳

    她是80后女屌丝,秦幼菡,热爱生活却不被生活热爱,柴米油盐一窍不通多余的爱好一个没有,唯独对经史子集爱不释手,空闲时也会研究研究数独魔方、孔明锁连环扣啥的,但是,却不精通。从十几岁第一次作文得奖开始就一直憧憬着攀登文学的飞瀑,但也只是间歇性地踌躇满志,人称“屌丝界的文青,文青界的屌丝”。不过这一次似

  • 仙路之魔主沉浮之答应我一个条件

    看到寒芒迎面袭来,梁杰满脸的震惊。大姐,我只是开玩笑的啊?而女人的攻击速度却丝毫不慢,直接就从半空中化为一道残影就飞了过来。眼看已经无法阻挡了。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女人却在半空中好像失去了平衡一般,要掉落在地上。梁杰眼睛一亮。好机会,只要他一拳击中女人的头部就算不让女人毙命也可以让她失去战斗力。可

  • 我用副职业制霸玄幻在线阅读这男人竟然没死!

    华妃看见夏笙暖,柳眉一竖,就要发难。这小贱人,害她被皇上禁足一个月,此仇不共戴天。夏笙暖看见她,目不斜视,直接绕道走了。走路带风,教华妃完全追不上。华妃看着她目中无人的样子,瞬间火冒三丈。想要大喝一声命人将她拿下的,但想着自己要美美的参加宴席,不宜生事,只能暂且忍下。宴席设在御花园。春日盎然,百花绽

  • 吾好梦中修仙之尸变

    “死人了?”苏黎紧皱着眉头盯着静静躺在地上的棺椁。“他们……怎么死的?”胡嘉欣还是第一次经历这种,神情上显得有些许紧张。黄恒蹲在地上没说话。苏黎慢慢地向棺椁挪进,胡嘉欣上前制止拉住他的袖子,但是被他甩开了。苏黎一靠近棺椁就闻到有一丝淡淡的血腥味传来,并不浓郁,地上的泥土有些许地方还残留着斑斑血迹,显